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墙是有罪的(图)

2019-06-29 10:31 作者: 姜汁满头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柏林墙
柏林墙旧址上的艺术涂鸦(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29日讯】翻墙当然是有罪的。

据不完全统计,柏林墙的守卫逮捕过3221名试图越境的东德居民,在阻止他们逃跑的过程中击毙了61人。

这些逮捕和枪击行为当然都是经过东德政府首肯的。既是政府首肯的暴力行为,那么敢于翻墙的东德居民理应好好反省一番自身:翻墙是有罪的。既然敢于翻墙,那就要自觉承担起为犯罪付出代价的责任。

否则这世上就没有法律可言了。

既要翻墙,那么首先,我们就先要造出一堵墙来。

柏林墙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就像这天下所有的墙一样。它不是从地里长出来的,而是人修起来的。

柏林墙始建于1961年8月13日。几乎是一夜之间拔地而起。8月12日晚上,柏林市民还能肆无忌惮地在东西柏林的边界上自由穿行,8月13日早上他们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眼前多了一堵墙。

一开始,柏林墙并不算得是一堵真正的墙,它只是一片匆匆拉起来的铁丝网。从铁丝网的缝隙之间,市民还能较为清楚地看到对面的风景。很多人以为,这不过是反应过激的东德政府的应急措施——毕竟,墙是死的,人是活的,区区一堵墙,哪能真正拦住用脚投票的人?

但急转直下的形势告诉大家:这回,他们动真格了。

8月17日开始,铁丝网开始慢慢变成了混凝土固件。眼看一片似有若无的铁丝网逐渐开始变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墙,许多东德市民开始慌了,蠢蠢欲动,开始打起了翻墙的念头。

紧接着,所谓的“开枪射击令”开始生效——针对那些妄图翻墙,并为此付出行动的东德居民,柏林墙边的守卫军可以开枪射击阻止。

打人当然是不好的——但没办法,谁叫他们违法了呢?

墙的用途一般有两种。

一种墙是用来阻止外人进来的。比如我们中国古代的长城,是用来阻止北部草原游牧民族的入侵。再比如特朗普在美墨边境上竖起的高墙,是为了阻止非法拉美移民大批流入美国的。

还有一种墙是用来阻止自己人出去的。比如柏林墙。再比如……

说回柏林墙。东德政府也不是故意要修这堵墙的。毕竟,修墙是很费钱的,基础设施的投入不说,监控守卫的日常开销更是个无底洞。要没事,谁愿意平白无故地修一堵墙起来啊?

但没办法,要没这堵墙,东德居民早晚都得跑光。

自1949年东西德分裂以后,地处东德国土的柏林,因土地上有一半英美法占领地的关系,成了一块“地处东德、归属东西德共同管辖”的飞地。

换言之,只要东德居民跑到西柏林的土地上,那么法理上讲,他们便成了西德土地上的人。东德政府哪怕再看不顺眼,也只能瞅着他们干着急,一点办法没有。

于是,从1949年到1961年,超过260万东德居民借道柏林去了西德——要知道,彼时东德的总人口也不过2000万而已。

何况这260万人里头,一半都是30岁以下的青壮年。

这种失血速度,谁受得了?

说来也可恨,这些逃跑的东德居民,丝毫没有家国情怀可言。为了一些物质上的蝇头小利,就能抛下祖国家园,跑到对手的土地上去。

但更可恨的自然是西德。他们明知人性经不起考验,还偏要考验。

为了考验人性,西德在西柏林修建了大型的、橱窗般的购物中心。里头的商品琳琅满目,光是香肠的种类都有500多样。

为此,东德政府开足了鼓动机器,不断地向人民解释宣传:修建一堵墙,到底具有如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现在,我们的秩序和纯洁性获得了胜利,孩子们被保护着免受绑票者威胁,家庭免受那些试图拆散他们家庭的人的诱导,而工厂免受西方猎头的侵扰。敌人被抓住了,东德人民欢欣鼓舞……”

“我们的墙已经证明了他是稳固的,值得信任的,它保护了和平。我们的国家是伟大的,强盛的,攻不破的,波恩(彼时的西德首都)的修正主义者将不会得到任何支持……”

而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东德人民对这堵墙的支持率奇高,一如他们的投票率一样。

但历史证明,大多时候,墙的用途不是用来拦的。

大多时候,墙的主要用途是用来翻的。

为了翻越柏林墙,东德人民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想出了各式各样的翻墙花招。

有用潜水艇翻墙的。

1968年,一位东德青年用钢板自制了机身,用摩托车马达改造了引擎,再配上自制的导航仪、压缩气体等系统,就这样,他用自制的潜水艇在水下航行了五个多小时,终于成功翻墙,潜逃到了西德。

还有用热气球翻墙的。

1979年,两个东德家庭——两对夫妻,四个孩子,通过数年苦读自学材料学、工程学、气体动力学、气象学等等,终于在自家后院架起了一个热气球,在天上飘了大半天后,也成功翻墙,降落到了西德的领土上。

当然,有翻墙的人,就有审判翻墙罪的政府。东德政府为了死死盯住蠢蠢欲动的公民,自然也是挖空心思,无所不用其极。

除了密布在柏林墙根上的两万多名警察和军队外,最有名的,要数史塔西。

这个监控机构,完全渗入了东德公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与朋友的交谈,与女友的亲热,吃了什么东西,读了什么书,说了什么都话,都逃不过史塔西的法眼。

电影《窃听风暴》里的主人公威斯勒,就是史塔西的一名资深特工。

他的职责,是监控自由主义倾向诗人德雷曼的生活。

不出所料。德雷曼的生活里充满了危险要素:他屡屡和朋友发表反动言论,在自家用私藏的打字机印发宣传报纸……然而,德雷曼没有因为这些罪行把牢底坐穿,他有惊无险地撑到了东德垮台,德国统一。

为什么?

特工威斯勒在监控过程中,逐渐为德雷曼的理想和浪漫打动,把他当作真正的朋友,多次出手相助,帮他度过难关。

在一片黑白的世界里,善良开出了花朵。

如果你是柏林墙边持枪的士兵,看见有人翻墙,你的责任就是把枪口抬高一点。

如果你是1961年独自巡逻的民兵,看到有人潜逃,你的责任就是放他们一条生路。

在高墙伫立的年代,就是一点的善,帮助许许多多无辜的公民逃过一劫。

或许职责会让我们成为帮凶,但要谨记,无论如何不能让其凌驾于人类的良心之上。

柏林墙虽然带来了无数生离死别,但还好,它的结局是好的。

1989年11月9日,时日无多的东德政府宣布放松边境管制,柏林墙应声轰然倒塌。

有形之墙是有寿命的。无论怎样自诩为金汤永固,总有被风吹雨打去的一天。

更可怕的是无形之墙。因为大多人看不到,摸不着,甚至不知道这堵墙的存在。

墙是保护不了人民的。正如《进击的巨人》里头的三堵高墙,不能保证人类高枕无忧。只有蜷缩在高墙里头的人类主动出击,找到巨人滋事的根源以后,才能真正获得安稳。

正如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在1963年访问西德时,在柏林墙下的一番演讲:

“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不准他们离开我们。”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