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海蒂》随笔(五)(图)

2019-01-03 00:3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奔跑在雪地上的马车。(图片来源:pixabay)
奔跑在雪地上的马车。(图片来源:pixabay)

接续:看电影《海蒂》随笔(四)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18/12/30/880357.html

马车到了火车站,车夫把海蒂抱下马车,德塔催促道:“海蒂,快点,火车就要开了”。列车员把海蒂抱上火车。海蒂一上火车,就在车厢里的人行过道中往后面钻,姨妈跟在后面喊道:“海蒂,别乱跑”。海蒂穿过几节车厢,到了车尾,她站在车厢门外的带护栏和铁链的小平台上向后张望,那熟悉的崇山峻岭,那屹立在云涛之中的雪山,随着火车的隆隆声,逐渐离她远去。这时姨妈过来一把把她拉进了车厢。

在法兰克福下了火车后,姨妈手牵着光着脚的海蒂,在人来人往的站台里疾走,近镜头下大人的皮鞋和女孩的光脚丫形成鲜明对比。出了火车站,德塔对停在路边的一辆马车边的车夫讲:“请送我们到西泽曼府上”。

镜头映出的画面,是从高处远眺法兰克福这座城市:远处有高耸的带有尖顶的教堂和高塔,近处是数不清的、阶次邻彼的、人字形建筑屋顶,有的还冒着炊烟。

德塔和海蒂坐在马车车厢内,海蒂好奇的将头探出车窗看街景,突然对面一辆马车与他们坐的这辆车擦边而过,拉车的马匹发出“咴咴”一声啸叫,把海蒂吓了一跳,忙把头缩回车厢内,姨妈把海蒂抱紧。

德塔为海蒂整理了一下蓬乱的头发,马车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楼前停了下来。她们下了马车。镜头转向楼内,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向大门,大门打开了,看到门外站着的德塔和海蒂,他说道:“日安,女士们”。德塔一只手牵着海蒂,一只手提着箱子进门来。德塔说:“我们与海滕梅尔女士有约”。迎接她们的是穿着整齐的、彬彬有礼的侍从,他接过德塔的手提箱说:“请跟我来”。他引领她们从前厅侧面有典雅扶手的楼梯走上楼来,在一个华丽的、铺着紫色带花、丝绒桌布的小圆桌前停下来,侍从放下手提箱,并用手势于示意,叫他们在此等候,他去通报。海蒂好奇的用手触摸桌布垂下来的镶边花穗,姨妈说:“别碰”。海蒂用新奇的目光打量着一切。这时姨妈对她说:“现在我带你去见海滕梅尔女士好不好?她是这户人家的管家。”姨妈还说:“她是个很讨厌的女人,克劳拉小姐是她负责照顾,所以你要规矩些”。

侍从回来说:“海滕梅尔女士现在可以见你们了”。德塔说:“好的”。侍从说:“请跟我来”。他们走进厅里,高高的户窗挂在双层窗帘,在深色的厚厚的窗帘拉开的缝隙间是又一层白色半透明的窗帘,室外的光线投射进来,照到窗下的大花盆里种的是蕨类绿色植物,还有盆栽花。

海滕梅尔是一个发辫盘在头顶、表情严历、高鼻梁的、高傲的女人,她穿着一件带高领的深蓝色上衣,下面是深色的连衣裙。坐在桌子一边的是个金发垂肩、穿着淡蓝色带花边的衣服、五官端正的漂亮的女孩。她和海滕梅尔手中各自拿着一个圆形刺绣罗圈,在灯下做刺绣。他们过来,德塔对海滕梅尔说:“抱歉,我没时间给她换衣服”。海滕梅尔站起来,走到海蒂跟前问:“你叫什么名字?”海蒂回答:“海蒂”。海滕梅尔女士说:“海蒂?这可不是个基督教名字”。德塔阿姨连忙解释说:“她的教名是阿戴尔海蒂,跟她妈妈一样”。说到这里,德塔用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说:“愿她安息”。克劳拉小姐看看海蒂,向她微笑表示友好。海滕梅尔说:“这孩子看起来还很小”。德塔说:“确实,在她这个年龄来说,她长得是有些矮”。海蒂说:“我八岁了”。海滕梅尔:“八岁?”“不,她不行。你过来一下,德塔”。她们离开孩子走到门庭谈话,海蒂望着他们。德塔说:“她正是西泽曼先生想找的女孩,一个从瑞士来的,从未被娇声惯养的孩子。现在该付给我报酬了吧”。管家给了她钱,她就提上她的箱子悄悄离开走了。

镜头回到孩子这边。克劳拉问:“我该怎么称呼你?”海蒂说:“叫我海蒂”。海蒂转过身来,女孩伸出手说:“我叫克劳拉”。她问道:“你在法兰克福过的开心吗?”海蒂睁大眼睛、耸耸肩,然后说:“是爷爷和德塔阿姨让我来的,如果我不喜欢这里,我还是可以回家的”。克劳拉说:“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奇怪的女孩。你身上穿的是男孩的衣服吗?”海蒂说:“在阿尔卑斯山那一带,穿这个很方便,尤其是在爬山的时候”。克劳拉惊奇的向往地说:“啊,爬山”。海蒂问:“你能不能走路啊?”克劳拉回答:“不能,很遗憾”。海蒂围着她的轮椅边走边看,然后她说:“所以你只能一直坐在这里面”。克劳拉说:“是的”。克劳拉回过头来说:“你可以推我”。海蒂放下手中拿着的草帽,用双手推着轮椅在屋里走。克劳拉问:“我们家的房子怎样?”海蒂说:“好大”。

海蒂推轮椅过猛,没看到前面。一不小心,轮椅碰到了桌子,上面有一个非常精致漂亮的高脚水果盘,被震倒,掉到地上摔坏了,海蒂说:“对不起”。她连忙走过去,蹲下,从地上捡起带雕花的圆形果盘看看,然后把它放到桌子上。海滕梅尔女士送走德塔回来,正看到这情景,她严肃地看着她们问道:“怎么了?”克劳拉善意的揽责任说:“我撞到了桌子,我没太注意,对不起”。海滕梅尔吞了一口气,她看看海蒂,然后只好说:“好吧。晚餐时间到了,你也一块儿去餐厅”。

在餐厅。穿燕尾服、衬衣领口带着蝴蝶结的侍从,他手上还带着白色手套,他用一只手托着盛食物的盘盏,典雅地一只手背在身后走进餐厅,把它放在墙边的桌上。吊灯灯光下面是一个铺着天蓝色桌布的长方形大餐桌,上面放着一个有高柱座的多头蜡烛台,烛光明亮。克劳拉的轮椅在餐桌的一头,海滕梅尔坐在对面。海蒂紧靠着克劳拉,坐在餐桌边有高椅背的坐椅上。穿着带有白色衣领的、灰蓝色上衣、外面戴著有白色花边围裙的女佣,规规矩矩的站着旁边。

侍从给她们上菜。当侍从倒饮料时,海蒂抬起头来望着他说:“你长的有点像放羊的皮特”。克劳拉善意的笑了。侍从问:“你说什么?”海滕梅尔制止说:“阿戴尔海蒂,在吃饭的时候不要和侍者讲话。”侍从拿着大汤杓向海蒂面前的汤盘里倒了一杓汤,海蒂端起汤盘就喝。海滕梅尔惊奇地张开嘴看着她,说:“在这个家里,我们是用餐具吃饭”。她又自言自语的说:“她连基本的规矩都不懂”。海蒂看到克劳拉拿起汤匙教她使用餐杓,于是海蒂把汤盘放回餐桌,但是用力过猛,把汤洒在餐桌上了。海蒂说:“不好意思,我去拿块抹布”。说完扭头离开餐桌就走,海滕梅尔以命令的口气说:“回来坐下!”站着一旁的女佣失声笑了,海滕梅尔又回过头训斥说:“蒂尼塔,安静”。

在上面包时,海蒂用手摸摸放在盘子里的小圆面包,它很软,然后抬起头看着侍从问:“我能拿两块吗?”“塞巴斯蒂安可否递给我两份面包?”海滕梅尔点头表示允许,侍从又给一块。海蒂说:“谢谢!”她拿起一个往裙子里放。海滕梅尔说:“这个家有这个家的规矩,阿戴尔海蒂,你要称乎侍者为他或者她,吃饭的时候,不要和他们讲话”。海蒂打了一个哈欠。吃完饭,海滕梅尔站起身来,一边度步,一边说道:“早餐是在七点半,上课是在书房,八点十五分开始。十二点半我们用午餐,之后休息两小时,七点钟上床睡觉。在这里不允许跑、蹦、跳,只能徐步而行,不能大声讲话。”海滕梅尔低头一看,海蒂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夜间,海蒂梦见山上爷爷的小屋、山里的天空展翅高翔的雄鹰,梦见山上湖泊和高山上翻腾的白云。她醒来,跑到厅里,拉开窗帘时,已经是清晨,她想打开窗户,跑上窗台用力拉把手,但开不开。女佣蒂尼塔问:“你在干什么?你不能在这里乱跑”。海蒂问:“我吗?”蒂尼塔说:“对”。

两个女佣给海蒂洗头洗澡时,问她:“山里的人都不洗澡吗?”海蒂答:“不,我们洗澡”。给她洗完澡,海蒂站在凳子上,女佣给她穿上崭新漂亮的衣服衣服。女佣问道:“我可是听说啊,山里有地精这种怪物,你看见没?”海蒂猛摇头,女佣说:“别动!”又对她说:“把鞋穿上,穿好就下来”。海蒂看到,给她准备的是一双崭新的浅褐色长筒皮靴。

海蒂到厨房,那里正在准备早餐,她拿起一个面包藏在衣裙里,在吃饭时,她又用手拿面包,克劳拉教她用夹子夹。在教她使用餐刀、奶油刀时,看到海蒂用奶油刀铲起一大块奶油,克劳拉笑了。海滕梅尔在一旁看报纸。(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