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了一辈子原子弹的他:“没想到老了是这样的下场”(图)


在家中的原公浦
在家中的原公浦 (图片来源:“北青深一度”微信公号截图)

【看中国2019年4月26日讯】“造了一辈子原子弹,没想到老了是这样的下场,我要药吃啊,我没有尊严了”,原公浦坐在椅子上,摘下眼镜,颓然看着房间陈列的物品,眼角泛出泪光。

“住什么地方都好,只要有钱吃药”

“北青深一度”微信公号4月23日的一篇文章,这样讲述了原公浦的故事:85岁的原公浦,在参加社区活动时,告诉其他老人,自己参与了十次原子弹试验,老人们都笑了:“老兄,不要吹牛了,搞原子弹的还住在我们这么破烂的地方?’”

其实,原公浦说的是实话,在他家里有一个“展览馆”,珍藏着自己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相关的奖章、照片、报道,以及其他资料。钱三强曾形容原公浦是“一颗非常重要的螺丝钉”,因为他在1964年成功加工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心脏”部件——铀球,由此得名“原三刀”。

不过如今,与癌症相伴的七年里,原公浦受困于贫穷、病痛和昂贵的抗癌药。他想不通,当年“比天还大”的原子弹研制难关,和大西北戈壁滩漫天的风沙,都没能难住他,退休后却因看不起病、吃不起药而奔走无门。

原公浦和老伴没有上海医保。1994年,原公浦一家从甘肃省404核基地退休回到上海,享受副处级退休待遇,退休金每个月900元不到,妻子更低些,他无奈道,“没办法,大女儿在上海,放心不下”。原有单位每年可报销180元医药费,对于时常看病的两人杯水车薪。2004年开始,两人作为支内退休人员,开始享受上海医疗帮困补助,但报销比例远低于正规医保。

治疗中产生药物抗药性后,医生建议了其他自费药物,原公浦看着费用单,他不得已停药了,“没有办法,上万块一个月,根本吃不起”。

停药后,原公浦转移注意力到社区活动中,但参加社区活动时却让他有些失落,他告诉社区的老人们,自己参与了十次原子弹试验,总是做第一个加工铀球的示范者,结果老人们都笑了:“老兄,不要吹牛了,搞原子弹的还住在我们这么破烂的地方?’”

原公浦心里很难受,他想自己现在只有一个心愿,“住什么地方都好,只要有钱吃药”。

刚刚过去的3月,原公浦发现右眼视力模糊,在医院确诊为黄斑病变,医生建议他进行一个疗程的治疗,分三次,每次需要自费五六千。

原公浦不得已将存好买药的钱用于治疗眼睛,他想写一本关于大漠深处故事的书,“如果眼睛看不见了,我死之前就写不完了”,但眼睛治疗后,治疗前列腺癌的药又要断了,他沉默许久,宽慰道:“多活一天算一天”。

参加核试验的军人的痛

据海外中文媒体报道,2012年,曾在中共核试验部队里工作、现居住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刘清(化名),以亲身见证者的身份,向海外媒体曝光了中共核试验污染对军人身心的严重损害。

据报,刘清服役于专门从事核武器试验的原8023部队,时间长达十年。刘清表示,保守来说,中国至少有十几万原8023部队的退转军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核辐射伤害。“每次空爆之后,参与取样的人员受核辐射的数据都被总参的人员带走,是属于绝密资料。由于中共当局不公布核试验的受害状况,到现在为止受害程度依然不明。”

“令人气愤的是,执行核试验任务之后,几十年来中共当局从没有对参加核试验的人员进行健康跟踪,把人用完就完了,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经过几万战友30年来的不断上访,到2003年中共政府才出台了给当年参加核试验的退转军人进行体检的规定,但在执行过程中被官僚们大打折扣,至今还有一些战友没有给体检,有些战友到死也没有享受到体检。”

他说:“中共的核试验是不讲人性的,他们根本不把人当人。刚爆炸完3分钟,就把部队拉进去演练,三万人的部队,有坦克兵、装甲兵还有骑兵都开到刚爆完的现场去演练,其实就是拿人做实验。当然那些高层的领导不会去了,最多在爆炸前转一圈立马就走,而我们在核爆场执行一次任务,一待就是几十天。”

几十年来,刘清多数时间都在打针吃药。牙齿脱落、慢性胃炎、乙型肝炎、鼻炎、白细胞明显偏低等等症状也出现了,可怕的失眠症伴随他至今。而与他在同一个街道办事处一起入伍的十个战友中,已有两名先后在45岁左右因癌症离世。曾参与核爆的核爆专家邓稼先死于癌症也与此不无关系。

刘清的身体状况也影响了后代。他表示:“我的儿子虽然在澳洲生活,年轻轻二十来岁,老是感冒,免疫功能很差。”

不过,至今活着的绝大多数参加过核试验的老兵却没有被评残,受到的核伤害也没有被中共政府认可。他们去维权,却遭到了当局的推诿、打压。

中共官员享受天文数字的医疗福利

造了一辈子原子弹,却买不起抗癌药;拿生命去参加国家核试验的军人,却成了“用完即弃”的白老鼠。相比之下,有的中共官员仅得了普通感冒,就要求吃好几种药,并且要求住院输液,全家医药费都从中报销,无形中造成了更多医疗资源以及财政资金的浪费。

据大陆媒体报道,有一位退休省级官员住一次院花费就高达300万元,相当于当地100个家庭的年收入。中科院一份调查报告称,在中共当局投入的医疗费用中,百分之八十是为官员服务的。当中部级以上政要的医疗费用更是天文数字,如果公布出来恐怕天怒人怨。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局厅级以上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中科院调查报告);另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约为500亿元。(详情阅读:中共退休高层出行竟大肆封路 巨量花销令人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