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阎王爷三受雷击

2018-08-25 08:38 作者: 齐整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杭州有个张秀才,素来品行不端,在自已乡里很霸道。一天,他到一位朋友家去,听说某村有个女巫,能呼召鬼神,追随的人很多。张秀才感到好奇,就前去观看。女巫正在作法,观看的人挤得水泄不通。张秀才陡然大怒,上前打她耳光,并说道:“你妖言惑众,罪不可逃。若是我做阎王,必定把你杀掉!”观看的人,顿觉惊慌,便成群地散去。没有多久,那女巫突然生了“落头疽”这种病,而死。人们因此认为张秀才讲的话灵验,称他为“张阎王”。

又过了几年,张秀才生病,见两个公差,原是素不相识的,邀他同行。走到一处官署,殿宇极为辉煌,殿上左右两神,座前帘子卷起,中间一神,座前垂帘,看不见面容。张秀才问:“我为何被召?”

神说道:“女巫告你,故召你来此讯问。你所定女巫的罪,很确当,原来并无冤枉。但是你前世犯有大罪,须自己将生前所做的恶事,共有多少,一一自首明白。”传令左右两旁的小官,给他一副简板,自己将罪行写在上面。张秀才提起笔来直书,两面都写满了,还觉得未完。神看了说道:“就这几桩案子,已经足了。你自己估量吧,应得什么罪名?”张秀才想了好久,说道:“应遭雷击。”

神说道:“这还不足以抵消你的罪行,应雷击三次。”说罢,命旁人将帘子卷起,叫张秀才抬头仰视。张秀才看了那神像,好像与自己的面容一样,方才领悟:原来自己前身是阎王,因有过失,轮回到了人世。今世又打女巫,咒死了她。实在粗暴。

一会儿,两个公差又来,送张秀才回家。他这时如梦初醒,汗流浃背。从此以后,便洗心革面,改恶从善。

忽然有一天,雷电交作,张秀才被震死在地,过一会儿,便苏醒转来。又过了几个月,有一天在台下看戏,雷电又至,张秀才知自己又将遭击,忙叫众人,快快躲开。他果然又被震死。稍过一会,又苏醒了过来,便踉踉跄跄回家。此后就在家乡以教书为业。又一天,雷声隆隆,围绕着他的住屋不止。因担心第三次击死,未必能活,就潜身在一张黑漆桌下。霹雳一声,烧毁了床帐,张秀才竟然未被击中。心里知道劫数已经过去,仍读书应试,以求功名。

两年后,他中了举人。赴京会试,未考上进士。张秀才有个亲戚梁阶平,出任湖南巡抚,张秀才便跟随前往。路过汉阳时,他听说某占卜先生算命极灵,便去拜访。那占卜者说道:“先生这次前去,略有一些好处可得。但寿命已尽,只可住一年即回,不可留恋。回来的时候,请仍到这里来相会一面,我有要事奉托。”

张秀才记住这占卜先生的话,到了一年便回。再往那占卜者的地方去寻访,这时他已去世,留有书信一封。拆开来看了,乃是托他把棺材带回家乡。张秀才便替他把棺材运回到了杭州。不满一月,张秀才无病,死在家中。

我(袁枚)记得《广博物志》上说:“雷火所触及的地方,金石都会粉碎,只有漆器不坏。”张秀才的第三次遇到雷击未死,就是因躲在黑漆桌下的缘故。

张秀才前世当阎王,犯罪严重,此生当雷击三次,才能消尽罪业。恶有恶报,这是天理;既使身为阎王,也不可幸免。

(据袁枚《子不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