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前定 欲改因缘终不成(图)


婚姻前定  欲改因缘终不成
婚姻双方乃由异次元之红线相系,无人能拆。(图片来源:看中国/周为义手绘)

婚姻大事乃生前所定,故有算命一说。人为地想要改动也改不了。有人得到指点,知道了自己将来婚姻对象是谁后,想把它改了,结果到头来还是按照前定丝毫不差。以下的实例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唐朝贞观年间,一个叫韦固之人从小失去父母,长大后想要早一点结婚,但多次求亲都没成功。有一次韦固去清河旅行,中途住在宋城南面的旅店。同住的旅客中有一人要为他提亲,并让他第二天清早去店西的龙兴寺门前同那家人见面。

韦固因为急切想让事情早一点成功,第二天很早就赶去了。到了庙门前,此时月亮还高高地挂在空中,他看见一个老头倚在一个袋子上,正坐在台阶上藉着月光看书。韦固凑过去看,去一点儿也看不懂。他就问那老头说:“老先生看的是什么书啊?我从小学习,没有不认识的字,就是西方的梵文,我也能看懂,只是这本书上的字从来没见过,这是怎么回事?”

老头笑了笑说:“这不是人间的书,你怎么会见过。”韦固又问那是什么书,老头回答说是阴间的书。韦固问:“阴间的人怎么到得了这里?”老头说:“凡是阴间的官员都管阳间的事,所以怎么能不在人间行走呢?”

于是韦固问:“那么您管什么事啊?”老头说:“管天下所有人的婚姻大事。”韦固听了以后心中暗喜,便说:“我从小失去父母,想早一点结婚,以便多生儿女,传宗接代。这十多年来,我多方求亲,竟不能如愿。今天有人到这里来给我提亲,这件婚事能够成功吗?”老头回答:“不能成功,你的媳妇刚刚三岁,要等到她十七岁才能进你家的门。”

韦固问:“你口袋里装的什么东西?”老头回答:“用来系夫妻两人脚的红绳啊!等到冥间为他们定下了,我就偷偷地把红绳系在他们的脚上。不管这两家是仇敌,还是贫富相差悬殊,或者是相隔千山万水,只要红绳一系,再也逃不掉了。你的脚已经和她的脚系在一起了。”

韦固又问:“我的媳妇是谁?家在哪里?”老头回答:“旅店北面卖菜那个老太太家的女孩。”韦固问:“能去看一看吗?”老头说:“老太太经常抱着她卖菜,你跟着我走,我指给你看。”等到天亮了,韦固等的人还没有来。老头卷起书,背起口袋就往前走。韦固急忙跟在老头的后面来到了菜市场。

这时韦固看见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太太,抱着一个三岁的女孩,看起来非常肮脏丑陋。老头指着女孩对韦固说:“那就是你的妻子。”韦固生气地问:“我杀了她那我的妻子不就是别人了吗?”老头说:“这女孩命中注定有大富贵,还要跟着你享福呢,你怎么杀得了呢?”说完老头就不见了。

韦固回去后磨了一把刀,然后交给仆人说:“你历来很能办事,如果为我杀了那个女孩,我给你一万钱。”仆人说明白了。于是仆人将刀藏在袖子里来到了菜市场,趁着人多混乱的时候,刺了女孩一刀就跑,这是市场大乱,仆人得以逃脱了。仆人回来后韦固问:“刺没刺中?”仆人说:“一开始我想刺她心脏,可是没刺准,结果刺到了眉间。”

从那以后,韦固求婚一直没有成功。又过了十四年,他靠父亲的老关系,到相州参军刺史王泰手下任职,专门负责审讯囚犯。王泰因为他能干,将女儿许配给他。韦固的新媳妇十六七岁,容貌美丽,韦固非常满意,但是他发现妻子的眉间总是贴着一个小纸花,无论干什么没有一刻拿下去的时候。

有一天,韦固逼问妻子这是怎么回事,妻子便告诉他说:“我是郡守大人的侄女,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我的父亲生前当宋城县令,死在任职上。当时我还在襁褓之中,母亲和哥哥也相继死了。家里剩下的唯一宅院在城南,乳母陈氏带着我居住,每天卖菜度日。陈氏可怜我太小,总把我带在身边,三岁的时候陈氏抱着我走在菜市场里,被一个狂徒用刀刺中眉心,留下了伤疤,所以用纸花盖上。七八年以后,叔叔来到卢龙任职,我便跟着叔叔了,并以他女儿的名义嫁给你。”

韦固问:“陈氏是不是瞎了一只眼?”妻子说:“对,你怎么知道的?”韦固就说了实话:“刺你的人就是我派去的,这真是一件奇事!”便将事情的经过都跟妻子说了。此时,韦固才知道命中注定的事,是不会因人力而改变的。宋城县官听说了这件事后,为那家旅店题名为“定婚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