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壮歌】平生慷慨班都护——班超(上)(组图)

2019-09-17 00:19 作者: 赵长歌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汉武帝尝云:“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东汉班超,就是一位非常之人。
汉武帝尝云:“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东汉班超,就是一位非常之人。(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秦时明月汉时关,大汉军威,气魄长雄。汉武帝尝云:“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东汉班超,就是一位非常之人。他长驻西域31年,先后击破被匈奴控制的西域诸国,扬汉威传汉德直至中亚,开拓了东西文化的交流通道。一位西方史学家说:“班超对中亚的影响几乎无所不在,而他进行的征战又几乎是常胜不败的。”

东汉班氏 名动汗青

班超(32年~102年),字仲升,右扶风平陵县(今陕西省咸阳市)人,东汉著名将领,开拓和维持汉代与西域关系的重要人物,官至西域都护,封定远侯,世称班都护、班定远。

班超出生在文仕家庭,他是史家班彪之子、史家班固之弟、才女史家班昭之兄、西域长史班勇之父。西汉成帝的贤妃班婕妤,善作赋,是班彪的姑母。

班超年少时就有大志,他孝敬恭谨,居家常执勤苦,不耻劳辱,审察事理,博览群书,口辩出众。

马驰京师 为兄辩冤

公元62年(永平五年),有人举报班固私修国史,地方官将他抓起来,抄没书稿,移送到京师监狱。因国史要流传千古,一向由官方撰录,擅自篡改要受到严查法办。

班超见事态紧急,担心班固在狱中不能为自己辩明,骑马昼夜兼程赶到京师洛阳,向汉明帝上书奏冤。汉明帝刘庄即刻召见班超,班超禀明兄长著述《汉书》的前因后果。班超口才极佳,气度雍容自信,给明帝留下很好的印象,班超陈述时,班固的书稿也被呈送御览。

汉明帝一看,真好史笔也!班固文风醇正,辞章典雅,凝炼严谨,事备详赡,这种行文风格必当为后世楷模,于是立刻释放班固,命他担任兰台令史一职。

兰台宫。班固被汉明帝任命为“兰台令史”,故后世也称史官为兰台。
兰台宫。班固被汉明帝任命为“兰台令史”,故后世也称史官为兰台。(网络图片)

投笔从戎 志在万里

班固因祸得福,赴洛阳为官,班超与母亲随之迁居京城。因家中清贫,班超就为官府抄写书籍,赚取微薄的俸禄贴补家用。

一天,班超抄书累了投笔感叹道:“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西汉赫赫有名的傅介子和张骞都因出使西域立功封侯,左右皆笑他痴人说梦,班超说:“小子安知壮士之志哉!”这便是典故“投笔从戎”的来历,后世更有众多英豪以此明志,演绎出不同的投笔从戎之动人故事。

后来,班超拜访了一位看相人,相者告诉班超,今后他“而当封侯万里之外。”班超询问原因,相者说:“生燕颌虎颈,飞而食肉,此万里侯相也。”

过了一段时间,汉明帝想起曾在朝堂上表现脱俗的班超,就问班固:“卿弟安在?”班固告诉明帝,班超在抄书以奉老母,明帝就下令让班超同哥哥班固一道任兰台令史。不过,班超志不在此,命不在此,没多久就因出差错被免官。

首战告捷 出使西域  

秦汉时期,北方匈奴为患,故秦始皇筑长城,秦将蒙恬曾击败匈奴,令其十多年不敢南下。秦灭,楚汉相争之际,匈奴卷土重来,高祖亲征却困于白登。汉武帝临朝武功强盛,河西之战打通河西走廊;漠北之战,匈奴王庭被迫远迁漠北;汉再联合乌孙,制定“断匈奴右臂”战略。

西域本36国,在匈奴以西,乌孙以南,东接汉土,厄以玉门、阳关,西限以葱岭(帕米尔高原),河西走廊一通,就到了西域。西域原在匈奴控制下,汉武帝击退匈奴,张骞三使西域,两条经由西域的丝绸之路开通,一路风情,一路繁华。

汉武帝击退匈奴,张骞三使西域,两条经由西域的丝绸之路开通,一路风情,一路繁华。
汉武帝击退匈奴,张骞三使西域,两条经由西域的丝绸之路开通,一路风情,一路繁华。(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汉宣帝时,西域都护一职初设,职责主要是保护西域各小国。哀帝、平帝年间,西域自相分割为55国。王莽新朝时,西域怨叛,北匈奴趁势侵入,丝路渐绝。

东汉初期,匈奴在西域征重税,西域诸国不堪其苦,遣众国王子到洛阳请求重新设置西域都护。但当时国内初定,光武帝无暇顾及西域。

汉明帝刘庄,欲效法武帝故事,出兵击匈奴,望再通西域。公元73年(永平十六年),明帝命窦固、祭肜、耿秉、来苗四路大军长驱征伐北匈奴。其中,奉车都尉窦固军至天山,任命班超为假司马,派他攻打伊吾(今新疆哈密一带),班超在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大胜。

窦固军至天山,任命班超为假司马。
窦固军至天山,任命班超为假司马。(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东汉假司马印章。
东汉军假司马印章。(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窦固看出班超文武双全,也知他口辩极佳,此时汉军大败匈奴,正是再度联系西域各国的好时机,他便派出这位非常适合当外交官的手下,率团出使西域。

火烧敌营 收服鄯善

公元73年,假司马班超与文官从事郭恂率36人先来到鄯(音“善”)善国,这里本名楼兰,傅介子当年斩楼兰王,更名鄯善。该地位于塔里木盆地最东,接敦煌,是汉通往西域诸国的第一站,也是南北两条丝绸之路的共同起点。

班超出使西域路线图。
班超出使西域路线图。(Tiangong83/wiki/CC BY 2.5)

光武帝时,鄯善就曾多次请求汉置西域都护,以守护丝路诸国。这次,东汉刚刚大败匈奴,又派来使者,赠给他们丝绸、茶叶等诸多礼物,因此鄯善王广招待汉使十分慇勤,礼敬甚备。但没过几天,鄯善待汉使突然间疏懈怠慢了。

班超判断事出有因,一定是北匈奴使者也到了鄯善,他立即把侍者叫来,诈之曰:“匈奴使来数日,今安在乎?”侍者惶恐地禀以实情:“到已三日,去此三十里。”班超听完把侍者关起来,以防走漏消息。

他立即招集所有兵士36人共饮,酒酣之际对众人说:“卿曹与我俱在绝域,欲立大功,以求富贵。现今匈奴使者才来几日,王广礼敬即废,倘若鄯善将我们送与匈奴,骸骨将长为豺狼食,这该如何是好?”

众人皆说:“如今在危亡之地,死生都听从您调遣。”班超见势激励大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当今之计,唯有趁夜以火攻敌虏,使匈奴使者不知我们有多少人,其必然震怖,可殄尽也。一灭此虏,则鄯善破胆,功成事立矣。”这便是名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来历。

班超说完,有兵士提出,此事当与从事郭恂商量一下。班超怒曰:“吉凶决于今日。从事是个文人,听闻这个计划必然会惊恐致使谋泄,我们死无所名,非壮士也!”吏士们这次皆应诺曰:“善。”

正逢当夜大风,班超令10人持鼓藏到匈奴使者营房后面,约定“看到火起,全部鸣鼓大呼。”班超开始顺风纵火,前后鼓噪,一时间,鼓声大震,匈奴惊乱。班超亲手格杀3人,吏士斩杀30多人,剩下100余人均被烧死。

第二天,班超一行回来,将事情告诉郭恂,郭恂大惊,脸色也变了。班超说:“您虽没有同行,可是超怎么敢独吞功劳呢!”郭恂听了十分高兴。

班超又召见鄯善王广,将匈奴使者的首级拿给他看,鄯善举国震怖。班超告之以大汉威德:“自今以后,不要再与北匈奴暗通。”王广忙叩头说:“愿属汉,无二心。”遂纳子为质。

班超返回窦固大军驻地,将此事禀告,窦固大喜,立即上奏章阐述班超此行的战功和外交功劳,并在奏书中请求明帝更选出使西域的使节。明帝看了奏章,赞许钦服班超的志节,传诏给窦固说:“像班超这样好的官吏,何故不遣,而要另选呢!今命班超为军司马,令遂前功。”

班超与36吏士共饮,酒酣之际,激励大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班超与36吏士共饮,酒酣之际,激励大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网络图片)

于阗斩巫 西域复通

有了明帝的正式任命,窦固再命班超出使于阗(音“田”)。于阗地处塔里木盆地南缘,是丝路南道中部之必经大国,著名的和田玉即产于此地。这次班超出使,窦固想为他增加些人手,班超回答:“仍愿仅率先前30余人,如果有什么料想不到的事发生,人多了反而不好。”

于是,班超一行前往于阗。于阗是当时的西域强国,于阗王广德刚刚攻破莎车,在丝路南道有雄名,北匈奴也遣使监护其国。与之前在鄯善备受礼敬的情形不同,广德待班超使团礼意甚疏。该国风俗信巫,巫师对广德说:“神怒何故欲向汉?汉使有黑嘴的黄马,应取之向‘天神’祭祀。”于是广德派人向班超请马。

班超私下已经知道这件事,假意答应给马,让巫师自行来取。不一会儿,巫师来到,班超即斩其首送与广德。广德震怖不已,先前已经听说班超在鄯善诛灭匈奴使者的壮事,这次立诛巫师,果然有雷霆手段,于是下定决心归汉。广德马上攻杀了匈奴使者,向班超表明心迹,班超于是重赐广德和其他大臣。

强国于阗的归降,大大震动了西域诸国,各国纷纷遣子到洛阳入侍,与大汉断绝了65年的西域,再度联通。

(未完待续)

延申阅读:【西风汉阙】张骞:走向西域第一人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