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19》满天星眼(图)

2019-02-2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仙游记2_19》满天星眼
《仙游记2_19》满天星眼。​​​​​​​(看中国后制图)

上回:《仙游记.第二部》第18话 生离.背叛.红祸.谎言

满天星眼

“你认为自己没有说谎?只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郑念问道。

阿修的表情因为郑念这番话,显得非常尴尬。

“有时迫于情况,权衡轻重,你可以选择有所隐瞒,甚至是不回答。但我是师父,问的又是这样简单的问题,我想不出有什么闪躲的理由。”

“你觉得师父听不出来?”郑念这话,让阿修的脸因为羞愧涨红起来。

“阿修,你入穹门多久啦?”郑念问道。

这个问题,让阿修重拾开口的勇气,“差不多三年了,师父。”

“是吗?已经三年了啊!三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了呢。”郑念若有所思说道。

“嗯!”这次的回答虽然与方才雷同,语气倒是十分肯定,不带心虚,也没有敷衍,只是紧张的心情尚未完全平复。

“这段时间你虽然成长很多,但对穹门还是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吧。师父知道你练圆慲仙术也常感枯燥乏味,更多时候还是享受与我们相处的时光……看来也是时候让你体会一些事,拓展拓展你的思维。”郑念说完,把柱着的拐杖轻敲一下地面,阿修全身顿时起了变化,从体内窜出金、灰、墨绿等许多颜色的淡淡光芒:金色的光芒看来柔和,灰色则让人感到不安,墨绿色的光芒则似乎在不安颤动着。

“这是你身体散发出来的能量场,它可以显示出你目前许多状况。例如:灰色可以看出你现在不安的心情;颤动的墨绿色代表你闪躲的意图;慢慢增强的金色,代表你的情绪逐渐恢复到平静的状态…”看见阿修点头,郑念接着说道:“当然,这件事我们还可以从其它角度来看。”然后另一手往木屋一挥,只见木屋的所有墙壁瞬间消失不见,但也不能说完全消失,因为还隐约看得到边线。

“看吧,即使我不在房间里,还是知道你在做什么啊!”看见阿修惊讶的表情,郑念笑道:“我还没说完呢!”举起拐杖的郑念,杖头在阿修面前轻轻划过,空气顿时像被切开一样,里面赫然出现一个房间,还有一个人踱步其中,居然就是书房与阿修。

接着拐杖一往旁边移动,房间里的阿修动作就像迅速倒带一般,直到倒退出房门;然后拐杖再往另一端移动,就看见阿修迅速步入房间。若加上拐杖的正转、反转,整个房间甚至可以进一步缩小、放大,从头到尾只见阿修静不下心的在房间里坐了又站,站了又坐,直到再次离开房间。

郑念说道:“你的所作所为,在另外的空间都有留下纪录,还能前后追踪,你还想怎么对师父隐瞒呢?”

“再换个角度来看这事吧。”望着瞠目结舌的阿修,郑念把杖头高举,在阿修面前一划,空气再度被划开,里面出现一条歪七扭八的曲线。杖头一碰到曲线,居然发出阿修的声音,“师父的问题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还是敷衍过去好了。”一听到自己刚才的内心话就这样赤裸裸的被转化为实际的声音,阿修的脸又涨得通红,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恨不得没看到这些。

“没事,人难免会有犯错的时候,知错能改就好。当然这只是简单演示一下,你现在能想到多少种可能性,为师能做到的也许更多。而且,”把一切看在眼里的郑念,起身拍拍阿修肩膀安慰道,“即使是为师,所知的方法,也有极限,相信还有更多你我所不知道的方法。”

看着阿修似懂非懂的点头,郑念说道:“今天只是藉这事,给你上堂课。记住!天地广阔玄奥,无奇不有,远超你我所知所学。不要限制自己,你才能不断提升。”

阿修闻言说道:“师父用心良苦,弟子谨记在心。”

“还记得功夫的五个境界吗?你觉得自己目前在哪个境界?”郑念冷不防对阿修抛出一个问题。

阿修毕恭毕敬的回答道:“功夫分‘力’‘武’‘气’‘化’‘玄’五个境界。
‘力’主要是指依靠自己的身材、力气;
‘武’是能够流畅施展招式;
‘气’可以超越身体限制,进一步运用身体的气加以变化;
‘化’则已臻于化境,招数匪夷所思,而且能一招定胜负;
‘玄’的话,目前也只是个传说,尚无人达到。”

说到这儿,阿修犹豫了一下,才又接着说:“弟子目前应该还停留在‘力’的境界。”之所以会犹豫,是因为阿修觉得跟《回天腿法》《憾地拳道》相较之下,《圆慲仙术》实在不像功夫,但他就是莫名喜欢,所以只能做此回答。

“你回答的很保守,出发点为师也能理解。事实上,你一开始就已跳过‘力’境,以后你就知道了。另外,”郑念看着阿修,语长心长说道,“将来随着境界提升,你可能会出现不同的能力。但不管是你先天本有,或是后天所得,都要好好珍惜,切勿滥用、显示。否则一旦失去,再难寻回。”

“是!弟子谨遵师父教诲。”平时主要由梅式、刑娜负责教导的阿修,难得看郑念秀这几手,教导这么多,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开朗起来,直感获益良多,思维开阔许多,一心只盼能再多听一些。

只见郑念望着夜空的星星,缓缓说道:“碍于篇幅,至少可以再让你瞧瞧这事。剩下的,你就随着时间,自行从中体会吧!”

“啥!碍于篇幅!?”郑念没来由冒出的这番话,直接阿修摸不着头绪,这跟书有什么关系?

“你一定不知道,自己正在写一篇与众不同的故事。即使这故事目前只能算是开场的序篇,却早有数不清的人,正目不转睛的关注着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言行举止、一思一念。又怎能不慎重呢?”郑念难得露出俏皮却又不失严肃的表情,瞅着阿修。只是此时的阿修一脸疑惑,只能征征的望着郑念,试图厘清郑念话中的含意。

郑念见状不再多说什么,兀自高举拐杖朝向天空,只听到一声细微却清晰的声音,仿佛拐杖碰到什么似的,“看清楚了!”说完就淡定的大幅度挪动拐杖。

而看似遥不可及的夜空,居然就像被拐杖黏住的书页似的,整页被掀了开来。随着夜空的翻开,原本所见的点点繁星,居然化为大小不一,数不清的眼睛,取代原本的夜空,布满了整片天空,而且悉数眨也不眨的紧盯阿修。

看见这令人难以想像的景象,阿修只感觉到脑袋一片空白,胸中则充满了压力与迫力,连呼吸都变的十分艰难。

只见郑念再挪动拐杖,像是翻回上一页似的,星光点点的夜空,再度不着痕迹的把那些眼睛遮掩起来。整个过程或许没花太多时间,却令阿修感到十分漫长。而这,应该是今晚最令阿修感到震撼的景象了。

看着阿修的情绪久久无法平复,郑念笑着伸手揉揉阿修后背,缓和他紧绷的心情。而阿修也感到一股强大而温暖的能量流入体内,迅速回过神来。虽然一时说不出话,但望着郑念的眼神却也说明一切。

“好啦,知道这世界远超你的想像了吧!”郑念边揉着阿修后背的同时,也再度把拐杖指向星空说道:“有没有看见,这四颗星星在夜空中特别显眼,三颗围绕着中间那颗星星,我们叫做《三环星》,是不是很像我们师徒四人?”

顺着郑念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夜空中有颗星星特别耀眼,散发着淡淡的一圈光环,而另外三颗明亮的星星则均匀座落在光环上,仿佛在保护着中间那颗主星似的。

阿修望着四星,心有所感的开口说道:“是啊,周围三颗就像是师兄姐跟我,保护着师父。”

郑念闻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轻拍阿修肩膀说道:“师父果然没收错徒弟。可惜,中间那颗星星并不是师父。或许这话你现在不懂,但你将来自会明白。”

说到这儿,郑念像想起什么似的,边缓步踱向屋子,边说道:“你也该进入下一阶段了,跟我来吧。”阿修闻言,眼睛亮了起来,开心的跟了过去。

盾剑

郑念见阿修进屋,指着角落的一个小木箱,“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你以后就拿它来练《圆慲仙术》了。”

听见郑念的话,阿修带着雀跃而充满期待的心情走了过去,“终于要开始拿武器练了,这样就算《圆慲仙术》无法跟人对战,至少也有武器可使。就不知师父是要让我练刀?枪?剑?或是其它的武器。”

而在箱子打开的同时,阿修脸上再度流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因为里面根本没有任何武器,只静静躺着两块一大一小,颜色漆黑而老旧的圆木盾。即使如此,充满疑惑不解的阿修,还是把两块木盾拿起来,摆到桌上。这时阿修才发现,两块木盾底下,分别连接着外观像木头,材质却又似皮革般柔软的臂套。

“有没有觉得这东西很眼熟?”郑念问道。

面对郑念的询问,阿修犹豫了一会,“这是……庙会表演常看到的《盾剑》?”

“就是《盾剑》!”听见郑念肯定的回答,阿修这才发现,大块的圆木盾内侧果然有个剑鞘,只是里面丝毫没有剑的影子,不禁好奇问道:“那剑……”

“靠你找啰!”郑念淡淡的回复阿修的疑惑。

郑念简短的回答,并没有淡化阿修的心中疑惑,先是养生的《圆慲仙术》,现在又是庙会迎神表演用的《盾剑》,而且还只有盾,没有剑。但即使如此,一路下来,尤其今晚发生的种种,他还是相信师父所做的安排,对他是最好的。

把诸多问号赶出脑袋后,阿修回答道,“知道了。那弟子从明天开始练吗?”

“就明天开始,但你要先把法诀记牢。听好啰,”见阿修表情专注,郑念说了下去,“器有盾剑,人有顿渐;渐中有顿,顿中有渐;顿缓渐急…”如此几个来回,阿修不但熟记法诀,也试着把两块盾套在手臂上,边反复背诵之际…

“哗,好小子,你居然能练《盾剑》!”一听语气,阿修根本不用转头就知道刑娜回来了。而梅式自然也跟在刑娜身后走了进来,望着桌上的盾剑,开心道:“不错哦!要开始练《盾剑》了!”

“师兄、师姐,你们回来啦!”阿修闻言,不好意思的把《盾剑》摆回桌上。看着刑娜好奇拿起《盾剑》端详,阿修不禁问道:“师兄、师姐,你们没有练《盾剑》?”

“没办法练啊!因为它有灵性,会认人!”只见梅式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无奈说道。

阿修半信半疑的问道:“灵性?!”

“是啊,你可别因为它貌不惊人就小瞧它,这两块盾跟臂套,是由早已绝迹,传说中的《黑磁木》制成,我们碰得,却戴不得。”刑娜边说,边尝试戴给阿修看,只是纤细的双手,却怎么也穿不过臂套,只得当着阿修的面把臂套跟木盾分开,摆在桌上。

看见刑娜的动作,阿修这才发现原来臂套跟木盾是可以分开的。只是当阿修把臂套跟木盾接上后,却怎么也无法分开,心里不由得对刑娜深藏不露的力气感到佩服,也暗自庆幸刑娜平时手下留情,不然的话…

这时的阿修,忽然想到郑念,连忙问道:“那师父……”

“师父也没法戴,你日后只管拿去练就是了。不过,”郑念像是早就知道似的,直接打断阿修的话语,并意有所指,“时间也不早了,你先收拾好回去吧。明天记得不要再分心了。”

“是!”郑念的话,让阿修想起今晚发生的一切,心情不由得又激动起来,把《盾剑》放进木箱后,跟三人告别后,就出门准备回家。

“等一下!”刑娜的喊声,让即将离开的阿修停下脚步,一转身的同时,脸就撞上一个坚硬的东西。

阿修捂着脸,没好气的说道:“师姐,都要回家了,你还开我玩笑?!”

只见刑娜手里提着一个用布包着的餐盒,充满歉意的说道:“你误会啦!这是今晚我跟大哥到镇上的时候,帮你带回来的一些点心。冷掉是有点可惜,但还是很美味,你带回去慢慢吃吧。”

回家路上,阿修怀中抱着的点心或许已经冷掉,心却感到无比温暖。

他望着星空,想到方才所见的满天星眼,“如果这一幕你们没有错过的话,心里是否会为我感到开心?”

虽然如此,这时的阿修却还无法体会世事多变,眼下种种看似平凡静谧的日常,却在数年后,成为心中弥足珍贵的回忆。

当然,这是后话了。

下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20话:医算师(预计发表日期:2月28日)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责任编辑:朱泥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