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源自不道德竞争 美媒深扒华为窃迹(图)



(图片来源:MOHD RASFAN/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5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丁晓雨综合报导)《华尔街日报》近日刊出长篇报导,整理了与华为有关的诉讼案件,采访了前美国官员、前华为员工、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获得结论:华为的成就,是以其引人非议的企业文化,不道德竞争手段取得的。

强逼员工偷盗的企业文化

报导指出,据华为在职与前任员工的说法,任正非曾在华为内部通讯中将拓展全球版图形容为作战,要求员工必须百分百执行公司的指令。华为中国工程师反复透过视频会议与电邮“友善提醒”,催促海外员工取得包含机密讯息在内的外国数据。

FBI曾在调查中获得华为公司内部电子邮件,华为根据员工从世界各地其它公司窃得信息的价值,向员工发放奖金。

报导引述前华为瑞典办事处工程师罗伯特·里德(Robert Read)的话说:“他们(华为)把所有资源都用在了窃取技术上,先去偷一块主板,然后对它进行逆向工程。”他说,华为在斯德哥尔摩办事处内,有一个可以阻挡电子窃听的地下室,华为的研究人员将外国制造的设备藏在这个地下室内,而有些设备则是被寄回中国,由那边的工程师进行逆向工程分析。

美国电信硬件制造商Tekelec的高管对前政府官员表示,一位巴西客户告诉他们,华为让他用Tekelec设备来免费换取华为设备。知情人士认为,华为此举亦是计划对Tekelec产品进行逆向工程。

华为美国公司工程师熊新福(音译,Xiong Xinfu)被要求想办法获取T-Mobile的Tappy机器人技术,熊新福在抗拒9个月之后,终于执行华为指令。事发后,华为以窃密是个人行为为由,解雇了熊新福。

2017年11月,华为加州办事处命令软件架构师杰西・洪(Jesse Hong)以虚假公司的名义登记参加脸书(Facebook)举办的行业会议。这是一个电信基础设施项目会议,华为未被邀请参加。据法庭文件,洪某拒绝,因此遭到解职威胁,最终被华为解雇。

盗大公司机密肆无忌惮

报导说,指控华为窃密的目标广泛,在美国的大约十起诉讼案中,指控者不仅包括思科(Cisco)、摩托罗拉以及T-Mobile等知名公司,还有个人专利或著作权所有人。

2003年1月,美国思科公司(Cisco Systems)控告华为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指控华为及其附属公司的路由器及交换机等产品的原始码,至少侵犯思科五项专利。

报导说,根据诉讼文件,华为连思科软件中的漏洞甚至使用者手册中的拼写错误,都原样复制,一字不差。据悉,思科法律顾问马克・钱德勒(Mark Chandler)曾专程去深圳与任正非会面,在列举出确凿证据后,任正非面无表情的说:“这是巧合。”

2004年7月,华为最终坦承抄袭“部分”思科路由器软件,与思科达成和解。

2010年7月,摩托罗拉在美国起诉华为窃取其商业机密。报导说,根据诉讼文件,华为创办人任正非的一名亲戚潘某,利用在摩托罗拉(Motorola)任职的机会,将该公司机密资料带到在北京。

根据从潘某的笔记本电脑中发现的电子邮件,潘某将摩托罗拉连接无线网络设备的基站SC300的规格文件寄给任正非。华为后来制造出类似的小型设备。

2007年2月,潘某的同谋金韩娟(音译,Jin Hanjuan)被美国执法人员逮捕,在她的公事包中搜出包括摩托罗拉商业机密在内的1000多份文件。

2014年9月,美国电信运营商T-Mobile在西雅图法院控告华为窃取该公司“Tappy”手机测试机器人技术。2017年5月,陪审团裁定华为违反与T-Mobile的合同,需支付T-Mobile公司480万美元。

2019年4月,华为副董事长徐直军被控参与盗窃商业机密。加州芯片创新公司CNEX指控徐直军两年多前令华为工程师假冒客户,窃取CNEX用来管理人工智能生成数据的固态硬盘(SSD)存取技术。目前该案仍在审理中。

偷个人专利吃相难看

保罗・奇沃(Paul Cheever)是一位幼儿园老师,根据法庭文件,奇沃在YouTube上看到华为设备用户在讨论一首歌,竟然是他创作的《偶然相遇》(A Casual Encounter)。而他并没有授权给华为,可以在其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上预载。

2018年,奇沃在加州控告华为侵犯他的创作版权,华为辩称,奇沃的版权仅在2018年8月有效,华为是在之后才开始使用他的音乐。

奇沃说自从杠上华为,他的生活完全乱了节奏,大量的文书工作和诉讼费用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45岁的葡萄牙多媒体制作人瑞・奥利维拉(Rui Oliveira)说,因为他拥有一项关于智能手机相机的专利令华为有兴趣,2014年5月,华为邀请他到德州办事处与华为高管会面,商洽专利授权。但结果却是他无法预知的。

他说,当时他与两名华为高管分享了他的专利,在谈到专利授权时,华为高管表示:“稍后再谈。”但此后就再没有了后续。

直到三年后,奥利维拉的一位朋友问他,为什么华为在卖“他的相机”?奥利维拉才发现华为一款售价99.99美元的产品几乎与他的专利一模一样。而他当时欲将专利授权给华为时,曾预定售价99.95美元。

“我感到被(华为)抢劫。”奥利维拉说。当他找华为理论得不到回应时,他说要起诉。谁知今年3月,华为竟然控告奥利维拉,称并未侵犯他的专利,要求德州法院发布“非侵权裁决”(Non-infringement Ruling)。该诉讼案仍在进行中。

无赖式的报复屡屡奏效

不但是个人在遭遇被华为窃取知识产权时无法与之有力抗衡,就连一些美国的大企业,在类似事件上,也因为华为背后有北京政府的支撑而屡屡败阵。

“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成员迈克尔・威斯尔(Michael Wessel)说:“中国(中共)报复一些公司的手段,包括反托拉斯、反洗钱、国家安全等,给外商带来很大的冲击。”

在摩托罗拉诉华为窃密案中,中国商务部正是利用延长其对该公司的反托拉斯调查(摩托罗拉向诺基亚西门子公司以12亿美元出售其网络设备业务)来报复摩托罗拉公司,逼迫其最后放弃诉讼,公开声明会与华为“和平相处”。

前美国宾州西区联邦检察官大卫・希克顿(David Hickton)说,虽然与中国公司做生意会有技术被盗的风险,但是潜在的财富让许多公司放弃控告。“这个问题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希克顿说,“这些公司不想冒犯中国(中共)。”

总部位于加州桑尼维尔的光纤网络公司Infinera的前高管杰夫・费里(Jeff Ferry)说,该公司在担心会遭到北京报复后,放弃指控华为违反国际贸易协议。

费里说,他在十年前搜集到的证据显示,北京政府的补贴使得华为能够削价至少30%,打击竞争对手。

驻外办事处类似情报机构

美国近年来一直指控华为打着民企的幌子,与北京政府合作从事间谍行为,并且多次盗取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但华为坚决否认,并称美方未出示任何证据。

接受采访的美国安全官员表示,大约在2012年,他们开始盯上华为,因为他们发现华为在美国的办公室内建造的安全房间,可以阻止电子窃听,安全等级与各国情报站设施相当。

在德州和其它地方设立的办事处,华为设立可以防间谍窃听的安全房间,而且不准美国的员工进入,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的企业行为。华为辩称,安装安全房间是要防止外部人员对该公司进行间谍活动,而不是要暗中侦察其它对象。

反间谍官员相信,华为处理秘密信息的方法具有严格的保密级别,与国家级的情报机构极为类似,同时华为以保密通信渠道与北京联络。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