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23》“旧友”与“新敌”(图)

2019-03-3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仙游记2_23》“旧友”与“新敌”。​​​​​​​​​​​​​​(看中国后制图)

上回:《仙游记第二部》第22话:解锁

第23话 “旧友”与“新敌”

时间调回到铁心、单练尚未与医算师爷俩及阿修碰面的前一刻……

由于单练专注于请教铁心对于此行功夫的一些疑问,因此俩人早已落后黑石堂好一段距离。话虽如此,倒也不见铁心脸上有丝毫不耐的神色,反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希望能帮单练一把。

“的确是如铁叔所言,一年前小侄刚离开魔冥教时,心中感到雀跃不已,每次临阵也都积极想跟对手切磋,可惜一年下来,功夫虽然突破至《气境》,心中却是失望多于期望。”单练闷闷说道。

铁心回道:“这就是叔的打算。本来希望能帮你找到旗鼓相当的对手,这样切磋起来,进步会更快,可惜到头来终究人算不如天算,无法如愿。只能说你资质好、进步快吧。加上这柄神器,虽然威力未能完全发挥,却也无人能挡,唉……”

“这算是好事还坏事?”单练问道。

铁心挼着胡子微微笑道:“从叔的角度来看,虽然不算坏事,却也算不上好事。一场经典的对决,必须由旗鼓相当的人才能合力完成。你目前就是缺个好对手,《医算师》或许是这趟旅程最后的希望了。”

“旗鼓相当的对手……医算师?”单练低头想着铁心的话语,陷入沉思,完全没有意识到前方林子里传来的吆喝声。

“小心!”铁心出言提醒的同时,单手就轻易把来势颇急的帮众抵消去势,再双手扶到一边,确认对方站稳后才松手。

而若有所悟,却被打断思路的单练则生气的伸手一挥,将另一人搧到旁边的树上,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追捕已久的医算师走去。

随着两人走近,庞诸跟其余部众就像看见百万援军,如释重负,恭敬说道:“铁将!少主!”

“谢谢你啊,小伙子…”发现自己被阿修扶起来的老头子,正想跟阿修道谢,只是话才说两句就被一阵骂声打断。

“你们这些人真是丢尽魔冥教的脸!连眼前的老头跟小孩都拿不下来?”走近的单练,眼神轻蔑的瞅着医算师和小女孩后,疑惑的瞄向阿修:“咦!不是说俩个人,这拿着《盾剑》的小子又是谁?”

相反的,望着三人的铁心,表情却是又惊又喜……

“我说你们也太没用了,一个老头就轻松打倒你们三人,传出去岂不笑掉别人大牙?!”单练瞄着医算师说道。

这时的庞诸,只得涨红脸澄清:“启禀少主,三个人……都是被这个少年撂倒的。我甚至没看见他出招!”

“没出招?那人是怎么摔到那里?我看你是胖到疲劳过度吧!回去我来帮你瘦身!”单练瞪著有苦难言的庞诸说道。

只见铁心轻拍单练的肩膀:“小练,庞堂主所言不虚,是这少年摔的。”说完后便无视表情惊讶的单练,自顾走到医算师面前,拱手作揖恭敬说道:“真是意外,没想到仙师大难不死,晚辈居然有缘得见本人。可否请两位移驾一旁,有要事请教。”

“我倒是不意外你会加入魔冥教,就依你的意,到旁边叙叙旧吧。至于这场子……就留给这两个年轻人,咱们老一辈的就别插手了。”医算师边说,边笑看着表情讶异的孙女,神情轻松的摸了摸头,示意别担心后,便走到一旁,与铁心两人席地而坐。

“小子,这三人真是你打倒的?”虽然刚才铁心已经挑明了,但单练还是半信半疑的询问着眼前这个身高、年纪看似与自己相仿的少年。只是这回,换阿修对单练视若无睹,因为他正沉浸在方才发生的事件中。

*    *    *    *

阿修依稀记得,当那个壮汉以扭捏的戏谑姿态朝他而来的时候,当时的心里实在是七上八下,紧握的双拳微微颤抖着,紧张到无以复加。因为他的心中很清楚,这壮汉的姿态虽然充满了嘲笑的意味,却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

要知道,虽然几年前曾智取过角狼,但当时的情势可是敌明我暗的状态,加上风、雨、七色彩猿以及梅式的帮助,更别提那只是场测试。现在除了身后准备趁机救人的角狼外,再没有任何可运用的物事。

只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当那壮汉接近到一定程度时,像是被周遭的空气冻结一般,行动居然开始变慢,而且是越~来~~越~~~慢。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阿修心里忽然浮上一股直觉:“有机会救人!”一念至此,他壮胆走到壮汉面前,试着用力踢了一下壮汉的腿。哪知不踢还好,一踢下去,壮汉居然像个气球似的,身子瞬间转了90度,整个人与地面平行,轻飘飘的浮在空中,但动作表情却依然没有任何改变,仿佛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

胆气大起来的阿修,见状再伸手压住壮汉的背,用力往地上一按。只见壮汉的身子急速下降,待一触及地面,原本近乎停滞的时间仿佛回复正常,地面也发出十分沉重的撞击声。发现自己似乎力道下太重的阿修,心里浮上一股歉意。

这时只听到这名大汉神色痛苦说道:“小~心~~这~~~家……”话犹未尽,便再无声息,也不知是生是死。紧接着前面的庞诸及其他人神色慌张的抽出佩刀,并交待部下“把这两人带走……”时,众人的动作再度停滞下来。

眼见机不可失的阿修,赶紧利用这难得的空档箭步向前,把另外两个抓着爷孙的人分开后,想了一下,便使劲将这两人往远方大力推离,接着再将原本被拖行的老头子扶起来。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阿修总觉得时间虽然近乎停滞,这老头子却好像将一切看在眼里,只是一时也无暇验证。

“喂!你个白痴,本大爷在跟你说话,是耳背吗?”单练充满不屑的声音,将阿修的心神拉了回来。只见尚未完全回神的阿修,表情疑惑的望着单练。

“算了,胖猪,人交给你们拿下。”单练说完,转身朝着铁心的方向走去。没想到铁心居然与这老头相识,那一切好说,任务算完成了。

可惜走没几步,身后一阵风呼啸而过。定睛一看,赫然是庞诸等人尽数飞了出去。可惜这次没人幸运朝着铁心飞去,不是撞到树,就是跌了个狗吃屎,全部晕了过去。

席地而坐的铁心见状,非但表情不愠不火,还以宏亮的声音说道:“小练,我早告诉你,人都是这小子打倒的。哈哈哈哈……”

看着铁心一反常态的开心样貌,感到恼羞成怒的单练,一个转身,发现阿修居然背对着他,似乎是准备离开,完全不把他当回事,不由得怒火中烧。

毕竟从阿修的角度来看,光是方才一幕,加上铁心发自内心的恭敬样貌,任谁都会感觉两人是旧识,这只是场误会。既然没事,那他自然也没必要留在现场。

“你,给我站住!”单练的火气上来了。

“有事?”几个回合下来,面对单练的挑衅,阿修胆气也大了起来。虽然他还是不清楚到底发生了啥事,至少紧张的情绪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有生以来的高度自信。

不幸的是,当自负碰到自信,很难不擦撞出火花。

“伤了我的部下,就想当作没这回事安然离开么?”这还是单练第一次把黑石堂的部众当成自己人。旁边的铁心闻言,居然欣慰的点了点头,似乎为单练的心态转变感到开心。

“他们伤人在先,我只是替老爷爷跟小女孩讨个公道。现在算扯平了,我当然没有留在这的必要。”

“哪里扯平?我跟你还没完呢……”单练边说边解开腰间的缠布,拔出亮晃晃的御天剑。特别的是,这次御天剑一反常态,剑身散发着淡蓝光芒。单练见状不禁大喜,“终于承认我是主人了吗?正好拿这小子来祭这把剑!”倒是这情景,令铁心若有所思,表情也凝重起来。

阿修望着眼前霸气四溢的单练,再瞧瞧那柄看起来很不简单的宝剑,心里也不敢轻敌,屏气凝神,摆出圆慲仙术的起手式。

“圆慲仙术?!”单练与一旁的铁心等人见状,不禁异口同声道。只是铁心与小女孩的表情充满好奇,医算师的表情却是流露着欣喜;而对垒的单练,眼神则是充满血丝,脸也涨得绯红:“居然敢瞧不起我,今晚你休想离开这林子。”说完便杀气腾腾的挺剑朝着阿修急刺过去。

*    *    *    *

在单练行云流水的攻势下,场内两人看似热斗方酣。而场外三人,则席地而坐,像是在看戏般,一派轻松。

铁心意在言外,开口说道:“幸好那些人晕了过去,不然可真会小命不保。”

“你是指被见义勇为的一方诛杀?还是被恼羞成怒的一方灭口?”医算师试探性的问道。

只见铁心尴尬干笑几声,顾左右而言,“没想到看似平淡无奇的旅程,居然在最后有这么多的惊喜与收获,也不枉费这段时间的付出了。”说到这,铁心话锋一转,“倒是我没想到《绝神三族》的《祭族》居然有幸存者,而且还是大长老。您老人家这阵子过的还好吗?”

被称为大长老的医算师闻言,拍着身旁小女孩的肩膀笑道:“谢谢你的关心,还没跟你介绍吧!这是我的小孙女菫芨,有她的陪伴,我过的很开心!倒是你,过的应该挺闷?曾经的半神族居然会加入魔冥教?!”

“受人点滴,当报以涌泉,这既是我自己的选择,后果自当承担。敢问长老,祭族可否还有幸存者?”铁心向来淡定的脸上,难得浮现一丝阴霾。

“祭族的幸存者绝对不比骁族多。当然你也毋需多想,因为祭族只剩我一人而已;还有你也不必多问。骁族五勇,除了你跟尚仁以外,尚礼、尚智、尚信三人,日后你自然有机会遇到,只是届时就不知见的是生人,还是白骨了!”医算师轻描淡写道。

“说来惭愧,晚辈早已无颜沿用尚义之名,目前改名为铁心。而尚仁则是…”铁心说到这儿,欲言又止,倒是医算师干脆的接话下去:“改名为仇仁是么?光从‘尚’改姓‘仇’,就不难看出他心中的忿恨。只是一切都是咎由自取,若无法理智看待,终将被仇恨淹没。”

“是,长老好言相劝,晚辈回去定代为转达。”

“还有你,我也不能说仗义相挺是错的,但若一意孤行,有时也只能大义灭亲。”

“是,晚辈定铭记在心,不敢或忘!”

“另外,你回去可以告诉尚仁,我不可能帮他找人,请他自己想办法。就这样!”

“是,晚辈回去定如实禀告!”

医算师似乎不想再谈下去,拐个弯说道:“不谈那么沉重的话题了,这场对决,你看如何?”

“依晚辈所见,胜负已定!”

“虽说这场胜负已定,以后胜负就难料啰。”医算师笑道。

“如果这样,对俩人也大有好处,人总是需要一个目标。”

“这个年纪,就能找到生命中的对手,真好!也真快!”医算师说道。

“他们的动作真的很快!”在一旁的菫芨忍不住插话道。

医算师闻言,心有灵犀的与铁心对望了一眼,然后笑着拍拍菫芨的肩膀说道:“小芨,你要记着,有时候,快……指的未必是速度。”菫芨则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而在场中,久攻不下的单练,心情的浮燥已表露在呼吸上,开始紊乱起来……

(待续)

下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24话:“盾.剑”与“修.练”(预计发表日期:2019年4月10日)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