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实习生:脱衣侮辱,残忍真相让我大哭(图)

2018-10-17 10:32 作者: WY采访手记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0月17日讯】凌晨十二点,做完广州孙律师被辱案的其他当事人采访,在被荔湾区华林派出所挂断好几个电话后,我渐渐从愤怒的情绪里缓和下来。打开朋友圈,看到朋友们晒日常、晒美食的照片,恍惚觉得自己好像和他们活在了两个世界。

面前整理录音稿的word文档还是空白,听当事人讲述她那天在华林派出所的经历时,忽然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克制已久的情绪终于收不住阀门,一个人对着电脑嚎啕大哭到现在。我不知道自己为别人的事情哭什么,作为一个从小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被老师叫到办公室批评都是极少的事,被男警察要求在派出所脱光衣服“检查”的那种生活,好像和自己的生活离得八杆子远。女律师孙世华也是,和我母亲年龄差不多大的她,也没想过有朝一日在工作中作为守法公民会被民警这样对待。

事情的经过很多人都已有所了解,一个女律师说她自己到派出所正规办案时,遭遇警方“碰瓷”,被派出所内的民警掐脖子和脱衣羞辱。警方回应说是她涉嫌扰乱单位秩序,不存在被民警殴打和羞辱的情况。

乍一听像是罗生门,昨日一则官方挂在网上的通报,好像就已将所有事情盖棺定论。一个空口白话的女律师,和一个有权威性的市公安局,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你会选择相信谁?

“看当时的监控视频就好了啊,公布视频以后谁是谁非就明明白白的了”,评论区里这条的点赞最高。

我心里暗自苦笑,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场有女性目击者因为拍摄孙律师被掐翻白眼的视频,手机被摔碎,身边带的四岁孩子被强制隔离,甚至还被威胁,“如果你手机不给我删除掉(视频)的话,就别想着出去,(你)四岁的小孩就送去孤儿院”(被访者语)

不仅如此,那个女性目击者还被要求和孙律师还有孙的委托人李某贞一起,在办案区一块小布帘子后面,进行脱光衣服到一丝不挂那种程度的“检查”。可笑的是,除了这三位女性,其他被抓的男性,却没有民警要求他们“脱衣式”检查。

对女性脱衣达到羞辱目的的行为,让我想到英国中世纪的戈黛娃夫人。传说善良的她为了争取减免丈夫麦西亚伯爵强加于市民们的重税,被伯爵刁难要她裸体骑马游街一圈才会减税。为什么古今恶趣味的男人总喜欢荡妇羞辱女性?从古至今,遮体的衣物对女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在男权社会中,无论男女恶人,却总是喜欢以扒光或侵犯女性身体来达到他们羞辱的目的。

“那个脱衣服啊,全脱光的,就拉了一条布。男民警就直接站到后面,其实什么都能看到的,他站的那个位置可以看到我在脱衣服”,李某贞气愤地对我说。我不知道华林派出所那位陈姓警察有没有母亲妻子和儿女,脱下那身象征权力的警服,他像孙律师、李某贞和我们每一个人一样,都是平头老百姓。当他自己的妻子女儿在工作或生活中经历被强制“脱衣式”检查时,他又会做何感想?

孙律师说她当时也被要求全部脱光,一丝不挂的进行“检查”,“不脱就给你强扒,对我而言一个世纪的时间都有,你知道多残忍吗?”听着她哽咽的声音,我心里微微一颤。如果不是因为实习采访,他们在我生活中可能就是新闻里扫都不会扫一眼的当事人A、B、C。可当直面去对话时,她们的情绪她们的形象变的具体和真实。一个有点微胖关心社会公义的律师阿姨,一个想要合法取保候审见到丈夫的年轻妻子,一个四岁听到会被送到孤儿院而大哭的孩子……谁的生活中不会遇到这样的人呢?

朋友圈里曾有人给我评论,说干嘛要关注这种事情。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不公不义,操心那么多干嘛,独善其身就行了啊。我羡慕他的天真,但历史洪流里人人都会被裹挟其中,谁又能挣脱抽身,看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很感激所在的平台,让我有能接触到事情真相的机会。我见到了很多恶,也看到了很多爱。一直相信即使前路荆棘,也要去闯一闯,哪怕只是凿开一点点光亮。但是今晚,接触到真相后的我,却难过到无以复加。我不知道广州市公安局能不能拿出现场的视频?也不知道视频会不会经过阉割?不知道人们忘记这个事件的速度有多快?也不知道事件中那些经历不公的人到底能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正义?

“历史不是握在谁的手里,眼睛也并非全然蒙蔽,见证者迟早会写入纪录里。”有前辈记者说,报道今天不被刊登,留下来,未来的历史会跟当权者对抗,真相并不会被当下的遗忘所击垮。希望如此吧,正义你可以迟到,但别来的太迟啊!

一个初涉新闻业的小透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