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大屠殺30年後:中共國仍是奧威爾式國家(組圖)

2019-06-02 08:15 作者: Benedict Rogers 編譯:歐陽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曾經動用坦克和槍支屠殺自己人民的政權,現在正在試圖掩蓋證據,實行絕對的控制。(圖:六四天網)

【看中國2019年6月2日訊】本文譯自Benedict Rogers於2019年5月31日發表在《LACROIX International》上的同名文章。以下為原文譯文。

三十年前,中國共產黨政權再次暴露出其真正的本性,當時它向人民開槍,並動用坦克鎮壓了在天安門廣場的和平民主抗議活動。

所謂「人民解放軍」的中共軍隊,既沒有站在人民一方,也不是為瞭解放,因為它屠殺了數千名只是想要追尋自由的人們。流亡異議人士、「對華援助協會」會長付希秋(Bob Fu)表示:「我們當時沒有犯任何罪,我們只是舉行了和平抗議。」付希秋當時參加了抗議,但是在屠殺三天前離開了廣場。

三十年後的今天,在中共統治下,中國正在經歷自天安門大屠殺以來最嚴重的人權鎮壓。中國在經濟開放的同時也能在政治上逐步自由的希望已經破滅。

在中國領土的每個角落,從新疆到香港,所有形式的自由都受到鎮壓,並且鎮壓前所未有地延伸到了海外,身處海外的批評者受到騷擾、恐嚇、威脅,最壞的情況,綁架。

此外,中共當局盡一切所能地掩蓋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事實真相。

現在年齡在35歲以下的中國年輕人要麼對此事一無所知,要麼相信那些抗議者才是罪犯。用Louisa Lim(中文名:林慕蓮)的優秀著作的書名來描述就是「失憶人民共和國」.

然而,對於那些參加或經歷了1989年事件的人來說,尋求真相的努力還在繼續。記憶並沒有消退。誠然,正如天安門母親在一份聲明中說的那樣:「大屠殺的真相被歷史銘刻。沒有人可以抹去它;沒有權力,無論多麼強大,可以改變它;沒有任何言語,無論多麼聰明,可以否認它。」

5月26日,數千人在香港,這個中國唯一一個還可能談論天安門大屠殺的城市,舉行了遊行來紀念六四。香港的天主教徒組織了一個特別的展覽來紀念這個事件,這提醒我們,儘管最近羅馬教廷與北京走得很近,但在1989年,天主教顯然站在了和平示威者的一邊。

鎮壓信仰

在張彥(Ian Johnson)的書「中國的靈魂:毛之後的宗教回歸」(The Souls of China:The return of religion after Mao)中,他宣稱中國至少有6千萬基督徒,共有4億宗教信仰者。

中共當局在六四以後對宗教進行了自文革以來最嚴厲的鎮壓。美國駐國際宗教自由大使薩姆-布朗貝克曾表示,中共當局「正在與信仰作戰」,同時補充稱這是「他們贏不了的戰爭」。

新疆維吾爾族和其它穆斯林的困境是這場中共對信仰的鎮壓中最戲劇性的表現,估計有100萬或更多的人被關押在集中營中。對法輪功和藏傳佛教徒的迫害仍在繼續。

近年來,中共對基督教的鎮壓嚴重加劇。成千上萬的十字架被拆毀,數十座教堂被關閉,幾座教堂被毀壞、推平或炸掉。

去年,北京錫安教堂和成都秋雨教堂等大型未登記教堂的關閉是最受矚目的案件,但也有許多其它教堂被關閉。至少有11名秋雨成員,包括王毅牧師在內,仍在被關押中。

自天安門大屠殺以來,無數天主教神職人員被抓捕,被軟禁或失蹤,即使是在去年北京和梵蒂岡達成協議之後,他們的下落也不得而知。據「對華援助協會」稱,今年早些時候,當局在一個月內拆除了江蘇省的5911座寺廟。

中共當局去年年初出臺的修訂宗教法規,對宗教活動實行了更嚴格的限制。18歲以下的兒童被禁止參加禮拜場所,當局並安裝了攝像頭監控誰參加禮拜。

當局也起草了一個新的管理網上宗教活動的法律,要求人們在網際網路上傳播任何宗教材料之前要獲得當局許可。

在中國一些地方,基督徒們被迫用習近平的肖像取代宗教繪畫。

習近平修改了憲法,使其變成終身主席,並將其思想納入憲法,併發起了一場「黨化」宗教的運動,其中包括要求所有宗教教授共產黨的宣傳。

2015年對人權律師的鎮壓導致了至少300人遭到抓捕或審訊。從那時起,即便是在被放出監獄後,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仍無法工作。其中最突出的,以捍衛基督徒、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權受害者而聞名的高智晟律師,仍然失蹤。

威逼香港

即便在香港,被稱為「亞洲的世界城市」,那裡基本的自由理應受到保護,「一國兩制」的原則理應意味著高度自治的城市裡,恐懼卻在盛行。5月,兩名異見人士在德國獲得了庇護,成為了有史以來第一批來自香港的難民。

香港民主活動人士被判入獄,反對派立法者和候選人被取消資格,「金融時報」的亞洲編輯被驅逐出香港,原文作者本人於2017年10月被拒絕入境。

現在香港面臨著新的威脅,即將採取新措施,允許犯罪嫌疑分子被引渡到大陸,結束了英國人在香港回歸後為保護香港公民而引入的「防火牆」。

這使得通常不相干的兩個群體—企業家和人權活動人士—聯合了起來,大家都擔心,如果該「逃犯條例」被引入,香港沒有人會安全。許多人擔心,鑒於4年前中共當局綁架了香港書商,現在引入的「逃犯條例」將意味著「綁架合法化」。

一位香港書商桂民海仍在大陸被關押,因此香港人有充分的理由擔心這項新舉措。5月,歐盟向香港政府發出外交照會–一種最高級別的外交投訴,美國國務卿邁克-彭佩奧對此也發表了講話。

「美國商會」,「國際商會」和「香港大律師公會」都反對這項條例,香港最後一位殖民地總督彭定康將其描述為自回歸以來香港的「最糟糕的事情」,但直到目前香港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似乎決心要繼續推進該條例。

手伸海外

除了對中國境內日益加劇的鎮壓外,中共當局伸向海外的手也越來越長。中共對臺灣的威脅越來越大。華為的危險正在引起全世界的關注。

中國孔子學院本身的風險更廣為人知。中共開始越來越多地威脅對其批評的海外人士。流亡海外的中國異見人士面臨嚴重的恐嚇,甚至原文作者本人也成了攻擊目標,收到了來自香港的10多封匿名信件,這些信件被寄給了原文作者的鄰居、僱主和母親。

天安門屠殺30年後

因此,在天安門事件發生30年後,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紀念那次悲慘的屠殺,並反思我們對此的反應。曾經動用坦克和槍支屠殺自己人民的政權,現在正在試圖掩蓋證據,威脅對其批評者,消除其它想法,並實行絕對的控制。

中共政權已經回到了逼迫人上電視認罪的黑暗時代;中共被指控強行摘取良心犯的器官;中共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安裝技術設備,並以「奧威爾式」的規模建立了一套新的社會信用體系來監控公民的行為。它成功地讓國際刑警組織負責人一夜消失,它處死的死刑犯人數仍是世界第一。

中共政權越來越危及本國人民和世界。但是,它的殘暴反應出它的不安全感,因為一個有自信的政府不必炸毀教堂,關押異議人士,或試圖讓批評者噤聲。

在網民將國家領導人和小熊維尼之間進行比較後,一個自信的超級大國也不會禁了一隻虛構的小熊。它的行為就是一個霸凌,對付霸凌只有一種方法。是時候反抗中共暴政了。


曾經動用坦克和槍支屠殺自己人民的政權,現在正在試圖掩蓋證據,實行絕對的控制。((圖:六四天網)

譯文略有刪節

作者簡介:Benedict Rogers是東亞國際人權組織CSW的團隊負責人,「Hong Kong Watch」(香港觀察)的聯合創始人兼董事長

閱讀原文:Tiananmen massacre 30 years on: Modern China remains Orwellian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