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这类“货币笑料”的国家现在还有多少?(组图)

2018-04-29 08:28 作者: 如松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委内瑞拉民众竟然用已经极度贬值的玻利瓦尔钞票作原料制作手工饰品
委内瑞拉民众竟然用已经极度贬值的本国钞票玻利瓦尔作原料制作手工饰品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4月29日讯】如今,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是:“如果你爱他(她),就带他(她)去委内瑞拉,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她),就带他(她)去委内瑞拉,因为那里是地狱!”这委内瑞拉原本曾经是一个房子不愁、汽油白用、美女如云、无比逍遥的国家,但突然之间,人们为了填饱肚子可以去垃圾堆里捡食物;也可以为了生计冒着锒铛入狱的风险沦为数字货币矿工!

委内瑞拉的悲剧还没有结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18年委内瑞拉的年度通胀率将达到2349.3%。对于这个数据,确实不应该怀疑,因为今年刚过四个多月,玻利瓦尔兑美元汇率的跌幅已经接近70%(下图),照这样的速度,完成IMF给出的年度通胀“指标”将绰绰有余。甚至可以说,今天的委内瑞拉穷得只剩美女了!而货币已经丧失了意义,遗憾的是自古至今还没有用美女做货币的历史记载。

2018年以来,玻利瓦尔兑美元汇率的跌幅已经接近70%
2018年以来,玻利瓦尔兑美元汇率的跌幅已经接近70%(网络图片)

很多人会给马杜罗解脱说,造成这种原因的根源是油价下跌,在此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是假话和谎言!世界上有很多以石油生产为主的国家,为什么唯独委内瑞拉会成为最悲惨的国家?显然,根源在于其国家的治理。从2007年开始,委内瑞拉就开启了大规模国有化,这会极大地降低经济效率,就注定了今天结局。为何委内瑞拉需要这么做?因为通过国有化可以加强查大人的权力。当权力需要的时候,财政支出也难以控制,在国有化造成经济效率下降导致税收减少、而支出因权力的需要无法控制的时候,就有今天。

2016年初以来,国际油价一直在上涨,而委内瑞拉玻利瓦尔汇率一直在暴跌,也在戳穿这样的谎言。

任何将本国汇率不断暴跌归结于商品价格的变化或国际制裁的说法,都不过是希望给自己涂脂抹粉。也不断有人说,美联储要维护自己的石油美元,委内瑞拉玻利瓦尔、俄罗斯卢布等都是用石油背书的,但看看石油玻利瓦尔、石油卢布、石油(伊朗)里亚尔的价值,就知道这种说法多么可笑。还有人说中国要打造石油人民币,屁民该笑还是该哭?

权力是春药,南非在走向土地国有化的道路,竭力追赶委内瑞拉的脚步,但南非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远未到大戏的高潮阶段。

但有一个国家对委内瑞拉追随的更紧,已经逐渐步入了高潮,那就是伊朗。

2017年底因为禽流感,伊朗扑杀了一些病鸡,导致市场的鸡肉、鸡蛋价格出现大幅上涨,结果大家到街上散步去了。背后的根源是通胀长期高烧不退。这样的国家一般都有两个特点:第一是外汇管制;第二是官方的通胀数据只管忽悠。2017年伊朗官方通胀率的数字为40%,但民间估计为200-300%(2015年,委内瑞拉官方公布的通胀率为180.9%,水分总是有一点的。伊朗今天的通胀水平与委内瑞拉2015年的水平相近)。伊朗一直存在外汇管制,里亚尔的黑市汇率也一直远低于官方汇率。如果有人想成为百万富翁,到伊朗就很容易实现自己的梦想,因为一张钞票就可以了:

面值为1百万的伊朗里亚尔钞票
面值为1百万的伊朗里亚尔钞票可以满足当“百万富翁”的心愿,但只能在街边地摊吃几次盒饭。
(图片来源:作者博客)

为什么说伊朗里亚尔在紧紧追随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和津巴布韦津元的脚步哪?通胀水平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它开启了一样性质的“游击战”模式。

任何纸币在进入博物馆之前,一个基本的、或者说必须的阶段是官方汇价与黑市汇价开启“游击战”。

当本国货币的官方币值高估的比较严重之后,这一般都以实际通胀率不断发展为标志,人们就会抛弃本币兑换外币,此时,官方会用各种手段限制兑换,黑市也就产生了。黑市的产生意味着与央行争夺汇率的定价权,脱下央妈的底裤,结果就产生了央妈与黑市争夺汇率定价权的战争。

此时的央妈必须进行这场战争。这些货币一般都经过了长期的贬值过程(这些国家的货币好像没有升值的时候,比如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津元等),当黑市形成并逐渐兴旺的时候就会带来严重的问题,人们会淡忘官方的数字(反正大多数人也很难兑换的到),让黑市汇率成为主流。可如此一来,央妈负责印钞,黑市负责定价、扒底裤,让央妈肆意的印钞把戏大白于天下,马杜罗、穆加贝们的宝座就会不稳,所以,必须进行反击。津巴布韦穆加贝的反击招数是使用进出口汇率、拍卖汇率等方式代替原来的汇率,美名为“改革汇率的形成机制”,告诉人们自己公布的汇率才是正宗,本质依旧是极力掩盖真实的贬值幅度,掩盖自己滥印钞票的行为。可黑市是按供需决定的,反应的是真实水平,自然依旧会远低于官价。这就让央妈与街头巷尾的大妈之家的“游击战”不断持续。在津巴布韦的故事中我们已经知道了结局,穆大叔输掉了总统宝座,津元的发行权也输掉了,进入了博物馆。

在这种战争中,“正规军”一般都是输家,因为在汇率问题上作假,最终总是要被扒掉底裤的。

伊朗开始使用这种招数。

伊朗央行4月11日宣布里亚尔兑美元官方汇率爆贬两成,定为42000:1
伊朗央行4月11日宣布里亚尔兑美元官方汇率爆贬两成,定为42000:1。(网络图片)

鉴于政治与经济不确定性日益增加,伊朗大批民众近来纷纷涌向银行,希望尽快抛出本币里亚尔,并兑换美元保值,一些银行为避免陷入混乱,不得不闭门谢客。此时,伊朗央行迫不得已,以取消汇率双轨制的名义,于4月11日宣布官方汇率爆贬两成,把里亚尔兑美元汇率定在了42000:1(到此想起一件事,伊朗一直号称是去美元化的先锋,但却将自己的汇率与美元设定,有点打脸),意图是告诉民众,这是个“真实的汇率”,大家再不要慌,也不要再去挤兑银行。可之前的民间交易汇率已经飙升至60000:1,而官方汇率则是37000:1,42000:1的价格依旧远低于黑市价格,意味着“游击战”必须继续下去。其实,央行也知道这种把戏骗不了大多数人,此时只能亮出新武器。采取单轨制之后,伊朗宣布不再准许以其它汇率交易,违反规定的将受到包括拘禁在内的严厉处罚。

这场“游击战”的爆发,意味着有九成以上的几率让伊朗里亚尔去追随委内瑞拉玻利瓦尔的脚步。因为伊朗之所以如此改革汇率并限制其它外汇兑换方式,只能意味着滥印钞票增加财政收入的把戏还会继续进行下去。否则,伊朗央行大可放弃管制,只要自己约束财政支出,让财政收支平衡,市场会自动解决里亚尔的贬值问题,也会消灭黑市,根本不需要央行操心。

近几年,伊朗里亚尔已经陷入不断贬值的境地,一样与油价没多少关系,因为2016年初以来,国际油价一直在上涨。

里亚尔的问题依旧是国家治理方式的问题,因为这是等级差异非常明显的社会。同时,不断在中东进行争霸,让财政支出难以控制,加速了里亚尔的贬值。

这类社会,都是等级差异十分严重的社会,维护上层的权力是第一位的,内需十分薄弱,经济增长严重依赖外需。作为产油国的俄罗斯、伊朗经济严重依赖于石油输出;而亚洲一些经济体(你也懂的!)严重依赖商品出口,两者的本质是一样的。出口是经济增长的动力所在,而贸易顺差是本币之锚。一旦丧失了出口和贸易顺差,就意味着经济增长丧失了动力,财政陷入危机,本币失锚并带来通胀加速。也所以,这样的国家最惧怕的就是贸易制裁。

可越是这样的社会,越必须对外显示强大,甚至参与地区争端,号称可以“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其根本目的是向内部显示自己的力量,维护等级的地位。这让其财政支出更加难以控制,本币陷入更深刻的危机。

未来,世界贸易封锁会不断加剧,加剧本国经济增长和财政增收的压力;地区争端也会越来越频繁,也为了对内显示自身的强大,军费支出推动的财政支出将越来越难以控制,这会持续推动一些国家走向加速印钞的道路(宽松货币),让津巴布韦元、委内瑞拉玻利瓦尔、伊朗里亚尔这样的“货币笑料”不断诞生。这些国家都会热衷于使用名义汇率,对本币兑换进行各种各样的管制(现在伊朗只准许在官方渠道兑换,而兑换窗口却基本没有外汇供给,42000:1已经仅仅是个数字而已),但都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