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首场战役意义大 区选结果代表民意(图)

2019-10-19 22:33 作者: 王维中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现任湾仔大坑区议员杨雪盈和多名从事艺文工作、社区规划及科创企业者组成的参政团体“湾仔起步”参选区议会选举。(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摄影)
现任湾仔大坑区议员杨雪盈和多名从事艺文工作、社区规划及科创企业者组成的参政团体“湾仔起步”参选区议会选举。(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摄影)

【看中国2019年10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王维中采访报道)今届新一届区议会选举共有1104人,首次没有自动当选的白区,多位反送中素人及社运代表人物参选,选举结果除了反映港人的民意,更关乎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及选委会的组成。

新一届2019区议会选举提名期已于10月17日结束,共接获1104份提名表格。全港18区共有452个选区。如选区内有超过1名候选人获有效提名,便须于11月24日(星期日)进行投票。

提名期结束前,朱凯廸新西团队成员、参选荃湾海滨选区的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以及社民连岑子杰、曾健成和梁国雄都获确认提名有效。但被指是“DQ高危”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和立法会议员朱凯廸仍未获确认提名有效。选管会将在10月24日(星期四)晚上8时,在大屿山香港国际机场亚洲国际博览馆为候选人及其代理人举办简介会。参选人最迟在简介会前会收到当区选区主任来函通知确认,参选资格才正式有效。

今届选民人数约412万,新增选民近38.6万,两者均创历史新高。选民将在11月24日(星期日)进行投票。

今次区选从最新数提名名单所见,今年罕有的首次出现没有自动当选的“白区”,即“区区有竞争”,没有人自动当选。另一项特色是有大量地区组织参选,包括不少与反送中运动有关的新星组织。不少选区竞争激烈,有粗略计算23个选区有4人参选,5人或以上的更有8个选区。

民主派最大党、民主党今年会有99人参选,当中38人即约38%是首次参选。公民党则有36人出选。

反送中首次选举意义大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表示,过往由于市民的忽略令建制派在很多区都自动当选,今次则不同了,“今次整个民主派意识到区议会的重要,四百多席的区议会议席中,差不多有超过九成多已经有竞争,有民主派的成员争夺,这意味着香港人的投票意欲提升的话,是有机会挑战到整个区议会议席的过半数。18区区议会的版图可能改写。”

他强调区选的重要性,一是关乎到特首选举的选委会:“400多席区议员互选下,会选出117位特首选委会,在一千二百人中占了近一成。但经历了反送中运动,经历了民智开启,也有40万的新登记选民,当中很多是年轻人。”

今次区选是反送中运动后首次选举,选举结果更代表广大的民意,杨岳桥说:“这是最佳的机会让港人用最文明、看得见、科学和有说服力的方法告诉全世界,香港人经历了几个月的态度时什么,我们对特区政府的想法是什么。”

他又说,若区选带来改变,对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将是一支强心针:“包括议席上大幅缩窄亲北京阵营的票数,甚至令他们失去议会过半控制权,能让我们有效发挥制衡政府的角色。”但当中还存在许多暗涌及变数,如中联办的干预、庞大的配票机器、种票等等,他直言:“这次能否抵挡悠悠香港人的自由意志,就视乎11月24日如仍能有选举,大家能不能出来投票,改变大局。”

学者呼吁双方克制 让区选顺利举行

反送中逆权运动持续至今,外界传出若暴力示威持续甚至加剧,影响市民投票或危及选举的公允性,政府便会押后选举。民主派一直忧虑当局及建制派会因区选结果对自己不利,借故取消或拖延。

上周一(14日)一批香港知名学者开联合记者会,希望各方保持克制,让区议会选举如期顺利举行,并促请政府不要借故押后或取消区议会选举,剥夺市民发声的机会,以避免局势因取消选举而冲突升级。

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强调,学者们十分坚决反对押后或取消区议会选举,“我认为这样做会为香港的宪政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他不单剥夺选民选举的权利,也会破坏香港的宪政秩序,同时我们更加担心,一但真的押后或取消会令现在的局势爆炸性升级。令澳冲突更加严峻,会对香港造成更大的伤害。”

理大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则强调,区议会能否顺利举行的威胁并非来自民众,而是政府或建制阵营近日的“吹风”,但并不见民众发动破坏选举活动。他表示市民要警惕政府“狼来了”的动机,并警告政府如取消选举只会令人觉得暴力抗争是最后选择。

学者揭中共操控香港选举

在区选前夕,香港近月发生多宗暴徒袭击市民的事件,如近日已报名参选区选的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十一国殇日前夕,一日三宗区议员、法轮功人士和苹果记者遇袭。浸大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相信各类白色恐布情况会持续。

他列举中共操控香港选举在上一次的区议会选举已有多宗,包括自由党周永勤突然宣布退选:“从周永勤事件可见,中联办可以就自己阵营实施恐吓,另一方大家都知涉及什么人,实施恐吓、调配、摆平利益,谁必然当选,可能界票者则用各种方式劝退它,这根本是干预选举,插手香港自治,更是香港法律所不容,但有关方面至今查都查不到,完全没有交代。”

还有在2016年一宗案件中,一名在网台OurTV任主持人的男子涉贿选,揭露了中共统战部操控选举,吕说:“由统战部派出,自称“李总”的人案件判词中说,所谓调配甚至付钱叫所谓本土人士出来参选,目的是到泛民参选的地区去鎅票,造成不确定因素,让建制方渔人得利,最终一些收钱舞弊的人被捕,但背后付钱、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幕后人士,至今不见影踪。”

另外,中资机构派员参选隐藏身份:“2015年选举,中资机构高调浮出水面,宣布中资驻港体系派出了8人参选区议会选举,其中6人得胜,整个选举过程中,中资的人都隐藏自己身分,例如中旅就自称旅行社高层管理人员,这些人都已潜伏社区多年,也有大量资源和网络优势,让他拥有选举上的后台。”

他分析中共干预香港选举可分为低、中和高度三种手段。低度的例如要求中资机构员工箍票,每人发动自己家人和身边人对建制派人士投票,以及抵制泛民。中度的参与就包括派人出去参选,漂白这些人。高度介入就包括选举中进行白色恐怖甚至红色恐怖动作,“用武力威胁甚至袭击候选人,武力劝退一些人,以及在社区上制造不同人士的袭击,以白色恐怖甚至红色恐怖令其他人知难而退。也有可能整个选举的调兵遣将协调有中方的身影。”

他指现在“最高度”的情况,就是建制阵营吹风,令这场选举停止:“就是围票站和有恐怖活动出现。对参选人和建制人士的office袭击破坏,造成一种恐怖气氛,当局已经有理由延迟和取消选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