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疫苗受害者维权抗议 看共产党无耻(图)

2018-07-31 00:24 作者: 黎小葵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疫苗受害家长围堵卫计委(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看中国2018年7月30日讯】中国爆发假疫苗丑闻后,让众多大陆家长感到震惊与愤怒。日前,许多假疫苗受害者家长前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大门外抗议,要求疫苗立法和国家赔偿,但遭到警方阻拦。

从社交媒体流传的视频显示,7月30日上午,约30多名北京受毒疫苗伤害儿童的家长,在国家卫健委大门外拉起横幅,呼喊维权口号,要求当局对假疫苗事件妥善处理,为假疫苗受害者负责到底。

网传照片可见,不少受害家长带着孩子参与抗议,示威现场随后出现一些警察劝阻,拉扯横幅。

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维权联盟“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对美国之音表示,近日已经发起“结石宝宝和受害疫苗家庭联合维权团体”,希望借此行动收集汇总全国各地因疫苗致残、致死的案例,要求当局解决所有遗留问题。

他说,短短一天时间,他已收到10份受害者个案。

众所周知,中国65万多支不合格“百白破”已经流入市场。有关中国假疫苗打死、打残儿童事件也层出不穷。

例如,今年2月,深圳福田一名女婴接种该公司生产的疫苗后,仍确诊感染百日咳,女童一度被送入ICU抢救。女童家长透露,女儿当时病情非常严重,“医生用了大量的激素冲击、三联的雾化和大剂量的红霉素,就连医生和护士都说,从来没用过这么大剂量的红霉素”。目前女童已出院,咳嗽症状虽有所缓和,但一旦发作起来症状基本没有减轻。

去年12月,湖北恩施市一名刚满一岁的男婴,接种“长春长生”水痘疫苗,3天后死亡。受害者母亲邓红华表示,儿子在宜昌市长阳县枝柘坪卫生院,注射了长春长生的水痘疫苗后开始发烧,最初医生称是正常反应。但是,到第3天儿子高烧不退,医生给开了退烧药,说是感冒。到第4天,儿子情况急遽恶化,出现“手脚冰冷,有点抽搐”症状,后紧急入院治疗,但终不治身亡。邓红华悲痛地说,“他刚满1岁,走前没有眼泪,叫也叫不出声音”。

2017年11月,2岁多的陈子顺,在武汉注射了假疫苗,打第三针后当天左偏瘫,至今仍在医院治疗。

2015年,陕西省宝鸡市4岁女童雷鑫睿,因施打生物疫苗,导致四肢瘫痪、意识丧失,眼睛失明,凤县政府不但不提供帮助,还恐吓家长进京看病就拘留。

2010年时任《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王克勤,在调查半年后,公布近两万字的长篇报导〈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残——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文章披露,家长们在伤心欲绝中四处求治,他们纷纷提出质疑,孩子为何遭遇如此不幸?为何“接种了乙脑疫苗怎么又会得乙脑?”“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难道不是接种疫苗所致?”矛头直指用来保障人民生命健康的——疫苗。

最夸张的是,2008年因“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被行政记过处分的官员、当时的国家药监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孙咸泽,后来竟一路高升至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2018年2月进入政协, 7月疫苗事件爆发。 2014年至2018年2月,并兼任药品安全总监,直至今年2月退居二线。

台湾独立党主席曾淼泓撰文称,自共产党1949年篡政后,中共当局每次面对涉及公众生命安全的重大危机,都有一个始终一贯的应对方式,就是:封锁消息,编造消息,再配合动用国家暴力惩罚传播当局,最终度过危机,转危为安;然后,再一次危机,再一次如法炮制。(参考:突破道德底线?中国N起重大疫苗事件)。

此次的假疫苗事件也不例外,中共当局不会因为这一次危机,而变得开始珍惜中国普通百姓的生命。

中国卫生部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稍早表示,注射假疫苗非常危险,“不发病则已,一发病就是人命,这内部有黑幕、有利益链,有人保护、他们有后台,所以才敢一次次造假。”

陈秉中保守预估,因注射假疫苗死亡的人数或达到千万人,“这么大的罪恶…这种不能、不应该发生的灾难,在中国发生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