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大屠杀30年后:中共国仍是奥威尔式国家(组图)

2019-06-02 08:15 作者: Benedict Rogers 编译:欧阳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曾经动用坦克和枪支屠杀自己人民的政权,现在正在试图掩盖证据,实行绝对的控制。(图:六四天网)

【看中国2019年6月2日讯】本文译自Benedict Rogers于2019年5月31日发表在《LACROIX International》上的同名文章。以下为原文译文。

三十年前,中国共产党政权再次暴露出其真正的本性,当时它向人民开枪,并动用坦克镇压了在天安门广场的和平民主抗议活动。

所谓“人民解放军”的中共军队,既没有站在人民一方,也不是为了解放,因为它屠杀了数千名只是想要追寻自由的人们。流亡异议人士、“对华援助协会”会长付希秋(Bob Fu)表示:“我们当时没有犯任何罪,我们只是举行了和平抗议。”付希秋当时参加了抗议,但是在屠杀三天前离开了广场。

三十年后的今天,在中共统治下,中国正在经历自天安门大屠杀以来最严重的人权镇压。中国在经济开放的同时也能在政治上逐步自由的希望已经破灭。

在中国领土的每个角落,从新疆到香港,所有形式的自由都受到镇压,并且镇压前所未有地延伸到了海外,身处海外的批评者受到骚扰、恐吓、威胁,最坏的情况,绑架。

此外,中共当局尽一切所能地掩盖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事实真相。

现在年龄在35岁以下的中国年轻人要么对此事一无所知,要么相信那些抗议者才是罪犯。用Louisa Lim(中文名:林慕莲)的优秀著作的书名来描述就是“失忆人民共和国”.

然而,对于那些参加或经历了1989年事件的人来说,寻求真相的努力还在继续。记忆并没有消退。诚然,正如天安门母亲在一份声明中说的那样:“大屠杀的真相被历史铭刻。没有人可以抹去它;没有权力,无论多么强大,可以改变它;没有任何言语,无论多么聪明,可以否认它。”

5月26日,数千人在香港,这个中国唯一一个还可能谈论天安门大屠杀的城市,举行了游行来纪念六四。香港的天主教徒组织了一个特别的展览来纪念这个事件,这提醒我们,尽管最近罗马教廷与北京走得很近,但在1989年,天主教显然站在了和平示威者的一边。

镇压信仰

在张彦(Ian Johnson)的书“中国的灵魂:毛之后的宗教回归”(The Souls of China:The return of religion after Mao)中,他宣称中国至少有6千万基督徒,共有4亿宗教信仰者。

中共当局在六四以后对宗教进行了自文革以来最严厉的镇压。美国驻国际宗教自由大使萨姆-布朗贝克曾表示,中共当局“正在与信仰作战”,同时补充称这是“他们赢不了的战争”。

新疆维吾尔族和其它穆斯林的困境是这场中共对信仰的镇压中最戏剧性的表现,估计有100万或更多的人被关押在集中营中。对法轮功和藏传佛教徒的迫害仍在继续。

近年来,中共对基督教的镇压严重加剧。成千上万的十字架被拆毁,数十座教堂被关闭,几座教堂被毁坏、推平或炸掉。

去年,北京锡安教堂和成都秋雨教堂等大型未登记教堂的关闭是最受瞩目的案件,但也有许多其它教堂被关闭。至少有11名秋雨成员,包括王毅牧师在内,仍在被关押中。

自天安门大屠杀以来,无数天主教神职人员被抓捕,被软禁或失踪,即使是在去年北京和梵蒂冈达成协议之后,他们的下落也不得而知。据“对华援助协会”称,今年早些时候,当局在一个月内拆除了江苏省的5911座寺庙。

中共当局去年年初出台的修订宗教法规,对宗教活动实行了更严格的限制。18岁以下的儿童被禁止参加礼拜场所,当局并安装了摄像头监控谁参加礼拜。

当局也起草了一个新的管理网上宗教活动的法律,要求人们在互联网上传播任何宗教材料之前要获得当局许可。

在中国一些地方,基督徒们被迫用习近平的肖像取代宗教绘画。

习近平修改了宪法,使其变成终身主席,并将其思想纳入宪法,并发起了一场“党化”宗教的运动,其中包括要求所有宗教教授共产党的宣传。

2015年对人权律师的镇压导致了至少300人遭到抓捕或审讯。从那时起,即便是在被放出监狱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无法工作。其中最突出的,以捍卫基督徒、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权受害者而闻名的高智晟律师,仍然失踪。

威逼香港

即便在香港,被称为“亚洲的世界城市”,那里基本的自由理应受到保护,“一国两制”的原则理应意味着高度自治的城市里,恐惧却在盛行。5月,两名异见人士在德国获得了庇护,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批来自香港的难民。

香港民主活动人士被判入狱,反对派立法者和候选人被取消资格,“金融时报”的亚洲编辑被驱逐出香港,原文作者本人于2017年10月被拒绝入境。

现在香港面临着新的威胁,即将采取新措施,允许犯罪嫌疑分子被引渡到大陆,结束了英国人在香港回归后为保护香港公民而引入的“防火墙”。

这使得通常不相干的两个群体—企业家和人权活动人士—联合了起来,大家都担心,如果该“逃犯条例”被引入,香港没有人会安全。许多人担心,鉴于4年前中共当局绑架了香港书商,现在引入的“逃犯条例”将意味着“绑架合法化”。

一位香港书商桂民海仍在大陆被关押,因此香港人有充分的理由担心这项新举措。5月,欧盟向香港政府发出外交照会–一种最高级别的外交投诉,美国国务卿迈克-彭佩奥对此也发表了讲话。

“美国商会”,“国际商会”和“香港大律师公会”都反对这项条例,香港最后一位殖民地总督彭定康将其描述为自回归以来香港的“最糟糕的事情”,但直到目前香港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似乎决心要继续推进该条例。

手伸海外

除了对中国境内日益加剧的镇压外,中共当局伸向海外的手也越来越长。中共对台湾的威胁越来越大。华为的危险正在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中国孔子学院本身的风险更广为人知。中共开始越来越多地威胁对其批评的海外人士。流亡海外的中国异见人士面临严重的恐吓,甚至原文作者本人也成了攻击目标,收到了来自香港的10多封匿名信件,这些信件被寄给了原文作者的邻居、雇主和母亲。

天安门屠杀30年后

因此,在天安门事件发生30年后,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纪念那次悲惨的屠杀,并反思我们对此的反应。曾经动用坦克和枪支屠杀自己人民的政权,现在正在试图掩盖证据,威胁对其批评者,消除其它想法,并实行绝对的控制。

中共政权已经回到了逼迫人上电视认罪的黑暗时代;中共被指控强行摘取良心犯的器官;中共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安装技术设备,并以“奥威尔式”的规模建立了一套新的社会信用体系来监控公民的行为。它成功地让国际刑警组织负责人一夜消失,它处死的死刑犯人数仍是世界第一。

中共政权越来越危及本国人民和世界。但是,它的残暴反应出它的不安全感,因为一个有自信的政府不必炸毁教堂,关押异议人士,或试图让批评者噤声。

在网民将国家领导人和小熊维尼之间进行比较后,一个自信的超级大国也不会禁了一只虚构的小熊。它的行为就是一个霸凌,对付霸凌只有一种方法。是时候反抗中共暴政了。


曾经动用坦克和枪支屠杀自己人民的政权,现在正在试图掩盖证据,实行绝对的控制。((图:六四天网)

译文略有删节

作者简介:Benedict Rogers是东亚国际人权组织CSW的团队负责人,“Hong Kong Watch”(香港观察)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

阅读原文:Tiananmen massacre 30 years on: Modern China remains Orwellian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