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命超过200年的企业 为何日本最多?(组图)


建于西元578年的寺庙建筑企业“金刚组”
建于西元578年的寺庙建筑企业“金刚组”(图片来源:そらみみ/Wikimedia/CC BY-SA 3.0)

【看中国2018年10月26日讯】如果深入实地调研过很多日本企业,相信一定会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因为全球寿命超过200年的企业,日本就占了3,146家,在世界上首屈一指。而日本社会传承多年的工匠精神正是这一切的根本。精益求精,将产品做到极致,是很多日本企业的真实写照。据《心声社区》报导:

日本工匠精神:一生专注做一事

依韩国银行之前调查了41个国家后发布的一份报告,超过200年的5,586家公司中,日本就有3,146家,是全球最多。而德国有837家、荷兰有222家、法国则有196家,至于中国没有一家企业上榜。

在日本更有寿命在1,000年以上的公司,包括建于西元578年的寺庙建筑企业“金刚组”、西元705年的“西山温泉庆云馆”、西元1295年的旅馆“法师”,以及西元1296年的旅馆“千年汤古”等等。

建于西元705年的西山温泉庆云馆
建于西元705年的西山温泉庆云馆(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为什么长寿企业都扎堆那些国家?这是一种偶然吗?它们长寿的秘诀是什么呢?其答案就是:他们都传承着一种精神——工匠精神!

所谓“工匠精神”的核心是:不仅仅是将工作当作赚钱的工具,而是树立一种对工作的执着、对所做的事情与生产的产品精益求精、精雕细琢的精神。这在众多的日本企业上与下之间形成了一种文化和思想上的共同价值观,并由此培育出企业的内动力。

“工匠”在日本语中被称之为Takumi,以词义上来看被赋予了更多精神层面的含义。穷尽一生的时间钻研、做好一件事在日本并不罕见,有些行业还出现一个家庭十几代人只在做一件事。

许多人认为工匠是一种机械重复的工作者,但是其实“工匠”意味深远,代表一个时代的气质,跟坚定、踏实、精益求精相连。那为何日本工匠(多称“职人”)能把这样的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呢?

1.品质不好是耻辱

冈野信雄是日本神户的小工匠,30多年来只做一件事情:旧书修复。

在别人看来,这件事情实在枯燥无味,然而冈野信雄乐此不疲,最后做出了奇迹:任何看起来污损严重、破烂不堪的旧书,只要经过他的手就能光复如新,就像施了魔法。

而在日本,类似冈野信雄这样的工匠是灿若繁星,竹艺、金属网编、蓝染、铁器等,很多行业都存在一批对自己的工作有着接近神经质般追求的匠人。他们对自己的出品近乎苛刻,对自己的手艺充满骄傲甚至自负,且对自己的工作从无厌倦并永远追求尽善尽美。

若是任凭品质不好的产品流通到市面上,这些日本工匠会将之看成是一种耻辱,无关收获多少金钱。而这正是现今应当推崇的工匠精神。

2.产品为啥无法被模仿

在此不得不提日本一家不到百人的小公司,它叫做哈德洛克(Hard Lock)工业株式会社,其生产的螺母号称“永不松动”。所以世界上很多科技水准非常发达的国家都要向这家公司订购小小的螺母。

哈德洛克工业株式会社
哈德洛克工业株式会社(图片来源:Tokumeigakarinoaoshima/Wikimedia/CC BY-SA 1.0)

大家都知道,螺母松动是很平常的事,可是对于一些重要项目,螺母松动人命关天。比如像高速行驶的列车,因长期与铁轨摩擦,造成的震动非常大,一般螺母经受不住,很容易松动脱落,那满载乘客的列车没准会有解体的危险。

谈到哈德洛克工业创始人若林克彦,当年还是公司的小职员时,在大阪举行的国际工业产品展会看到一种防回旋的螺母。他带了一些回去研究,发现这种螺母是以不锈钢钢丝做卡子来防止松动的,其结构复杂价格又高,而且还不能保证绝不松动。

到底该怎样才能做出永远不松动的螺母呢?这事让若林克彦彻夜难眠。他突然在脑中想到了在螺母中增加榫头的办法。他想到就干,结果非常成功,终于做出了永不会松动的螺母。

哈德洛克螺母的结构却比市面上同类的螺母复杂得多,成本也高,销售价格更是高了百分之三十,自然不被客户认可。可是若林克彦不放弃,在公司没有销售额的时候,他兼职做其它工作来维持公司的运转。

在若林克彦苦撑的同时,日本也有许多铁路公司在苦苦寻觅。哈德洛克螺母获得了一家铁路公司的认可并展开合作,随后包括日本最大的铁路公司JR最终也采用了,并且全面用于日本新干线。走到这一步,他花了二十年。

如今,哈德洛克螺母甚至已经在全世界得到广泛应用,迄今为止,已被澳大利亚、英国、波兰、中国、韩国等的铁路公司所采用。台湾的新干线(即台湾高铁)也保持了自开业以来无人身事故的记录。

除了铁路外,日本的最长吊桥“明石海峡大桥”、世界最高自立式电波塔“东京晴空塔”,以及美国的航天飞机发射台、海洋钻探机等,也都采用了哈德洛克螺母。

哈德洛克的网页上曾有非常自负的一笔注脚:本公司常年累积的独特技术和诀窍,对不同的尺寸跟材质有不同的对应偏芯量,这就是哈德洛克螺母无法被模仿的关键所在。

3.把做的事看成有灵气的生命体

曾获得奥斯卡奖的日本影片《入殓师》里头,一个大提琴师下岗失业到葬仪馆当葬仪师。通过他出神入化的化妆技艺,一具具的遗体被打扮装饰得就像活着睡着了一样,也因此受到了人们的好评。

这位葬仪师的成功感言是:当你做某件事的时候,就要跟它建立起一种难割难舍的情结,不要去拒绝它,要把它看作是一个有生命、有灵气的生命体,要用心与它进行交流。

又如树研工业在1998年就生产出世界第一的十万分之一克的齿轮,而为了量产这种齿轮,他们消耗了整整6年时间;在2002年他们又批量生产出重量为百万分之一克、被昵称为“粉末齿轮”的齿轮。

到目前为止,这种粉末齿轮在任何行业都完全没有使用的机会,“英雄无用武之地”。但是树研工业为什么要投入2亿日元开发这种没有实际用途的产品呢?

其实就是一种追求完美的极致精神,既然要研究一个领域,就要做到极致。树研工业的社长松浦元男说:“技术高超的匠人加工的模具,手感妙不可言。”1970年代的匠人,技术高超的能够加工比机械更高的精度,因此在匠人圈被誉为“蒙骗机械”。

松浦元男
松浦元男(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4.产品精确到无需检验

在《中国需要工业精神》一书中,作者曾分析说:日本职场人用得最多的一个词为“本份”,把手头正在做的事做透是应该的,必须的。

从1970年到现在,梅原胜彦始终在做一个小玩意——弹簧夹头,那是自动车床中夹住切削物件使其能一边旋转一边切削的部件。这间公司叫“A-one精密”,位在东京西郊,2003年在大阪证券交易所上市了。梅原胜彦的信条是:“不做当不了第一的东西。”

当时连老板在内仅有13个人,但是公司每天平均有500件订货,拥有1.3万家国外客户,它的超硬弹簧夹头占有日本市场高达60%。公司一直保持着不低于35%的毛利润,且平均毛利润为41.5%。

一次,有批人来到A-one精密公司参观学习,
有一位大企业的干部问:“你们是在哪里做成品检验的呢?”
回答是:“我们根本没时间做这些。”
对方执拗地追问:“不可能,你们肯定是在哪里做了的,希望能让我看看。”
最后他发现,很多的日本公司真的没有成品检验的流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