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中华民国春晚

2019-02-24 03:38 作者: 观雨堂主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元宵节刚过去,对我而言,中华民国108年春晚的演出,却依然历历在目。当然,我无法亲临现场感受那种富有民族特色与祥和气氛的文艺晚会。我出生时,大陆尚未沦陷。不幸的是,幼年以来的几十年,竟一直在这个黑暗的极权制度下苦熬至今,却从未稍减对自由的渴望。我是在猪年的大年初五,在寓所借助翻墙软件,坐在电脑前观看了中华民国猪年的春晚。我所得到的感受是,中华民国的春晚与大陆春晚相比成本不高,没有占用纳税人的钱财,但春晚整体显得十分亲切温暖。尤其是舞台上的节目,始终洋溢着自由、民主、平等的气息,令我如坐沐春风,深深感叹不已。

大陆的春晚,我早已多年不看。民众网上公开指责,大陆春晚就是精神鸦片,收视率则是年年造假。当初看大陆春晚,那种奢华不实之风且不论,每一次都清晰感受到极权主义的意识形态,对民众无时不在、无孔不入的强行灌输。大陆春晚的每个节目。都必须经过严格、反复的政治审查。这个审查是基于匪酋毛泽东在延安时期强行规定的“政治标准第一”的准则——从春晚到一切文学艺术,都是中共政治宣传,都必须有利中共夺取政权、巩固政权,才符合中共的政治标准。凡未能突出中共的“伟光正”,就是违反政治标准。马列毛、邓三科,直至现今习思想,是中共多年的春晚中,延续展示的主题。大陆春晚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等无数官媒一样,与当年纳粹德国、斯大林治下的苏联所有政治宣传画也一样,永远是同一刻板的嘴脸,同一刻板的腔调。大陆春晚号称“文艺晚会”,其实是借助传统节日,作为洗脑工程的一部分,是为中共极权政治服务的工具。有趣的是,据说猪年春晚从场景布置,到所有演员的台词,都刻意回避了一个本不该回避的“猪”字。这究竟是中共对瘟猪疫情隐瞒的心病,还是为了防止民众联想起上百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还关押在新疆集中营的缘故呢?

大陆多数知识份子是在历经64屠城与血腥镇压法轮功后,继而又目睹了无数民居遭遇强拆、城管与恶警光天化日之下公开暴力执法、地沟油、三鹿奶粉、毒疫苗、毒胶囊、水污染、空气污染、社会道德滑坡……之后,对中共邪恶本质才不断加深觉悟。但就我而言,对中共极权主义暴政,不仅似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厌恶感,而且曾忍受着中共的公开掠夺与莫名其妙的打击,只是长期以来不敢表露而已。这是我可以清晰观察到两岸春晚,在本质上有着天壤之别的缘由。

中华民国108年春晚,最令人难忘的一幕,是台北市长柯文哲应邀上台参与演出。令大陆民众难以想像的是,柯先生出现在台上,就是一位十分平凡的普通人,一个老实巴交的仆人。柯先生的身上,丝毫未见高级官员的光环,甚至显得稍有拘谨甚至木讷。我想,假如我是电影导演,影片拍摄中需一个角色——靠劳动力养家餬口的寻常工人,也许找柯市长就是很不错的选择。因为柯先生决不会刻意展现堂堂市长大人的博学多智,更不会一出场就背诵外国名著的书名。主持人让柯先生猜谜语,柯先生知道自己猜不出,立即老老实实向观众席上的高手求助。这是一个民主国家公仆的典型形象,可敬、可信、扑实、可靠,与大陆各级官僚那种颐指气使、整体陷入塌方式腐败的丑陋不堪,恰形成极显明的对照。

这又使我联想起2017年初夏的某日,在上海辰山植物园亲眼目睹的一幕。那天辰山植物园有大型音乐会,是苏联歌曲演唱专场。音乐会原定傍晚6点整正式开始,约近千名观众早早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翘首以待。当时钟指向6点的时候,舞台上的大幕依然紧闭。上海市文化局主办的这场音乐会,居然违背自己定下的开场时间,而且主办方也不向消费观众作任何解释。人群不停地噪动,纷纷议论中开始传闻,原来有一位大人物——上海市民的父母官、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将光临今晚音乐会。

直至6:20将近,才远远觑见韩正被一群人簇拥着款步进场。前面大片坐在位置上的人群立即骚动起来,许多人自动起立鼓掌,以示对主子的忠顺与感恩。真不愧是国际大都市的父母官,西装革履的韩正保持着中共官员特有的举止风度,边走边向他的臣民挥挥手。我明白,韩正绝不会因自己姗姗来迟,让他的大批臣民白白等20分钟而有丝毫歉疚。他对于迟到20分钟不屑作任何解释,更不会说一声“对不起大家”,因为他是父母官,是主子。主子让奴仆们等待20分钟,能算什么屁事呢?只要看一群臣民高兴的样子,一切也就可以理解。我的前排有一老妪,看上去像是与女儿、女婿同来。那老妪见自己的父母官入场,竟然高兴有些激动,迫不及待地站起身仰望着鼓掌,仿佛恨不得能亲近一下自己的父母官,哪怕是握一下手、讲一句话也心满意足。常言道:“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但在我看,若改成“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可能也算不上大谬。当韩正及其随从被引导至全场最好的位置坐定后不久,音乐会终于开始了。

难忘中华民国108年春晚!因为让我看到台北市长柯文哲,与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之间,存在如此强烈的反差。大陆民众在手机上传颂关于蔡英文总统出行时,没有随从前呼后拥,独自一人拎着包在车站候车的画面,使我顿生敬意。还有前总统马英九先生扑素简单的居家生活,比起大陆任何一个处长的奢侈排场,简直近于寒酸。这一切都清晰地告诉人们:中华民国的市长或总统,正是民众的公仆,而民众则是这个伟大国家的真正主人。

我很不幸,身处大陆沦陷区几十年。但我看中华民国108年春晚,更让我清清楚楚地意识到:只有中华民国,才真正是我的祖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