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能让马云功成身退吗?(图)

2018-09-12 10:26 作者: 安迪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9月12日讯】8月29日,大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支付宝(中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人发生变更,由马云变更为叶郁青。叶郁青目前身兼支付宝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务,还包括阿里巴巴(中国)有限公司余杭分公司法人及杭州阿里科技有限公司董事等。

此消息一出,许多网友纷纷表示某种隐隐约约的担心,有的说,我之所以敢把我大多数家当砸进余额宝,是因为我信马云,换了法人我不敢再往里存钱了;有的说,看来我得把钱取出来了;更有的说,意味着马云要跑路了。

然而,蚂蚁金服、支付宝、天眼查等或内部或权威方面对此回应说,支付宝运营主体是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而不是支付宝(中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以,法人变更是正常的公司内部行为,对支付宝没有任何影响,法人变更什么都不意味,不必大惊小怪。

关于接任者叶郁青的资料基本为零,有人曾在网上搜到有个叫叶郁青的90后,该人简历显示其曾在美国读书和短暂工作,并不能确定是否是同一人,遗憾的是如今互联网上已经搜不到任何叫叶郁青的简历信息。

然而就在9月10日,马云突然宣布他将在一年后的今天,即2019年9月10日、阿里巴巴20周年时,卸任该集团董事局主席,由现任CEO张勇接任,但他将继续担任董事会成员,直到2020年阿里巴巴年度股东大会。

那些所谓内部、权威的回应连十天都没挺过去,便被马云打脸。其实实际生活中也常常这样,有些重要信息全世界都知道了,偏偏只有内部的不知道,所谓的官方、权威并非那么可信。

这段时期着实怪异,看看2018年中国富豪榜,似乎大陆的那些大都到了时运不济之际:打头的万达王惊魂不定,后面的腾讯马低三下四,接着是碧桂杨折戟大马,眼看着京东刘因色获罪,这边厢阿里马竟然提前一年宣布隐退,上面诸富豪中有两位还特意穿鬼装、戴鬼帽、拜鬼巢,重温邪教仪式,似乎也难躲被摆上祭坛的命运,而剩下的恒大许、顺丰王们前途若何,且行且珍惜吧。

笔者常常开玩笑说,中国没有体制外的人,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全部都是体制内,差别只是距离中共这个权力核心的远近而已。在中共构建的金字塔形社会中,从中共的党组织到军队、政府部门,到官营企业、官办社团,到民企、外企,中共权力在横向递减;各个组织、部门、企业内的成员依职级上下而列,这是中共权力的纵向递减,最底处、最边缘处可能就是卖茶鸡蛋、扫大街者,甚至是在饥寒交迫中辗转求生的极度赤贫者。

中共极度贪婪而又不事劳作,所以它竭尽全力、用尽所能把权力控制之下最优质的资源吸聚在自己周围,更通过无处不在的党组织把吸血的毛细吸管插入全社会所有层面的群体中来不间断吸允养份。

因此中共治下,政治权力和经济活动天生一体,是中共维系生存、附体吸血的需要,可叹中国之大,并不存在独立于中共之外的创业者、企业家,更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富豪、成功人士,有的只是中共的生财、敛财、骗钱、洗钱的工具而已。

曾经有位想给中国民众建立道德档案的女士说过,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翻译成普通人能懂的话就是:中共给你的钱之外的钱都不是你的。

所以阿里马也曾说,支付宝是国家的,如果国家需要,随时双手奉上,真正的意思是说,支付宝是中共给的,如果中共想收回去,随时。

估计很多读者觉得奇怪,明明是人们自己创造的财富,至少中下层的普通民众是凭着自己的努力付出换来的收入,怎么变成中共给的了呢?其实中共早就说过,天大地大不如它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它的主席亲。

事实上还真是中共给的,当然是它没说前边那段——它没解释它这个不事劳作的东西,它怎么得来的财富。

古今中外,民众私产的一个重要来源是战争中的军功。远古时平民、甚至奴隶非但不参与作战,还需要王侯、贵族、家臣的保护,后来随着国家的逐渐形成,军队才随之建立,然而王侯、贵族、家臣冲锋在前、不惧牺牲、保护弱小的传统却长久传承,他们在承担责任的过程中享受荣耀和爵位。也因此,若征用平民、奴隶参战,必有军功赏赐,或给予官职、土地、钱财,或给予赎身、自由,或兼而有之。

中共获取中国的统治权,是其阵营中无数民众共同付出的结果,也因此这些民众本应在中共掌权后至少享有天然合法的财产权。但中共作为中国的统治者,既没有像现代文明国家一样实行宪政、法治,也没有像其污蔑的专制、独裁的古代帝国王朝一样视国如家、视民为子,而是把包括古今中外都视为是私产在内的全社会所有民众的生活资源、生产资源全部没收,再按照巴甫洛夫的理论,视民众为动物,谁听它的话,就赏给谁一点。从这一点上说,所有支持中共、跟随中共“打江山”的,都被它给骗了,不光被骗,还被剥夺自由,连奴隶都不如,最后更被它当成动物虐待!

许多人常常说中国人富裕了,是中共改革开放的功劳。其实并非中国真的富裕了,而是以前本应属于中国民众的财富都被中共收走了,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土地。人们都知道中共外号地产党,从上世纪80年代左右开始,中共把本来不计入国民经济统计口径的土地资源,通过签批方式陆续释放到市场上,并一发不可收拾。这些原本属于中国民众的财富,先是被中共以公有为名强行拿走,又以改革开放之名一点点放回市场,并刺激带动60多个相关行业,导致房价不断膨胀,才使民众产生了中国财富增长的错觉。

有人说中国的外汇储备的增长是中共的功劳,也是真正的财富,说对了!但记住,这些外汇储备是中共毁灭资源环境、压制劳工权益、低价倾销加上强制换汇弄来的,的确是真正的财富,不过这是中共自己绞尽脑汁弄来的,是它自己的命根子,不是你的,更不是中国的!不信?刚刚中共说它关心的是12亿非洲兄弟,刚刚给了它的兄弟600亿美元,每年还拿出30多亿人民币给它兄弟的子民来中国读书。

中共不事劳作,除了消耗已经搜刮的存量财富,还需要持续附体民众吸允每年高达20万亿人民币的养份来维持生存。但要让民众生产和创造物质财富,却需要使民众勤劳而聪慧。勤劳源于对私产的承认和保护,聪慧则需要思想的自由和真知的获取。然而私产的壮大却会使民众逐渐摆脱对中共垄断资源产生的依附,真知和思想更会使民众识破中共的谎言,卓越、深邃思想之后所出现的对纯正信仰的追求,更加会给民众以不畏暴力的正义和勇气,这些正是能致中共消亡而成为其所最惧怕的。因此中共必须用暴力、官僚、企业主等各种软硬工具对民众的财富一茬一茬持续收割。而工具们总是要被修理和更换,这也是这些工具的宿命。

当然,一些朋友可能不会同意我的观点,认为马云这些富豪们明明是中共成员内部权斗的结果,和中共本身这个似乎摸不着、看不到的东西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其实,在更大的时空背景下,中国这些富豪,也就是中共的理财工具们,在相对很短的时间内或坠落、或失色、或隐退,已经远远超出了中共权力内斗的范围,而是中共在末日前垂死挣扎过程中的必然现象。

不止古人,甚至上面这些身处当代的富豪们,当其走上所谓人生的峰顶,深刻体会“琼楼上层多风雨”的险峻孤寒后,也都会或多或少的认识到世事兴衰不由人的规律。观如今的马云,笔者也已经不完全把其曾经说的“悔创阿里”视作虚妄之言,而对其更多了一份像对悲叹“愿后身不再生帝王家”的子鸾一样的理解。也许是马云对人生起伏有更通达认识,他才会放下荣华,试图沿着功成、事遂、身退三步曲来暗合天道,去“蓬门僻巷、教几个小小蒙童”以自保。

然而这是在中共治下,马云真能如愿吗?

从表面看,美国人已经入驻中兴,准备好对中兴开启长达十年的太上皇式监管,这是中共为了降低美国对它的敌视而在明面上作出的最具诚意的举动;蚂蚁金服在美国铩羽而归,川普更不会忘记马云在解决就业上对其撒谎,马云这类被美国重点关注的标签性人物已经成为“阿里系”乃至整个“中共系”静默转型应对美国贸易攻伐的障碍,除了引人鞭挞,再无价值。而阿里易主以技术官僚来支撑门面,降低贸易战背后对中共意识形态彻底围剿产生的冲突烈度,更为在川普总统强压之下中共开启更大范围和力度的“改革开放”探路。故此,马云乃至马云式的中共白手套之类的人物可能都要面临清洗、撤换。

然而仅仅是被清洗、撤换就算完事大吉了吗?要知道,中共把炎黄子孙们死了几千年的老祖宗们都拉出来挫骨扬灰;当年那些受中共诱骗没有及时逃离的上海富豪们,连选择死亡的方式都不可得,只有从上海的高楼跳下摔死才能让活着的亲人免于更残酷的迫害;文革中多少清正刚直之士被抄家、被自杀还要被踏上一万脚、永世不得翻身,成为背负污名的中共之罪人。中共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它的伟光正,如果不给被它迫害、打倒、清洗、撤换的人一个罪名,不就是在反证它污蔑、陷害、造谣、抹黑吗?中共能单独对马云下不为例,让他从身败、财损、名亦裂的连环套中脱身而去,坐享功成、事遂、身亦退吗?

或许,马云已经看到了这种可能,所以才出人意料的提前一年就着急的宣布自己不干了,试图以饱含最大诚意的牺牲来换取平稳的着陆。

不止马云,在当下中国,有许多所谓成功人士直言积谷为防饥,工作就是为了不能工作时,能在成功后平稳着陆、安享从前积累的财富,就是幸福人生了。然而近来却密集出现在多年以前已经退休、正在享受美好生活的中共官员被抓、被判、被关进大牢的案例,似乎是他们在任时明显忽略了某些更重要的东西。从这点上看,提前退休能给马云带来真正的平安吗?马云能全身而退吗?还有一年的时间,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