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到中国陷阱多 脱北女被骗当色情直播主(图)


女脫北者被人蛇賣至中國成為色情直播主,之後逃往韓國
脱北者被人蛇卖至中国成为色情直播主,之后逃往韩国。(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月22日讯】朝鲜在金氏家族的专制统治之下生活困顿,逃离成为很多人的选项,但年轻的朝鲜女子的逃亡之路往往更加艰难。有2位女脱北者在逃离朝鲜之后,就误进人蛇手中,遭卖至中国延吉市,甚至被逼迫成为色情主播。日前她们向BBC朝鲜语编辑黄素敏(Su-Min Hwang)讲述自己悲惨的逃脱历程。

这两位年轻的朝鲜女孩是美华(Mira)与智允(Jiyun),她们分别于5年和8年之前就从朝鲜逃至中国,但却被那些把她们带离朝鲜的中间人,贩卖到色情行业,将她们困在中国延吉市的一幢住宅大厦内,并迫她们成为色情主播,使得经常要于镜头前做挑逗性的色情表演,让她们觉得很羞耻、无奈,因而时常痛哭,但只要说出不想做了,就会遭威胁送回朝鲜。

美华在22岁时逃出朝鲜,父亲是前军人兼党员,对她非常严格,家中的所有事情都由父亲安排,也不允许她看外国电影,且在指定的时间起床与睡觉,有时还会打她,这令美华感到十分受压迫。她原本想当一名医生,可是父亲并不同意,使她感到相当气馁。

由于随着朝鲜地下市场变得活跃,美华有机会可接触到化妆品、名牌衣服的仿制品、DVD及非法进入朝鲜的外国电影等。他说很喜欢中国电影,我还以为中国的男生皆如戏中那样,因此希望可以嫁给中国人,之后花了几年时间找出离开朝鲜的方法。

被骗当色情直播主

经过几番波折,终于找到可以帮她躲开边境管制而渡过图们江的人。但就像许多脱北者一样,她无足够的钱来支付此笔偷渡费用,所以才说愿意离开朝鲜之后工作偿还,刚开始时以为自己会在餐厅工作。

可是当她抵达延吉市之后,就被送到一位朝鲜族的中国男子手中,那个人被称是“董事”。而后“董事”将她带至一栋公寓内,并与另一位资深“导师”同住一个间房,之后让她观看、学习及练习如何当一名色情直播主。

她简直是难以置信,要在他人面前脱衣服,这对女性来说,真是一大耻辱,我当时痛哭了。当美华有犹豫或显露恐惧之时,“董事”立刻就会威胁称,要把她送回到朝鲜。

她非常清楚,如果被送回去朝鲜,基本上将是死路一条。因家人都在政府部门工作,如回到朝鲜之后,我可能会因弄污家族名声而遭消失与死亡。”

有一天,最初带着美华一起做色情主播的室友跟另一位女性都逃走了,而后智允被带到美华身边。

希望祖父母离开人世之前有一点米饭

智允是在2010年逃离朝鲜的,当时只有16岁而已。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11岁就不得已辍学工作养家,她原先希望至中国赚钱一年,而把钱寄回补贴家用,可是没料到来到了延吉之后,被迫当一名色情直播主。虽然相当讨厌这个工作,但已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了中国,并不想空手回去。

智允说,我希望在祖父母离开人世之前,能够有一点米饭。因此,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忍受,我想要赚钱寄回家。

智允非常卖力地工作,希望以好的表演来获得“董事”奖励。所以,当时她比公寓内的其他女孩赚的钱多,而“董事”那些人也答应可以让她与家人取得联系,且帮她寄钱回家。

智允心想,我想获得认同,也想联络家人,只要表演最好,将会是第一个获释的女生。

智允回忆称,她与美华完全被囚禁于公寓内,因为“董事”一家人严密地把守这所公寓,他父母睡在客厅内,并紧锁着入口大门,平时都由“董事”送食物给她们吃。

每半年这些朝鲜女生,才能够出外一次,让她们去购物和美发,可是并不允许与任何人聊天。有时赚钱赚得比较多时,才让她们每个月有一次外出的机会。

美华说,董事与我们走得非常贴近,甚至就像情侣一样,其实他是担心我们会跑跑。我希望能够到周围逛一下,但是不可以,我们不能与其他任何人说话,甚至连买一瓶水亦不行,我就好像一个笨蛋似的。

“董事”答应美华,若她能够努力工作,就会让她嫁一个好男人;另也答应智允要让她与家人联络。

不过,当智允问“董事”何时会放她走,他却告诉她,需要赚5.32万美元;之后又称因为找不到其他中介,无法放她走。她们两人就愈来愈担心自己的将来,甚至担忧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有自由。

认识千璂元牧师

有一天,美华在当主播之时,认识了一位客人,他同情美华的遭遇,而将她介绍给千璂元牧师认识,而这名虔诚牧师,已在过去20年内,曾经协助过约1200名脱北者逃往韩国了。

这名客人在美华的电脑内安装聊天程式,使她能与牧师进行沟通。

千璂元牧师向BBC记者表示,我曾经见过有女孩遭囚禁三年的,但美华与智允是我见过被囚禁最久的人了,这让我十分痛心。

千璂元透露,贩卖女脱北者似乎变得愈来愈有组织性,我认为在边境驻守的一些朝鲜士兵,一定也牵涉其中。因为这些女性的售价,从几百美元至几千美元不等。

首先千璂元假扮成一名客人,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在色情直播网站上与美华及智允接触,并伺机与她们暗中计划逃亡行动。

千璂元说,通常被囚禁的脱北者,并不知自己身处何方,因为他们是被蒙着双眼,或在晚上被带走的。但幸运的是,她们知道自己在住延吉市,因她们看到了酒店外面的门牌。

千璂元牧师透过谷歌地图,找到了美华与智允的所在位置,之后再派Durihana一名志愿者前往公寓附近准备带她们离开。

逃往自由之路

美华与智允有一天找到了一个逃跑的机会。她们在三楼的房间内,将床单绑于窗上,之后再绑上一条绳索,而慢慢爬出窗而到地面。当她们一到地上,就立刻跑到营救人员那儿。

在离开公寓之后,在志愿者的帮助之下,他们在中国展开了漫长旅程。因为无身份证明文件,所以不能入住酒店或民宿,仅能睡在火车内或餐厅,这样度过了无数无法入眠的夜晚。在此趟旅程的最后一天,他们也花上5个小时爬过一座荒山,并穿越边境进入邻近一个国家。但基于安全需要,她们还不能公开这个国家和逃亡的具体路线。

在12天之后,他们终于见到了千璂元。

智允说,我心想取得韩国公民身份之后,才能完全安全。不过当见到了千璂元,亦让自己感到安全,甚至为可重获自由而哭泣。

之后,他们再坐27小时的车子,前往最近的韩国大使馆。

智允说,我终于逃离地狱了,那时候可说百感交集,但到了韩国就无法再见到家人,我感到非常内疚,因为那并非我离开的原因。

当被问到韩国想做什么,美华说,我希望能够学中文或英文,将来成为一名导游,并希望能过正常生活,可在咖啡厅与朋友聊天。智允说,有些人告诉我,雨总有一天会停下来的,但对我而言,这个雨季实在太长久了,令我一度忘记太阳的存在。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