中共修改中学“文革历史”教科书意图(图)

2018-02-18 08:00 作者: 南风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修改中学“文革历史”教科书,将毛发动文革的错误全部洗白(图:新唐人)

【看中国2018年2月18日讯】最近,因教育部修改中学历史教科书关于文革中的一段论述,引起了社会舆论大哗。新教材将旧版本“文化大革命十年”一课内容“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党和国家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的“错误”删除,只保留“认为”。并且将标题中的“动乱”和“灾难”也删除了。新教材将旧版本“文化大革命十年”一课其内容与“建设社会主义十年探索”合并统称“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添加了一个新的说法,“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

2016年,是《五一六通知》出笼50周年,也是文化大革命发动50周年,当局指令,不准搞任何纪念活动,不论是从右的方面或左的方面都不行,包括官方和民间,所有的网站都不准有谈文革的文章。中共当局不但在官方媒体见不到纪念文字,并且对下面网站上所有关于纪念文革的文章给予封杀。

风起于青萍之末

俗话说,风起于青萍之末,虽然只是修改一个中学历史教材,但却向国人透露了一个信息,当局已有重回毛的道路迹象。

众所周知。“四人帮”被打倒后,1981年,在邓小平主持下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搞了个《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这个《决议》对于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错误已经明确下了结论。《决议》中说:“实践已经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又说:“历史已经证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和内乱。对于文化大革命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错误,毛泽东同志负有主要责任。”

对于这个《历史决议》自邓以后,当局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毛发动文革的“错误”去掉,并且将“动乱”和“灾难”删除。特别是,将“文化大革命十年”改为“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并且添加了一个新的说法,“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这一修改,就将毛发动文革的错误全部洗白,特别是将罪恶的文革十年说成是“艰辛的探索”,这样一改,毛泽东不但没错,反而有功了。我们将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看,如对毕福剑、邓相超的处罚,对民主人士的打压,对网络的监管,对舆论的钳制、对毛左的纵容,对个人崇拜的加深,表明有明显地走毛的老路迹象。

让后代遗忘文革历史其目的是想洗刷毛的罪恶

我们知道,毛执政27年,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是巨大的,毛的罪孽深重,罄竹难书,文革十年只是他对人民犯罪的一部分。在这之前,他发动大跃进造成的三年大饥荒饿死3700多万人,以及反右、肃反等等一系列政治运动所造成的伤害足以将他以“反人类罪”推向历史的审判台。毛的罪孽,中共当局比谁都明白。他们为了保毛,就像面对一个即将崩溃的大堤一样,四处堵塞,只要是牵涉到毛的事情,他们就将其扼杀于摇篮之中,如杨继绳反映三年大饥荒的《墓碑》;杨显惠关于反右的《夹边沟纪事》;还有谭合成的《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皆不准在国内出版。

中共当局为了保住红色江山,不惜采取对历史篡改和遗忘的方式。他们知道,老一辈的人即将死去,只要对后一代年青人进行哄骗,毛的罪责就可轻而易举地抹杀掉了,他们害怕毛的罪恶大白于天下,他们拼命掩盖历史的真相,一旦有人将真实的历史写了出来,他们就如临大敌。《李锐口述往事》,其女儿李南央从香港带回来56本,被海关扣留,李南央打官司两三年,现在还没有解决。这种卑劣的行为不仅是对历史极端的不负责任,甚至是一种犯罪!在中国历史上有“孔子作春秋,乱臣贼子惧。”今日中共当局正可谓是也。

当局为何这样竭力保毛呢?难道说他们这一代人对毛真的那么有情感吗?非也。若要说对毛有情感,这一批红二代比不上他们的父辈,因为他们的父辈虽然在文革中挨整过,但毕竟是同毛一路打江山过来的,或多或少与毛还有战斗友情的,如邓小平为何要对毛定出“三七开”调子,皆由于对毛情感割裂不开缘故;还有罗瑞卿在文革跳楼摔断腿,造反派仍不罢休,将他放到箩筐抬出来斗,可他从监狱一出来首先到纪念堂给毛行军礼。今天的红二代已经谈不上对毛有什么感情了,文革中他们的父辈挨整,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如习近平家族就吃了毛不少的亏,老子坐了十几年牢,儿子下放。但是,我们应当看到,今天的红二代们保毛已经不属于情感的问题了,他们纯粹是从既得利益来考虑问题了。因为毛一倒,共产党就危险;共产党一倒,他们的利益也跟着完蛋。刘少奇之子刘源在毛的女儿李纳婚礼上说:“对于我们毛刘俩家,最简单的事实证明,和则盛,斗则衰。合是正确,离是谬误,我们俩家人最起码做到和而不斗。”因此,他们保毛就是保共;保共就是保既得利益。毛泽东已经和中共生死捆绑在一起,毛泽东是现中共当局坚守的一道重要屏障。

专制体制的垮台多是从清算暴君开始的

我们知道,1956年苏共20大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对斯大林的罪行进行揭露之后,共产主义阵营的铁幕终于打开了一个口子,虽然尔后赫鲁晓夫下了台,然共产主义阵营的根基已经动摇了。如果当初赫鲁晓夫不对斯大林进行清算,斯大林的神话还在欧洲上空盘旋,就不会后来出现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这样的人物,就不会有后来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崩盘。

毛泽东当年倒是看出了这一点,他的所谓“反修、防修”,发动文革搞刘少奇,其目的是为了怕日后自己遭受清算。因为他知道他做的坏事不亚于斯大林,一旦被清算,下场不会比斯大林好在哪里。他活着的时候是不允许任何人对自己犯下的罪行进行揭露的。他发动文革美其名曰是什么“大民主”,但在文革中,造反派虽然大闹天空,造谁的“反”都可以,唯独不能造他的“反”;揭露谁的罪行都可以,就是不能揭露他。凡是要牵涉到毛做的坏事,都要扼杀于萌芽之中,譬如有件事就可证明:1966年12月,贵州工学院机械系65级学生张再兴,因在1960年父母亲及侄儿都被活活饿死,他以造反的名义将当时涉及此《事件》的地方官员全部揪来,让他们交待问题,将当年饿死人的原因写出材料,公布于众。这一下算捅了马蜂窝,这件事立即引起了中央文革的恐慌,他们对“贵州事件”调查团非常关注,对贵州省委“打招呼”认为他们造反造过头了,“颇有干扰革命大方向之嫌”,要他们不要去翻历史的老案,再翻就要犯错误了,经中央文革一再“打招呼”后,“贵州事件”调查团也就偃旗息鼓了。人们后来发现,“文革”中,为大大小小走资派罗织的罪名中,都不见有饿死人的罪名。(此文刊载《炎黄春秋》2012年第八期《贵州文革触及“贵州事件”》)这就是封建时期的“反贪官不反皇帝”的再版。

以清算暴君作为“切入口”往往是极权专制国家民主转型最有效的办法。如前苏联对斯大林的清算;罗马尼亚对齐奥赛斯库的清算;柬埔寨对红色高棉波尔布特的清算等等。这种方法之所以奏效的原因是这些暴君在位时作恶多端,人民对他们恨之入骨。毛泽东作的恶远超过斯大林,一旦清算,在中国必将引起地震,这一点中共当局并不糊涂。因此,毛死了几十年,中共对于文革忌讳莫深,毛僵尸停放在那里,后继领导人都不敢触及。毛活着他们也怕,死了还是怕。到底怕他什么?一言以蔽之,怕苏共垮台的历史在中国重演。苏共的垮台是从清算斯大林开始的,那么清算毛泽东就意味着什么?这就不言而喻了。

想以篡改历史的方法保极权统治终究不会得逞

习近平应该不会忘记,他的父亲习仲勋为何坐牢?就是因为小说《刘志丹》案。当年毛带领红军被蒋追得无处逃窜时,是陕北刘志丹、贺子长等人在陕北创建的一块根据地让他们得以保命。本来这是历史事实,但毛认为这本小说抢了他的风头,于是,将习仲勋打入大牢。习近平是吃了篡改历史的亏的,按理说今天坐上了皇位应当客观地对待历史。可是,他又犯了“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之错误。刘少奇在文革中被毛整得死去活来之时,还说了一句话:“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中国历史上的封建帝王都不敢轻易篡改历史,因为他们知道,篡改无用,老百姓早就将历史写好了。

秦始皇那么样“焚书坑儒”,不是照样落得“竹帛烟销帝业虚”吗?中共对近代史进行肆无忌惮地篡改,蒙蔽了我们整整一代人,他们指望世世代代蒙蔽下去,然而,“可怜无补费精神”,历史的真相终究大白于天下。人们再不再相信“抗战八年,蒋介石躲进峨眉山”;不再相信“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是抗战的中流砥柱”;不再相信“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共当局想隐蔽毛泽东对人民犯下的罪行,那更是白搭,人民早已将他的罪行写好了,一旦有时机,马上公布于众。今天当局想在中学历史教科书上做文章,想让年青一代遗忘历史,想学当年毛泽东蒙蔽我们一样蒙蔽今天的下一代,那也是白日做梦。文革必将清算,毛必将推向历史的审判台,民主潮流必将势不可挡!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