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白腹秧鸡嫌弃的摄影师(图)

2019-08-03 13:40 作者: 张易书(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傍晚返家的白腹秧鸡(摄于万丹田间)
傍晚返家的白腹秧鸡。(摄于万丹田间)

文、摄影/张易书

傍晚返家的白腹秧鸡(摄于万丹田间)

天色已昏,旷野无人。

总是在人群稠密的时候,想去人烟稀少的地方,但是到了看不到人的时候,又会担心自己,是否离开了些什么。

就是这种爱与惧、欲与怕、想要与担忧的交杂,让人困惑了几十年,当然这个时候,拍鸟是个良方,让我在离开人群远一些些的时候,心里会有安宁感,镜头后方的我,在小小的玻璃框架中,找到了心里的安适。

多年前去过泰国玩耍,在一座座金光罩顶的佛塔中,我约略感受到当地人心宁安适的所在;也曾去过巴里岛,惊艳家家户户,庭院中数量不一的石雕婆罗神龛,数量虽不一,但总是奇数的设计,象征最后善与恶之间的征战,善终于会品尝到胜利的果实。

在马来西亚玩耍时,没有安排宗教寺庙,但是司机大哥是虔诚的伊斯兰教徒,在白日的交通服务中,看着他不断的吐口水,从怀疑他不卫生,再到领队解释斋戒月白天时,虔诚的伊斯兰教徒不吃不喝,甚至“口水都不能吞下”,因而领会到,辛苦工作中,宗教带来的救赎。

当然日本处处可见的神社,在早上从旅店出门时,可以望见西装笔挺的上班族、标准OL装扮的女子,在赶着地铁的时候,会绕进大楼缝隙中,别有洞天的宁谧神社,双手合十、拍掌几下,鞠躬一回,再大步走出神社、回到地铁站的厮杀。

回看本地的庙宇,雕梁画栋、彩亮剪陶,或妈祖大庙、或亲切土地公、或梵宇僧楼的藻井佛寺,在袅袅香烟中,可以感受到执香者的与神佛之间的祷语,仔细听,仿佛还可以依稀到这些对话“土地公保佑我儿子工作.....”之类的。

最后再回到这次的首尔行,可能是因为都在闹区购物街巡绕,还真的嗅觉不到宗教的气氛,网络说韩国基督宗教站最大宗,但是这一点只有在短短几天的表层观察中,实在感受不出来,首尔真是个奇异的都市,韩国真是特别的国家,宗教带来的稀微感受与大财团带来铺天盖地的冲击,生活中很难脱离乐天、现代、LG等符号,使我不禁怀疑,乐天现代与LG,才是宗教。

每个人的心灵安适不同,有的来自翻阅一本书,或者流淌着音乐、有的则是健身房的喘息、或简单的山林游走,我呢则是按压快门,真的不知道首尔人的心宁安适来源,是什么了(目前看起来,有可能是街头巷尾,触目可及的咖啡了)。

以上的无聊联想,都来自白腹秧鸡,傍晚时,缺乏光影反射的空洞眼神来的,白腹秧鸡大约觉得我很烦,只回头瞅一次后,就直直的离我越远越好而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