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非”是抗争首选 但是有条件有限度的!(图)

原标题:香港人不打香港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2019-08-27 08:05 作者: 金复新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8月25日香港荃葵青“反送中”游行的目的仍是要求政府回应反修例运动的五大诉求,包括撤回相关修订草案。(看中国摄影图 周秀文)

【看中国2019年8月27日讯】您要是一时糊涂把钱借给了老赖,再想通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要回来,那恐怕要比登天还难。你上门讨账,无论怎么心平气和喋喋不休地摆事实讲道理,老赖只管叼着旱烟杆,吧嗒吧嗒抽着,低头干手里的活。就象一个聋子,根本没听见你在说些什么,更象一个瞎子,无视你的存在,连眼皮也不抬一下,稳如泰山。可老赖心里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没理,暗中等着你言多有失,再伺机发作。

你在院里跟在老赖屁股后面说了半天,口干舌燥,见老赖这个态度,哪怕再好的脾气,心里也有气,说话声音免不了大了一些,把里屋老赖的孙儿吵醒了,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老赖顿时就抓住了你的把柄,一把揪住你,凶相毕露:“怎么这么不讲文明?你故意吵闹,是想害死我孙子?我孙儿要是被吓出病来,一定饶不了你!”你要是就自己态度问题与其展开辩论,就中了它的计,让老赖成功地把欠账的矛盾扯到文明礼貌上了。

吵闹声引来众邻居的围观,老赖一看时机到了,便学中共绝口不提港人五大诉求一样,绝口不提欠债的事,煞有介事地说:“乡亲们,你们都看见了,这老厌物平时三天两头没事就往我家跑,原来是看中了我家儿媳,今天趁我不备,就溜进内屋,想糟蹋我三娃的老婆三嫂子。”又和三嫂子抱着哇哇大哭的孙儿当作证据给大家看:“还差点把我儿媳怀里的孙儿掐死,想让我儿媳断了念想跟他走,这人面兽心的畜生哪!”

你气得浑身发抖,急忙澄清自己只是来要债的,无论如何不会看上它那长得象猪一样的儿媳。

无奈群众只对男女之事感兴趣,没人想听债务问题,都站老赖一边。有人一下就揭穿了“事情的真相”,道:“你是借口债务,企图接近我们三嫂子,没安好心。其实我早看出你不是什么好人!”这一句阴谋论点醒了所有的人,人们愤怒地指着你,痛骂道:“瞧他长得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这么坏,咋不一个雷把这个衣冠禽兽给打死嘛!”最同情你的人也只是说:“现在都是和谐社会了,我们是个法治国家,要债也要讲文明,不能暴力嘛。”

国内韭菜对港人的痛苦漠不关心,虽然都是喝地沟油的命,却操着中烂海的心,对港台愿不愿接受赵家的统治相当敏感。村愚同样对你的债收不收得回来不感兴趣,但对维护“社会稳定”个个都是急先锋。于是众人围着你振臂高呼:“反暴力,撑老赖!反对勾引有夫之妇,维护社会和谐!”

有人突然想起:“人家三娃子被抓了壮丁后,在戒严部队当了共和国卫士,提了干入了党,立功喜报我都见过,那是最爱国不过的了。三嫂子怎么说也是征属抗属,这逆畜狗胆包天,敢破坏军婚!”众人道:“对呀,破坏军婚是要杀头的呀!”“这和卖国有什么区别?他分明就是美国派来的汉奸!”“走,抓这小子去见官,告他强奸未遂,重重地办他!我们都去给三嫂子作证,也算是为国家法制建设做一份贡献。”还有人道:“不必送官了,照我们拳坛的规矩,对这些汉奸二毛子,可以当场打死,打死勿论……”说完就去找棍棒。

这把你吓得魂不附体,知道只要扯上卖国爱国,就是告到官府,债不仅要不回来,搞不好还会把小命给搭进去。急忙学栾平给老赖跪下,一边抽自己耳光,一边苦苦哀求:“胡标贤弟,是哥哥我错了,我该死!我混蛋!我色迷心窍,我猪狗不如,悔不该诬陷你欠债。求各位三老四少、革命群众、大师兄饶过我,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说完当众把借条烧了,这才狼狈逃出人群,但你汉奸的身份从此就算是坐实了。你只恨受了某些人的毒害,迷信“和理非”能解决一切问题,才落得今天这个下场。要是早几天拜读过金复新的博客,听老金的劝,请讨债公司派几个胳膊上刺龙画虎的凶汉来要账,老赖早就屈服了,何至于今天!

并非只有老赖这样的民间人士有办法对付和理非,堂堂赵家更将和理非玩弄于股掌之中。当港人刚提出反送中时,哪怕几百万人游行,也是非常和平的。但林郑和老赖一样,摆出权力的傲慢,装聋作哑,在记者会上东拉西扯,答非所问,玩弄文字游戏,拿市井俚语“寿终正寝”替代法律术语,对五大诉求从不正面回应。三番两次蔑视群众之后,港人难免不被激怒,言辞自然难听起来,嗓门自然大了起来。再加上从一开始,前来弹压的港警之中就充斥着没有警号和佩戴假警号的大陆公安,动辄近距离发射布袋弹、橡皮弹和催泪弹,还专门向示威者头上打,眼睛上打,往死里打,欲置示威群众于死地。港人想做到和理非,谈何容易?在港共勾结黑社会和福建人袭击示威人群时,示威群众当中有大量血气方刚的青年学生,这些人不可能不作抵抗,任凭黑社会和假警察将自己活活打死,更何况很多破坏场景本就是警察冒充群众搞的。但是一旦发生冲突,中共就录下来大做文章,把数百万港人全说成是暴徒。

《新闻联播》也从刚开始不向国内透露一字,变成大播特播,把双方的矛盾,从“反送中”转化为“反暴力”,连亲共游行,也打出“反暴力,救香港”的题目,竭力转移话题,始终回避“送中”二字,轻而易举地转移了争论的焦点和性质。使得韭菜们真的以为包括香港教育界、医疗界、法律界的几百万港人和我党争论的只是警民矛盾,并自作聪明地得出答案,认定是700万港人是被境外敌对反华势力每人1000港币给收买了,真实目的是想独立(强奸三嫂子),于是帮着赵家谴责港人,支持出兵镇压,让赵家在国内舆论上“大得民心”,消除了后顾之忧,不愁韭菜们仿效了。

和理非并非不好,而且应该是抗争的首选策略,但示威群众在和理非抗争的同时,也应该公开声明:“和理非是有限度的,如果林郑漠视民意,拒不回答民众诉求,耍小聪明小把戏,有意挑战民众忍耐底线,不能保证几百万人中有没有人会情绪失控,做出过激举动。如果当局以为群众软弱好欺,而轻易动手,或勾结黑社会袭击,百万人中不排除有人会采取必要手段自卫,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应由当局负责。若盘踞在中烂海的中共特供一族企图效仿64,纵兵屠城,我们700万港人也不排除拿起武器,全民起义,‘玉碎香港岛’的可能。把丑话说前面,表明和理非并不完全排斥武装自卫的可能。”

做到有理、有利、有节,不卑不亢,在匪共和港共面前堂堂正正,挺直腰杆做人,绝不做国内韭菜那样在政府门前下跪的“和理非”。

和理非不仅是有限度的,更应该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说,只能对认知上有偏差的当局,可以通过和理非的方式向其表达民意,纠正错误。我们可以先比较一下古今当政者的不同做法,古代的皇帝在下达诏书颁布法令时,常常是这么写的:“朕自冲龄入承大统,蒙圣母皇太后垂育……每思先祖创业之艰辛……宵旰忧劳……纵有微疾,未敢一日废弛”。然后写目前社会出现了什么问题,再写古圣先贤的教诲,再写列祖列宗解决此类问题的经验得失,再写内阁军机的群议,最后写自己的意见。还要预测执行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情况,提前应对。向臣民坦露自己真实的思想变化过程,开诚布公,剖肝沥胆,一片真心,哪里是党国颁布的冷冰冰的法令所能及的?可叹世人一贯对真心待己的皇帝不珍惜,反而喜欢满肚子阴谋诡计的民主共和、总统主席。

然而,毕竟人的能力都有限,皇帝即使这样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臣民可以用和理非的方式劝谏,一旦皇帝认识到了错误,自然会纠正。

而党国制定冠冕堂皇的送中条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企图用合法的外衣掩盖卑鄙的企图,它心里和老赖对所欠的账一样一清二楚,里面不是错误,而是阴谋,包藏的是祸心,是和理非无法解决的。而你却天真地以为只要采取的是和理非的方式将其戳穿,特供一族就不会恨你,你就可以逃避打击,免于报复。当年64的时候大家和理非,任由匪共屠杀,匪共并不领情,下手也未并因此而客气,反栽赃学生是暴徒。

如果那时学生有日本人当年“玉碎塞班岛”百分之一的血性,真的抢了武器,作出架势,要和匪共打巷战,民众就有信心支持,断不致一哄而散,死的人反而会少些,说不定还没开打,中烂海里的人就吓得跑光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