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之战栗 中共苏区内的“万人坑”(组图)

2019-03-06 12:12 作者: 龚楚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背着大刀的刽子手,押着犯人到预先挖好的大坑边,一刀结束了性命,跟着飞起一脚将尸首踢落土坑之中,随便的扒些坑土将尸体掩盖住,便算了事。
背着大刀的刽子手,押着犯人到预先挖好的大坑边,一刀结束了性命,跟着飞起一脚将尸首踢落土坑之中,随便的扒些坑土将尸体掩盖住,便算了事。(网络图片)

按:中共逮捕人民或干部,大多在夜间,执行时往往不说明理由,第一句话便是:“保卫局请你去问话。”说完便把人带走,反抗是绝不可能的事。被传去问话的人,多数是从此失踪了。失踪的人绝不会宣布任何罪状或透露任何消息。它像一个恐怖的魔影,时时刻刻跟随着你,使你由出生到死亡,始终在它的控制之中。

中共的肃反工作是在一九三零年朱毛红军占领吉安县城开始的,那时是以肃反委员会来负责肃反任务,当时肃反的目标是指向豪绅地主,反动派等阶级人士,接着又发现了AB团的恢复活动,遂又指向AB团开刀。当时这种工作的进行,完全由毛泽东直接领导。后来毛泽东感到以肃反委员会的名义,及由自己直接领导,易招党内同志的攻击,乃于一九三一年春,仿效苏联政治警察组织的办法,成立国家政治保卫局,而以由香港工人出身的邓发任局长,由这个机关负起肃反任务,有组织、有计划的全面去推行。这就是中共国家政治保卫局组织的开始。

邓发是广东惠阳淡水人,少年时即到香港在海军船坞做打磨工人,一九二五年省港大罢工时已任工人纠察队队长,那时他已加入了中共,曾在香港为中共做工运及广东省委工作,至一九三一年入苏区,即给予政治保卫局局长职,其人体形瘦长,面有麻子,态度刚强而沉静,说话带有浓厚的客家口音。一九四六年由重庆飞返延安时因飞机失事,与秦邦宪、王若飞、叶挺等一起去世。

国家政治保卫局的主要任务,是防止与取缔反革命分子的活动,巩固苏维埃政权;同时,它有负监视全体党员、人民与所有高级干部之责。有权随时拘捕、审讯、与处决每一个被认为有反革命嫌疑的人。除了党的高级人员,须要报告中央政治局审查议决外,中下级干部及普通平民的处决,根本不须要任何机关的核准。

它的组织,在国家保卫局之下有省、县分局,乡有特务员和机关部队中的特务员。他们执行任务时,与各级党部及各级苏维埃政府经常取得密切联系,以听取各方面关于反革命分子所有活动的情报;并充分运用党员为实施调查工作时的细胞,使他们在各机关,各部队和乡村中的每一角落,监视着每一个干部和人民,同时他们自己也互相监视。

他们逮捕人民或干部,大多在夜间,执行时往往不说明理由,第一句话便是:“保卫局请你去问话。”说完便把人带走,反抗是绝不可能的事。被传去问话的人,多数是从此失踪了。失踪的人绝不会宣布任何罪状或透露任何消息。

国家政治保卫局就像一条绞索,套在苏区每一个人民和干部的颈上,它高兴时,可以让你在圈子内多活几天,不高兴时只要将绞绳收紧,便要你的命。它又像一个恐怖的魔影,时时刻刻跟随着你,使你由出生到死亡,始终在它的控制之中。

关于政治保卫局特务人员的训练,是采取秘密方式的,在瑞金时是借红军政治部以临时特别训练班的名义进行,遴选特务员,则将由党组织系统在党员中调训,被调训之党员初时亦不知其真实原因,经过训练后,即返回原部队服务,首要要求,就是要能绝对保守秘密,不得暴露身份,故在部队中除了政委和政治部主任之外,无人知道谁是特务人员。惟侍从高级指挥员身边的特务员,可以说是公开的,因每一个指挥员身边的特务员,多数经过政治部调训之故。

中共在抗日战争时期,政治保卫局仍然存在,只是对其人员称号稍有更改,称之为保卫员,侍从高级人员称为卫士。至统治了中国大陆之后,政治保卫局即并入公安部,仍称政治保卫局,但其工作是独立的,至于省的公安厅设保卫处,县的公安局有保卫科,它们的任务是专一的,经常和各级党委会“纪律检查委员会”保持密切的联系,交换情报,执行它们的任务。

中共在准备突闽西窜时,为了要使红军的组织更加强固,保证在突围时没有逃跑及投降的事件发生,以保持军事机密,特将红军部队、地方部队、苏维埃政府中的各级干部与员兵,来一个严密的整肃。一时被撤职查办的干部达数千之多。中共特在瑞金县属之九保、麻田、沿坝田心墟一带,设立了十多个收容所。

收容所就是变相的集中营。到收容所的干部,经过了所长的登记,便有住、有食,还可在附近行动,但不能离开指定范围。他们表面上很自由,住的附近虽无红军驻守,但外围就不同了,重重叠叠的赤卫军、少先队守在路口,没有苏维埃政府的路条是不准通行的。

中共为了要处置这一大批被指为动摇的干部,和少数残余的“反动阶级”,在瑞金北与云都边界的大山丛中选择了一个山深林密的山腹,设立了一个特别军事法庭。

有一座木板房屋为审判处,一座警卫员兵及法官的宿舍。离开法庭一百五十码,有一条二丈多宽的山涧,涧上有一小木桥,桥下乱石纵横,荆棘丛生,距离桥面有二丈多深,人在桥上过,就觉得胆战心寒,恐怖万状,这条冷僻的山径,平日就很少行人,这时已经全部封锁,特别军事法庭设置好了,并在不远的山麓,挖了一条大坑,那些在收容所里被撤职的干部、动摇分子、反动阶级,便三个五个,一群两群的被送到特别法庭去审讯;但与其说是审讯,不如说是宣判,因为审讯时,手续非常简单,只要点了名,便对犯人宣布:“你犯了严重的反革命错误,革命队伍里不能容许你,现在送你回去。”说完,便由背着大刀的刽子手,押着犯人到预先挖好的大坑边,一刀结束了性命,跟着飞起一脚将尸首踢落土坑之中,随便的扒些坑土将尸体掩盖住,便算了事。

另外一种最惨酷的死刑,便是要犯人自己挖坑,挖好后就对他一刀杀掉,或者将犯人推落坑去活埋,这种残酷的历史性大屠杀,直到红军主力突围西窜一个月后,才告结束,后来国军克服苏区几个月之后,中共所制造的超历史残酷的大屠杀才为人所发现,“万人坑”这一恐怖的名词,始为苏区以外的人所知,其实区内的人民,早已闻之战栗了!

越柬战争后,在柬埔寨境内发现超过200个万人坑
越柬战争后,在柬埔寨境内发现超过200个万人坑。(TANG CHHIN SOTHY/AFP/Getty Images)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