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如果输了 不是迎接更黑暗的将来 而是集中营(组图)

2019-07-22 09:57 作者: Lester Shum

手机版 正体 1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721夜晚,香港反送中示威者们聚集在一起(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7月22日讯】“这次如果我们输了,不是迎接更黑暗的将来,而是集中营。”

算是无穿无烂(指没有受伤)回到了家。

其实从上环离开时,真的有像从war zone逃跑成功的感觉。

-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第一排警察揭开了盾排阵,前排的示威者、议员、社工和记者被一堆无编号的速龙暴打了一轮;

-在以为平静的时刻(双方都没什么特别动作),突然狂发催泪弹(狂发的意思是不断发,数不到发了多少粒)。

-在四处都是烟雾弥漫的时候,就不断夹杂着枪声(开枪的声音和发催泪弹的“砰”声明显是不同的),其实完全不知道是射向哪边、对着哪里射、因为什么事情而开枪,都是完全不知道的。

耳内也没有传来什么警告的语句,也不肯定有没有举旗,但至少我看不到。但就不停开枪。

其实也不太知道发生什么事,眼前是烟雾弥漫,也被催泪气体薰得视线模糊,耳内却不断传来枪声,心里其实只有“惊恐”和“不知道要做什么”两字,以及十万个问号。

到眼前暴警停下来的时候,打开手机才得知香港今晚的war zone原来不只上环一个。就算不是更痴线,也肯定是同等的痴线。

但心里的震惊,其实比在上环经历过的,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政权真的要高调地动员黑社会以暴力治港?”

“政权真的要高调地动员黑社会配合警暴人员以暴力治港?”

“官商乡黑”并不是新闻。

-早在2012年2月10日,时为行政长官候选人在竞选期间被揭发透过一场饭局争取黑社会支持。该饭局的支持者除了梁振英外,还有著名江湖中人兼屏山乡委会主席曾树和、五个乡委会主席,包括上水乡委会主席兼上水区议会当然议员候志强、十八乡委会主席兼元朗当然区议员梁福元,都是被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称为“好信得过的元朗六个乡”的乡委会头目。饭局的其他参与者也包括前和胜和坐馆郭永鸿(上海仔)黑帮和胜和成员张铨汉(囝囝)等等。这是行政机关首长近年被揭发寻求黑道支持的第一次。史黎“小桃园饭局”。

-行政长官梁振英在2013年8月到天水围落区时获得曾树和等的地区“猛人”撑场。

-2016年横洲“官商乡黑”事件东窗事发。横洲公屋发展计划原本拟在横洲棕地兴建17000个公屋单位。但在2013年7月和9月分别两次跟“地区人士”、包括元朗江湖中人及元朗政界中坚曾树和等人两次“摸底”后,就顺应黑道的勒索,把17000个公屋单位的兴建计划大幅减少至4000个单位,只在横洲绿化带开刀,不在乡黑把持的棕地头上动土。

-2014年自十月起,政府就开始调动黑社会进驻旺角街头,在警方默许的情况下攻击示威者。

-在2017年9月27日的“革走戴耀廷呐喊大会”上,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联同元朗猛人曾树和在台中高呼要向示威者“杀无赦”。警方调查七个月后,称“证据不足”不对曾树和及何君尧提出检控。

这只是记忆中所想到的事件,肯定还有很多。官商乡黑”并不是新闻。警黑合作也不是新闻。

香港
721夜晚,香港反送中示威者们聚集在一起(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但我没想过,警黑合作会有天在香港上升至这个程度。

到了今天,我已经不知道政权在想什么、在作怎样的盘算。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所想、所用的贱招,包括容许甚至指示暴警隐去编号胡乱打人,包括动用黑社会制造暴力,包括高官齐龟缩避提问,其实到这个地步,都已经肯定解决不了问题。

是否其实抗争的力量,已经大得政府不知去回应、去轻易透过所谓“派糖”和“对话”所能消解,因此他们不得不见真章:动用政权可以动用到的资源,包括警察和黑社会,去在社会无处不在地散播恐惧,企图用暴力和恐惧去治港,去所谓解决问题。

支撑着这个政权,不外乎是在制度的暴力(小圈子选举产生出来的行政机关以及功能组别所垄断的立法机关,警察作为“合法”持械的武装部队、黑社会和解放军)和制度外的暴力(黑社会、以大量fake news维系的线上舆论机器以及线下的TVB)。其实你看一看,到今天之前,除黑社会外的每个暴力部件其实都已经是在运作到和发挥极致,没有什么保留的境地。

到今天,连支撑着这个政权最见不得光的部份——黑社会,也毫无保留的出动了。而且是明白张胆、肆无忌惮至此地步。是否代表,支撑这个政权的暴力力量,其实已经被逼至尽头,因此才不得不动用黑社会以暴力治港呢?

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时,这个反送中运动,其实是逼出极多政权不见得光的部件都四出张牙舞爪,也令极多香港人极其愤怒,到了一个怎么温和的人都无办法盲目容忍的地步了。

每一个机器,每一做部件,一环扣一环,一份利益扣着另一份利益。单是警黑暴力这两部份,在现有制度下根本不可能处理得了。

而不处理警暴人员、黑社会的暴力行为,无论怎样说也是极不公义,也其实是实质上容让暴力接管这个城市,统治这个城市的力量,只会剩下黑暗和暴力。

这些暴力是现有制度下的产物,固然不可能透过现在制度去纠正和处理。

“这次如果我们输了,不是迎接更黑暗的将来,而是集中营。”

进行彻底的制度改革,立即民主化,是这个运动惟一的出路。

不要西环治港,更不要暴力治港。

真心觉得,无穿无烂(指没有受伤)、回得到家,其实是一件好幸运的事。

这是今时今日的香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