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警示全方位风险 学者:中共官场经历大危机(图)

2019-03-03 01:06 作者: 林中宇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2月27日,行人经过北京一个在回放习近平去年12月在改革开放40周年讲话的大屏幕。
2019年2月27日,行人经过北京一个在回放习近平去年12月在改革开放40周年讲话的大屏幕。(图片来源: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3月3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召开前,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表示,中共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重大风险,如果官员让危险升级为真正的威胁,他们都将为此负责。这是继习近平在今年1月在省部级大员参加的会议发出警告之后,再一次向官员们喊话。另外,中共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几天前发出通知,抛出加强党建的条条款款,被认为是放风党内进一步清洗整顿。有学者认为,中共面临的经济风险和政治风险相系,而政治风险更表现在现时的官场

在美国之音3月1日节目中,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认为,中共当前面临的真正风险是经济风险,关于其他风险的猜想都建基于经济下行带来的连锁反应这个假设之上。在中国这种集权体制下,经济风险本身就意味着政治风险。但政治风险有多大,取决于对经济风险的原因究竟如何判断。他认为,实际上,中国的经济风险是必然趋势,非个别决策错误。

程晓农表示,另一侧面的政治风险在官场,主要是反腐以来官员对高层的反腐行动极度不满,然后出现耳语诋毁和消极怠工。他们怀念江胡时代“用腐败换合作”的方针,对近年来“用反腐逼合作”的方式百般抵触。

他认为中共官场的这种反弹情绪不应该用所谓的民间期望政治变化去美化。因为官员们对高层的不满,与追求中国政治上的进步毫无关系,因此更不应当从中推理出官员求变、中国有希望之类的假设。

程晓农认为,中共官员有二心,不是与专制有二心,而是与反贪有二心。现在官员们面对经济下行的风险大致有三种做法:一是看笑话,看你们上面怎么办:二是少干少错,坐着不动,谁也抓不住自己的毛病;三是盲干,上面喊东,他们在东面闹一番,上面喊西,再转到西面闹一番,至于是否对经济有益,那就不管了,反正照章办事了。

习近平上台后6年反腐,根据中纪委的统计,在十八大至十九大的5年间,共查处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处分厅局级干部8900余人,县处级干部6.3万人;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至今年1月,也已立案审查调查中管干部70余人。

但在一党专制之下,反腐中上来的官员同样是腐败官员,不少贪腐淫乱丑闻在海内外流传的高官仍然受到重用。有“腐败总教练”之称的江泽民为代表的中共众多权贵家族,并未被反腐运动触及。这让那些被掀下马的官员感到不愤。民间则认为所谓“打虎拍蝇”难以令人信服。

同时官场出现严重的怠政情形。“怠政”“懒政”也被认为是各级官员对反腐的一种另类抵挡方式,正成为让当局无计可施的政权另类危机。

程晓农前述有关分析,也在中共官媒近年频频无奈的批评官场怠政中得以印证。

中共《新华每日电讯》去年6月份曾刊文指责基层官员出现“混日子”暗流,许多人身居一线有“退休情结”。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去年5月21日刊文批评称,现在有一些官员失去追求、无所作为,反以“无求”自况。把意志消沉、尸位素餐,视为“淡泊”者有之;把为官平庸、毫无建树,视为“超脱”者有之;把怕事推诿、圆滑逍遥,视为“旷达”亦有之。

公开的陆媒报导显示,近年整个中共官场怠政懒政乱象频现。官员被曝在上班时间赌博、吸毒、打游戏、网购、看色情片、甚至通奸等。

中纪委《中国纪检监察杂志》1月22日曾刊文列举中共官场的弊病,指其中“打太极”是中共官员从政的潜规则之一,哪怕民声鼎沸的问题,官员往往会用一句“这个问题很复杂”的话,推脱责任和敷衍问题。

文章批评中共官员“有好处就上、有利益就占、有空子就钻、有风险就逃”,又举例陕西秦岭违建别墅问题,因陕西官场阳奉阴违,习近平不得不作了六次批示。

文章还罕见将如今官场与晚清对比:咸丰帝时,曾国藩上书痛陈官场积弊,“京官之办事通病有二,曰退缩,曰琐屑。外官之办事通病有二,曰敷衍,曰颟顸。”

对于习近平当局频频示警风险,时评家横河早前也表示,中共政权危机不仅是经济,而是全方位的,可以说中共建政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严重的危机,即使是“文革”结束的时候都没有那么严重。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