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玲珑精美骗术多 古代也有鬼冒名索祭(图)


古代的井不但造型美观而且是民生水的来源。
古代的井不但造型美观而且是民生水的来源。(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一、冒名索祭 谨防鬼骗

有个禁军侍卫,喜欢骑马射箭,一次,为了追猎一只野兔,驰马到了东直门,不巧有个老头,蹲在边打水,马狂奔失控,就把老头撞跌到井里。侍卫十分害怕,慌忙奔逃回家。

当天夜里,侍卫看见井边老头推门进来,骂道:“你虽然不是存心害我,但见我掉在井里却不救。如果你立刻喊人救我,那我还有活的希望。你怎么能忍心潜逃,丢下我回家了呢?”侍卫无话可答。这老头的鬼魂又摔东西,又砸窗,不停地捣乱。侍卫全家人,都跪在地上求鬼,答应马上备斋祭祀,鬼说:“这些无用。若要我太平,必须刻个木头的神主牌位,写上我的姓名,每天用猪蹄子我,当祖宗一样敬重,我才能饶过你们。”侍卫照鬼的话办了,这才太平无事。

从此以后,侍卫凡路过东直门,一定要绕道而走,避开这口井。有一回,他护卫皇帝出巡,当经过东直门时,侍卫又想绕道。他的总管,训斥说:“倘若圣上问你到哪里去了,我拿什么话回答?更何况现在是青天白日,又有千乘万骑人众,你怕什么鬼?”侍卫没办法,只好打那口井边走。侍卫忽然看见那老头就侯在井边,见了侍卫,直奔到他跟前,拉着侍卫衣服骂道:“我今天总算找到你了。你前年骑马撞得我掉井不救,你为何这么狠心?”

老头边骂边打。侍卫吓得苦苦哀求说:“我罪责难逃,可是公公已在我家受祭、享供三年,也曾经当面答应宽恕我,你为何讲的话,又不算数了呢?”闻听此言,老头更加光火了:“我没有死,不需要你祭我,我虽为马冲撞所逼,失足落井,可是正好有人路过,听到我呼救,将我从井里拉出。你凭什么疑心我是鬼呢?”

侍卫听了,大吃一惊,马上拉着老头一起到家,让他看神主牌位,原来牌位上写的不是这老头的姓名。老头骂着,挽袖伸膊,夺过木牌位就朝屋外扔,桌上供品撒了一地,侍卫家里人被吓怔了,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此刻,忽听半空中有声音传来,那冒名的鬼魂,大笑而去了。

二、顾尧年的魂来讨饭吃

乾隆十五年,我(袁枚,以下同此)客居在苏州江雨峰的家里。他的儿子江宝臣,到金陵参加乡试,一回到家就得了重病。江雨峰到处请名医诊治儿子江宝臣的病,可是都表示无能为力。他知道我跟名医薛一瓢有交情,就一定要我写信,请薛一瓢来给儿子看病。

那天,薛一瓢将到,我与江雨峰,正在门口等待薛一瓢。只听得他的儿子江宝臣,在里边房里呼喊:“顾尧年来了!”还连连招呼:“顾老先生请坐!”顾尧年是苏州城内的一个平民,曾经因为要求官府平抑米价未成,而带人殴打官吏,结果被苏州的安巡抚杀害了。他儿子江宝臣又坐了起来,自己对自己说(实际是顾尧年的附体在说):“江相公(指江宝臣),你这次乡试已考中第三十八名举人了。你这病不要紧,请放宽心。请相公赏我一顿饭吃,我(顾尧年的附体)就走。”

江雨峰听了,急忙进房安慰道:“顾老先生(顾尧年的附体)请你快离开吧,我马上备酒菜祭祀老先生。”生病的儿子(还是那个附体)说:“外面有个做官的钱塘人袁枚,他正在门口嚷着,我怕他,走不出去。”接着又倒吸了一口气,说。“薛先生已到门口了。他是个良医,我应该赶快回避他。”江雨峰忙从房内出来,把我拉在一旁,让条路出来,薛一瓢先生果然自外而入。我当即告诉他所发生的情景,薛一瓢哈哈大笑,对我说:“鬼既然怕我们二人,那就让我与先生一道进去,把鬼赶掉。”于是到了雨峰儿子的内房,薛一瓢按脉诊断,我拿把扫帚在病床前扫地,一剂药服下,他儿子的病就好了。

那一年,江宝臣乡试考中,所得名次果然是第三十八名。

顾尧年带人殴打官吏,是错误行为。被杀害后,挨饿讨饭,自然很苦。这是他生前鲁莽犯罪所致。所以,人生一世,重在守法,不可自误!

(以上均据清代《子不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