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针灸的传播看中医与传统文化的回归(图)

2019-04-03 13:26 作者: 图腾、Haili Zhao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穴位与经络彼此相辅相成、休戚相关,针灸是中医治病有效的医疗方法。
穴位与经络彼此相辅相成、休戚相关,针灸是中医治病有效的医疗方法。(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中医已成为传统文化回归的桥梁

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中医与西医的互补性,使中医先天地能被赋予一项神圣使命: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回归的桥梁。以针灸为例:在谷哥地图上搜一下针灸诊所,仅洛杉矶一地就有17家在挂牌营业,全美应该数十倍于此,这看似比中国大陆还要兴盛。在欧洲,针灸等一些中医疗法受欢迎程度与此相似,中医诊所从无到有,传播迅速;传统中医在现代医学的挤压下反而能茁壮成长,原因在于其内在的能弥补现代医学缺点的特殊能力和隐藏在背后的超常规层面的理的显现。西医治的是我们人类所在空间相当于大分子层面如细胞、病毒那一层的疾病,而中医却能涉及到隐藏在人体表面患病器官背后,在致病本源层面上的负面因素的去除,比如一些阴性灵体,现代医学设备甚至都无法看到,但传统中医中的翘楚,像扁鹊华佗这样的医者,或一些功能人士,却可以做到。

众所周知,与西医相比,中医擅长整体调整,因为中国传统文化讲天人合一,五脏六腑也是全息整体的部分,与人体的多处部位都有对应。比如对耳朵的穴位按摩就可调理周身各个部位对应器官的健康状态;足底区域、手掌区域等穴位都有类似功效。中医从整体出发,高瞻远瞩,全面施治,容易祛病之根本。西医因为缺失这种综合阴阳、五行相生相克、周天经络运转的系统性理论,每每从单项学科领域孤军深入,彼此失联,容易陷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困境,其诊疗结果可能体现在某一点或局部治疗效果极好,比如手术完全摘除后,这一点马上就好了,但对受此处疾病影响的它处隐患和埋伏病灶,治疗后却随时可能再次发作,即其他部位与患处联动的关联性疾病在西医治疗后出现的概率较高,让旧病复发成为西医常见的高发问题。西医对癌症类型病灶的转移问题确诊能力也只有几十年历史,对于很多病源在人体内的发展或转移、潜伏等现代西医学仍是无从知效。而从针灸这项医术的传播可知,通过中医与西医双方的协同发展,互益互补方式,目前还是为人所乐见的。

针灸治病的机理与实例

在《素问・调经论》中,《黄帝内经》将人的病因归为二类:“夫邪之生也,或生于阴,或生于阳。其生于阳者,得之风雨寒暑(六淫);其生于阴者,得之饮食居处(饮食劳倦),阴阳喜怒(七情)”;正邪双方力量的对比,决定着疾病的发生与发展。如果把正常的人体视为阴阳两种力量相互平衡的个体,则借助针灸之行针,可诱发这两种力量的显化,让受医者依穴位、沿经络去引导和宣泄不同类别力量,使经络之于人体的功效爆发出奇果。其具体手法可以千变万化,如《素问・离合真邪论》的呼吸补泻;《素问・八正神明论》、《灵枢・官能》的方员补泻;《灵枢・终始》的深浅补泻;《素问・针解篇》的徐疾补泻;《灵枢・九针十二原》的轻重补泻等,手法都被后世所实践。篇幅所限,具体如腧穴、针刺、灸祔不胜枚举。

针灸与经脉、络脉、腧穴密不可分。“经脉者,所以行血气而营阴阳,濡筋骨,利关节者也。”(《灵枢・本藏》)。经络中如果形成能量,可流动在十二正经、奇经八脉等经脉中,首尾相接、周天循环、不见始终。

在经脉之间相互交叉联络的细小通道也可称为络脉。大小不一数量可不计其数,直到最后连成一片,但非深得传统文化之精华或实践宇宙深层真理者难以走到这一步;腧穴则为经气出入能量游动的站点,在《素问》的气穴论和气府论中都有论述,两者分别载穴三百四十二和三百八十六,有时也被后人概括为三百六十五穴。针灸治病就是通过行针刺穴、激发经络之于人体各部位的医疗作用来实施其效的。具体效果和应用范围,从孕妇生产、截肢麻醉到偏头疼、各类疑难杂症等都有出彩甚至令人瞠目的地方。意大利名导安东尼奥尼1972年在中国拍摄的记录片《中国》曾被禁32年,其中有一组镜头记录了剖腹产手术中医生仅用针刺麻醉就足以为产妇止痛的过程。 

中西医发展中的碰撞穴位经脉的开发认知

穴位与经络彼此相辅相成、休戚相关。很多人认为古人之所以能发明经络理论,一定是先从血管和神经传导等表面明显线索开始,通过一些意外疗效发现个别穴位作用后,再扩大穴位和经络应用范围,在此基础上补充完善理论,形成最终的经络学说,这明显是用西医的思维想像出来的。有些西医人士想通过中西结合,吸收中医精华甚至合并中医,比如面对数百穴位图,评说有的穴位可能有效,有些是糟粕,受新的如神经传导、生物电传导等新通路的启发,要对传统经络理论重新修改。其实用西医思路对一些中医效果的理解都有问题,因为两者分属不同的认知发展体系。比如当针扎在某个穴位附近时,非穴位部位或远离此穴位的身体其他部分产生了明显的疗效,以神经传导为指导思想对不上经络传导这种另类途径存在的现实。某些情况下,西医确实能对中医的回归起到启发或督促作用,但若想用西医修正中医,此路不通。

西医用西方科学的手段来挖掘中医的深层内涵虽有效,取无法取而代之,所以双方发展为共存互赢的关系。神经科学家迈肯(Maiken。Nedergaard,Rochester大学医学中心)通过小白鼠试验,对行针效果做出了西医的补充:他发现针在刺入组织后能促进腺苷的释放,通过腺苷来抑制疼痛,可谓针灸效果的西医解释。此外中医关于阴阳、五行平衡理论,也促使西医发展出了自己的平衡理论,但这些小修补改变不了西医的本质,在治病问题上,本质上的某种欠缺使得西医无法解决中医能解决的一些问题。

中医和传统文化精华

屠呦呦的获奖让一些人以为找到了中医中药的出路--用现代科技手段来扬弃中医中药当中不科学的内容。这对中药或许部分有效,因为中药药方收集已经很系统,对药材潜力的开发和提升的空间依然存在。但这些手段对中医就不一定有效。事实上,借助现代科学,西医想扬弃中医领域不科学的内容,也只是现代西医通过东西方结合,弥补自身不足的一种改革,如果想借此取代传统中医则行不通,因为传统中医和现代医学最大的不同不在于药方理论,而在于医术或诊治机理的不同,双方彼此不可替代。在现代社会,东西方对一些中医方术的市场需求方兴未艾,基于中医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共生,也间接带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回归。

从传统中医的角度,在经络发现一途,从扁鹊张仲景等这些传统中医代表人物的医术特点和能力出发,很显然是不可能走西医人士设想出的路的。因为所谓神经束传导在东方古人眼中可能比经络更简单直接,因而也更低级--那是依附于人肉体解剖学层面的物理物质关联,有别于经络这种普通人肉眼看不见的能量流关联,其存在的不一般意味着对其做出发现所需能力的不一般。华佗编创五禽戏也表明他们在类似气功、养生、修炼、长生等文化上的底蕴,而这也恰恰是传统文化在中医这里表现出来的精华之一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