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面对的中国挑战:是时候重新思考了(组图)

2019-04-25 08:02 作者: Adam Ni(倪凌超)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Adam
图:Adam Ni(倪凌超)来自推特

【看中国2019年4月25日讯】上个月,悉尼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中国问题专家季北慈(Bates Gill)在澳大利亚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有限合作:澳中关系新时代”。

季教授的核心论点是,尽管有必要持续接触和合作,澳大利亚需要以警惕和务实为基础,重新定义澳中关系的界限。

他对澳中关系的解读细致入微,不走极端,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和民众,需要对中国的态度进行深入的反思。5月18日即将举行联邦选举,下一届澳大利亚政府,无论其政治派别如何,都将承接一系列复杂的与中国相关的挑战。

事实上,长期以来,澳大利亚精英们对中国的崛起所带来的挑战视而不见。我们的许多政治家、商界精英和社区领袖因有利可图,而与中共政权建立了密切的关系。精英们从中国的经济崛起中受益,但面对日益强大的独裁中共所带来的长期挑战,却没有为澳大利亚公众做好适当的准备。

毫无疑问,澳大利亚需要在贸易、投资、连通性、安全以及其他领域和国际问题上与中国合作。但我们迫切需要重新思考目前的做法,重新调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态度。当然,我们已经开始做出了改变。两党对外国干涉法的一致支持,以及将华为和中兴从澳大利亚5G网络中排除的决定,均显示出对中国在澳影响力的担忧。但是我认为,我们还需要更深入的反思。

这些挑战是什么?为什么它们对普通澳大利亚人如此重要?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不是澳大利亚所有国际问题的根源,中国也不是敌人。实际情况更为复杂:中国的崛起在正反两面都从根本上影响到澳大利亚人,它影响了我们在世界上的位置。

良好的地缘战略环境不复存在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澳大利亚一直依赖于强大的美国所监管的良性地缘战略环境。而现在的环境已经改变,相对权力从美国转向中国,加剧了两大巨头之间的战略竞争。虽然现在两国之间的贸易战已近达成协议,但在未来几十年内,双方在经济、政治、科学技术、军事和意识形态上的深层竞争将持续不断。

这场竞争将对区域稳定和安全产生深远影响。重要的是,澳大利亚也将成为中美之间影响力竞争的战场,而且已经发生了。我们应该为未来的竞争急剧升级做好相应的准备。

国际自由秩序面临挑战

中国的崛起对国际自由秩序、国际法律规范都构成了挑战,而这些对澳大利亚价值观和利益有着重大影响。坦白地说,澳大利亚在国际舞台上的力量相对较小。我们需要依靠国际规则和规范来约束大国们的行为,来确定其他国家行为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然而,中国对内对外所采取的反自由价值观及其做法,严重破坏了当前的国际自由秩序。

不久前,许多民主国家的领导人还幻想中国将为其公民提供更多自由,向自由社会的方向上转变。但是,现在没有人这样想了。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正在重拾毛泽东时代的一些做法,强调社会控制、政治统治、共产党至高无上的地位。面部识别、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新技术被党国利用,成为无处不在的监控、控制中国公民的工具。公众辩论和言论自由的空间一再缩小,网民、学者和记者越来越惧怕踩到共产党的“红线”。

中共不仅没有给予公民更多的自由,反而将手伸向了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他们的政治信仰、个人身份、消费模式和宗教习俗。在习近平的统治下,中国的人权和尊严方面在倒退,但同时,却成为一个在经济、军事和技术上领先的强国。

因此,中国梦并不是个体尊严的梦想,而是一个强国梦。在这个梦想中,个体的人被党国的光荣和不断前进的脚步所踩踏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事实上,对于许多人来说,尤其是中国社会边缘的人,中国梦已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噩梦。例如,为达到对人的全面控制,中共在新疆等地采取极端手段,在“政治再教育”营里关押了100多万维吾尔族人。

国际媒体广泛报导了这种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但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国家都保持沉默,或只表达了象征性的“担忧”。毕竟中共在与它们进行着贸易和投资,谁还能关心维吾尔人呢?

在国际上,中国也在寻求改变游戏规则。当然,今天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不再可能像毛泽东时代那种形式地输出革命。但是,中国正试图改变二战后秩序、程序和规则,以促进其不断增长的野心。

显而易见,中国对南海的主权主张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北京并不在意。相反,它将这种非法主张用于挑动民族主义者的爱国热情。

当然,中国并不是唯一挑战国际秩序的国家。但我认为,中国的挑战影响更深刻、更长久。中国庞大的人口数量、经济引力、不断扩大的影响力和野心,以及统治者的彻底专制倾向,更需引起澳大利亚人的注意。

如果中国只是一个敌人,那么解决方案很简单:对抗。复杂的是因为它并没有像纳粹德国那样试图彻底推翻这个体系。

china town
悉尼中国城(图:看中国)

前路很艰难

今天,我们迫切需要认识到,中国正在试图改变目前的国际秩序—将其从自由秩序转变为不自由秩序,以维护其专制统治者的安全。然而,又必须在与其合作的同时,去处理中国问题。

澳大利亚人应该如何应对中共的挑战?如果我告诉你,我有答案,那我是在说谎,但我对此有一些想法。

首先,需要就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维持一个有力的、多方面的辩论。辩论需要超越堪培拉的精英圈或大学界的象牙塔,需要各界不同的声音,包括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声音。这些社区往往是中共在澳大利亚施展政治影响的最前沿,其中有些是合法行为,有些是自由社会不能接受的行为。

在这个范围遍及全国的辩论中,我们要注意,不要用黑白来界定阵营,需要用尊重和善意来处理这场辩论,包括我们不能同意的观点。从Bob Carr到Clive Hamilton,以及这两者之间的所有声音,他们都在这场辩论中占有一席之地,我们在一条船上。

其次,当中国的做法有损于澳大利亚的价值观和利益时,澳大利亚政府需要直接抵制。不需要外交上的隔空喊话,但我们确实需要清晰、坚持和坚定地阐述澳大利亚的观点,包括北京不喜欢的观点。坚持人权和国际法等澳大利亚价值观需要付出代价,北京能用经济为的杠杆的手段来惩罚澳大利亚。虽然,这些决定艰难,却在告诉全世界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什么样的国家。

澳大利亚远非孤军奋战。去年,我与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新加坡、台湾、印度和欧洲等地的许多政策制定者和专家进行了交谈。毫无疑问,澳大利亚与中国关系所面临的许多问题都是他们所共同面对的,尽管他们各自有自己独特的情况。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澳大利亚需要更好地与其他民主国家合作。实际上,我们一方的力量是有分量的、安全的。

第三,防止霸权主义侵蚀影响的最佳方法是加强我们自己的民主制度、程序和价值观。许多人对中共的政治活动深感担忧。但过激的反应可能同样有害。我们需要在确定对公民自由的承诺与应对中共影响力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

对于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而言,如果北京在澳大利亚土地上的行为超出了可接受的范围,需要大声发出反对声音,保护我们的权利和社区。同时也是在捍卫所有澳大利亚人的权利,不论其种族、文化、政治或宗教信仰。

此外,我们需要明确,北京没有任何权利要求我们在情感上对其倾向或在政治上对其忠诚。尽管北京声称其代表所有“海外华人”,并试图控制所有中文媒体,但无论是在澳大利亚还是世界各地,它都无权代表我们,我们可以为自己说话。

最后,澳大利亚需要明白,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是整个华人世界的一部分而非全部。华人世界包括世界各地的社区,包括了多种多样的众多身份。我们需要了解华人世界丰富多样的文化、社会和历史,而不是盲目地接受中共党国的说辞。中共政权成功地将自己与“中国”的概念联系了起来,成功地将“中国”与“华人世界”的观念混为一谈。这需要改变。

在这篇文章即将结束时,我感到一丝悲伤:我许多居住在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家人,在阅读这篇文章时会认为我是在“反华”,我在任性而为,并不了解中国。这是因为他们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接受党国的宣传和灌输。即使是那些住在澳大利亚的人,他们也生活在一个与北京观点基本一致的中文媒体环境中。

在我试图放下自己的身份去谈论澳中之间的争议时,在许多方面已经被贴上了个人标签。在当代澳大利亚,作为华裔澳大利亚人意味着什么?我们如何对待自己的华人和澳大利亚人身份?中国对我们许多人来说象征着重大的个人意义,但同时又给澳大利亚带来了最深刻最复杂的国际挑战,我相信很多读者都反思过类似的问题。

(Adam Ni是悉尼麦考瑞大学的中国问题研究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本类热门评论
本类周排行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