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22》解锁(图)

2019-03-2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21话 落难的神族

第22话 解锁

育神高原,一个人烟罕至的角落,传送法阵残留在地上的微光依稀可见,不远边则有黑石堂堂主庞诸带领帮众,一边忙着整地、一边也搭起休息的棚子。

而刚从法阵出现的传送师,则充满自信的大踏步走向站在一旁的俩人,“启禀铁将,那老头的阵法在这儿似乎不甚灵光,爷孙俩估计就藏身在前面那片林子里。”

“太好了,一路跟来,尽着这老头的道,总算要手到擒来了。”单练咬牙切齿说道。

铁心闻言淡然说道:“辛苦了,待会你就跟两位仆人在这儿好好休息,这对爷孙交给我们来找就行了。”然后对着已经忙完的庞诸一行人招手。

“可惜此行没能帮小练找到旗鼓相当的好对手,以后吧!”一念至此,铁心叹了口气,便偕同单练前往林中。

庞诸见状,会意的吆喝着部众戴齐装备后,便小跑过来,跟在铁将与单练后面,入林搜索……

*    *    *    *

一如以往的清晨,阿修吃完早餐,拿起实艳早已准备好的饭盒就准备出门,“叔、婶,我去田里工作了。”

“阿修,你来一下!”实善说完,似乎知道实艳想帮腔,先一步制止她靠过来。而阿修心里也浮现久违的不祥预感,“叔,你找我?”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负责的那块田,菜为什么还那么小棵?”实善语气虽然平淡,听在阿修耳里却反而令人感到胆寒,“呃……因为……最近都没下雨,沟里的水少了很多……”

“所以呢?”实善的语调依然平缓,但阿修已经准备面对接下来的冲击,“所以旁边的陈伯把渠道堵住,水都被引过去他的田里……”语还没说完,一只瓷碗从身边飞过,旋即撞在后面墙壁,发出一声破碎巨响。

正在用餐的堂妹实丽似乎被吓到,身子颤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表情不屑的瞪了阿修一眼,就低头继续吃饭。

果不其然,实善暴吼起来:“你就这样把水让给陈伯?不会把堵住的石头搬开吗?陈伯要种菜,你就不用?这次如果收成不好,你以后也甭吃饭了,我不想养个移动饭桶。”

“对不起,叔,我会想办法到河里多舀点水过来浇菜……”见实善摆摆手,阿修像拿到特赦一般赶快离开家里。

由于不想跟陈伯抢水,阿修整个早上只好反复跑到河边汲水。这样少雨的情况虽然是首次遇到,幸好阿修也长了几岁,力气也大了不少,加上河里的水量还说得过去,所以也算是权宜之计,就只是跑来跑去累了些。

全程看在眼里,感到好奇的水凌儿,在知道阿修困扰后,一手拍着自己胸脯,另一手拍拍阿修的肩膀,“不早说,这点小忙我还是帮得上的。”说完后,双掌轻合在胸前,闭目凝神一会后,从双掌中间出现一颗指尖般大的湛蓝圆形水晶。

“这是什么?”阿修好奇问道。似乎耗尽精力的水凌儿,看来十分疲惫,一时也说不出话来,只能示意阿修稍候。

休息了一会后,回气的水凌儿才缓缓说道:“这是水精灵一族独有的《水灵核》,把它放进河中,可以吸收不少河水,能让你少跑很多趟。”

说到这儿,水凌儿一脸歉意,“可惜我不是水灵王,否则同样大小的《水灵环》更具威力,只消吸一次水,让你浇上个把月的菜都没问题。”

阿修看水凌儿一脸倦容,不难感受水灵核的重要性,感激道:“不打紧,就算那个什么《水灵环》再大再好,也没有你凝聚的这颗水灵核来得珍贵。等我一下,待会浇完水就还你……”话未说完,只见水凌儿念念有词,把灵核摆到阿修左手食指的指尖,然后两者迅速结合,隐约可见指甲呈现淡淡的蓝色。

“我让这灵核跟你的指骨结合在一块。毕竟认识这么久,我好像也没送过你什么,这就当成是友谊馈赠 。不然,”见阿修想推辞,水凌儿只得接着说道,“你总不会要我每次都耗一堆精力,就为了凝聚这小小的灵核帮你浇水吧。”

阿修闻言,由于已融合完毕,只得接受水凌儿的一番好意。接着水凌儿再教阿修简单的使用方法后,便因太疲倦先行告别,回到河里休息。

话说这水灵核也忒特别,指尖只要碰到河水,就开始被急速吸收进来。这不但让阿修少跑很多趟,节省许多时间,吸纳大量河水的食指也没有感到任何额覄重量,直令人感到神奇。而且据水凌儿的说法,还能进一步吸收空气中的水汽,以及动植物体内的水分,所以使用时也要非常小心。

当然为了避免周遭一起工作的村民起疑,阿修还是会用推车载到水桶到河里取水,然后技巧性的以大水桶作掩护,待浇完水后,阿修就迫不及待的跑到郑念那儿。

“阿修,今天来得比较早哦,饭盒交给师姐,今天刚好在镇上学到新点心的作法,让你回家路上享享口福。”笑吟吟的刑娜,接过阿修递上的空饭盒后,便转头专心制作点心。

阿修跟郑念和梅式问候完后,也开心说道:“师姐,你送的饭盒真的方便耐用,我现在每天都吃饱饱,不再饿肚子,精神好很多,力气也大了不少呢!”说完还握拳施力,小秀了一下臂肌。

“呿!还用说,师姐送你的东西会差到哪去!”忙于准备餐点的刑娜,头也不回的说道。

一旁的梅式也走过来,拍拍阿修的臂肌笑道:“好家伙,身子结实点,会秀肌肉啦!想当初刚见面时,还一副面黄肌瘦的落魄模样呢!”梅式一番话让阿修想起从前的自己,不由得脸一红,在郑念三人的笑声中,害羞的躲进书房。

此时的阿修,真感到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有最好的师父郑念、师兄梅式、师姐刑娜,以及好友水凌儿,只可惜土豆哥早已随贾大空离开多年,否则就更完美了。当然,更令人开心的事还在后头……

当阿修做完晚课,接过刑娜包好的热腾腾饭盒,准备把《盾剑》放回箱中时,郑念开口道:“《盾剑》不用放回去了,它已经是你的了,以后就固定戴着吧,反正也不碍事。还有,这阵子辛苦你了,回去找时间跟家人说一声,整理一下行李,我们过些时候就可以准备离开育神高原了。”

郑念这席话,令阿修惊喜不已,心情雀跃万分,就连梅式、刑娜都开心的对他眨了眨眼。

“好,我回去跟他们说一声。”掩饰不住喜悦的阿修,向三人道别,准备迈出门口时,忽然感到一股异漾,仿佛身上有什么东西掉到地上,发出一声轻响。低头望了自己脚边,却又空空如也。

纳闷的阿修回望郑念三人,发现三人似乎也一无所知,只得点头示意,然后掩上大门,坐上早已在门口守候的角狼背上离开。

这时屋里的郑念却是一派轻松,手里还捏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金锁。

“爷爷,你这是……”一脸讶异的刑娜首先发声。

“这么快就……”梅式也接话道。

面对话语未尽的两人,但见郑念将金锁上抛,看似沉重的金锁却像羽毛般轻盈,待飘回掌中后,淡淡说道:“都无怨无悔的练了六年,是时候解锁体验体验,同时也要观察阿修是否能把握好自己那颗心了。”

*    *    *    *

回程路上,坐在狼王背上的阿修,脸色忧喜参半,一下微笑,一下又皱着眉头。喜的是总算可以离开这儿,忧的则是对外界一无所知,不过想到要跟师父他们一块出去,心里又踏实许多。只是最伤脑筋的一点,还是在于不知该如何跟善叔还有艳婶启口,难不成自己要学土豆那样不告而别?

想到这儿,阿修又回忆起早上善叔那恶狠狠的模样,他轻拍几下角狼的背,正在奔驰的角狼便停下脚步,好奇的回望阿修。由于角狼、翼象本就颇具灵性,加上这些时日相处下来,感情更是十分融洽。

“带我到其它新鲜的地方绕绕吧,今晚不想那么早回去。”角狼看了阿修一眼,便再度奔跑起来,领着阿修来到一处僻静的竹林后,便蹲坐在一块大石旁边。阿修则坐在地上,让身子陷入角狼柔软的兽毛里,然后打开饭盒,悠闲的吃起刑娜为他准备的点心。

在柔和的月夜与微风吹拂下,填饱肚子的阿修感到一阵困意袭来,半梦半醒间,似乎听见远处传来阵阵吆喝,声音由远至近,越来越清晰,就连脚步声也听得一清二楚。背倚着的角狼,也不安的扭动着身子,直到被阿修轻拍几下,才又静止下来。

“臭老头,站住!”这话应该是在后方追逐的人喊的。

“爷爷,我没力气跑了……哎呀……”这声音感觉应该是个小女孩,听起来还摔了一跤。

“哇哈哈哈哈,老头你敢再跑,我就宰了这小的。”看来跌倒的小女孩已经被抓住当成人质。

“好好好!你们放了她,我跟你们走。”被要胁的老头,现在应该也没法跑了。

“走?哪有那么轻松的事!我们辛苦追了一年,不让你用爬的,也太对不起铁将跟少主了。”追一个老头跟小孩,居然要花一年的时间?

将一切听在耳中的阿修,这时心里正天人交战着:“早知道一开始别来这,就啥事也没了!”“现在走会被发现,躲着听也尴尬,打还不见得打得过这群人,到底该怎么做好?”

接着一阵明显的沉重脚步声及喘气声传来,看样子来者颇具份量,举足轻重。

“总算抓到了,给我带走!”听这话,这家伙应该是这群人的头头了。

“哎哟!”看样子老头不是被打倒,就是踹倒在地,还听得见拖行的声音。

“爷爷!拜讬,不要这样对待他!”小女孩哭着哀求。

“放开这两个人!”一声大喝,令在场所有人停下脚步,循声回望。只见竹林里,一人一狼,背着月光,虽看不清面容,却能感受到身上散发的怒气。

“待会我来缠住他们,你一逮到机会,就把他们两人带走。”阿修拍着角狼的背,小声说道。或许因为紧张,拍着角狼的手,及语调中明显感觉得到阿修在微微颤抖。

阿修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紧张情绪,然后缓缓走向前。这次的对手,毕竟不是翼象跟角狼,看来还会功夫,加上腰间的配刀,阿修心里浮上一股凶多吉少的预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跟师父他们一块离开。但是……就算无法离开……该做的事也不能逃避。”

望着接近的阿修,这群人的神情由初时的戒备,转而放声大笑。

“小子,你有种!戴着盾剑还敢把我们叫住!”

“想练迎神舞?你走错地方了吧!”

“哈哈哈哈,我肚子笑得好痛!”

“也许他是希望我们有人留下来陪他练舞呢?!”

“那我来陪他练好了!”在一阵讪笑中,一名彪形大汉走上前,故意作出扭扭捏捏的姿势,想陪阿修跳舞。

“哈哈哈哈……呃……”只见众人大笑到一半,全楞在当场,笑开的嘴巴虽发不出笑声,一时却也无法合上。而那位靠近阿修的大汉,不知何故,整个人跌了个狗吃屎,却没人看清过程中到底发生什么事。

只听到彪形大汉神色痛苦说道:“小~心~~这~~~家……”话犹未尽,便再无声息,也不知是生是死。

“刷!”庞诸毕竟是空玄岛一役的少数生还者之一,眼下发生的事,令他本能的抽出佩刀。而其他人一看见庞诸的反应,也意识到状态非比寻常,纷纷抽刀架在身前。

“把这两人带走……”庞诸话说到一半,眼前的阿修忽然消失无踪。

“快点!”心急的庞诸再次出声提醒,却只听见身后传出“碰!碰!”两记闷声。

回头一看,阿修已经扶着医算师,身旁的女孩则征征的抬头望着阿修。至于打算带着两人撤离的手下,则正往后疾飞,眼看就要撞上不远处两个缓步趋前的人。

看来身形较为壮硕的,顺手接住其中一人,然后就像放花瓶一样,摆在旁边;身形较瘦小的人,则是随手一拨,将迎面飞来的人拍到旁边的树干上,只见那人发出一声哀嚎,然后赶忙挣扎站起,一刻也不敢多躺在地上。

随着两人走近,庞诸跟其余部众就像看见百万援军,如释重负,恭敬说道:“铁将!少主!”

“你们这些人真是丢尽魔冥教的脸!连眼前的老头跟小孩都拿不下来?”走近的单练,眼神轻蔑的瞅着医算师和小女孩后,疑惑的瞄向阿修:“咦!不是说俩个人,这拿着盾剑的小子又是谁?”

相反的,望着三人的铁心,居然流露出一抹会心微笑……

(待续)

下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23话:“旧友”与“新敌”(预计发表日期:2019年3月30日)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