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对武汉肺炎的失控看“达克效应”(图)


从北京对武汉肺炎(又称冠状病毒、 2019-nCoV)的失控看“达克效应”。
从北京对武汉肺炎(又称冠状病毒、 2019-nCoV)的失控看“达克效应”。(图片来源:Adobe stock)

1995年的一天,一个名叫McArthur Wheeler的青年大摇大摆地抢劫了美国宾西法尼亚州的一家银行。当他被捕后,看着监控录像突然难以置信地说:“可我脸上抹了柠檬汁啊!”

原来,有人曾告诉他,只要把柠檬汁涂在脸上,就能隐身。对此,他深信不疑。

这种思维对我们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但请别骂他“傻瓜”,他可能会觉得很委屈,或者还会理直气壮地反驳你。

你还别笑,因为这不是笑话,而是个真实存在的心理现象。也并非极端少数,反而无处不在。

1999年,两位心理学家Dunning和Kruger对此现象进行了研究。

他们做过四个实验,结果震惊地发现:缺乏幽默感、文字能力和逻辑能力的人,往往会高估自己:当他们实际得分只有12%时,却认为自己的得分在60%以上!

他们把这个现象称之为“达克效应”(也叫邓宁-克鲁格效应)。

“达克效应”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指的是非理性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的结论,但是无法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也无法辨别错误行为。

这些能力欠缺者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却又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

简言之,越是愚蠢的人,越自以为聪明——不是在撒谎或逞强,是真的打心底里这么觉得!

这一研究结果还获得了当年的“搞笑诺贝尔奖”。

但“搞笑诺贝尔奖”除了搞笑之外,还有它正经的一面!因为评委中有些还是真正的诺贝尔奖得主,他们的目的是选出那些“乍看之下令人发笑,之后发人深省”的研究。

这一现象其实深思后也让人不寒而憟,因为很多人也许都在高估自己还不自知。

这不只是在说无知的人,能力中等的人往往更容易产生强烈的高估,因为他们或多或少存在一两个维度的优势,便更容易“得寸进尺”。

有的人只是对一两个词一知半解,就能自己夸口出一门学问。
有的人只是对一两个词一知半解,就能自己夸口出一门学问。(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冒充者症候群

“吉米鸡毛秀”曾经在德州一个音乐节现场,做过一个恶作剧。

记者随机采访了两个女孩,问:“你们觉得Doctor Shlomo乐队怎么样?”

“是我最喜欢的乐队!”“没错,今年特别火红!”

但是,这个乐队名是记者编出来的,取名自一部百老汇歌剧——但其实这个乐队根本不存在。

“去参加音乐节的人都以知道下一步的安排而骄傲,即使他们其实并不真正了解新的内容是什么。”

这就是典型的“达克效应”,生活中这种现象其实很常见。比如有的人对任何话题都能侃侃而谈,仿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作为听者的我们,有些领域确实所知不多,都判断不了他说的有几分真假。

要么一脸懵地崇拜,要么鄙视他人。但换个角度想,他大概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嘴炮。

有的人只是对一两个词一知半解,就能自己夸口出一门学问。

这种人,在知识洪流的“尾气”里中毒太深,出现幻觉了。

宋朝有一个叫钟弱翁的县令写得一手烂书法,却自认为很好。

他无论走到哪里,总是要对一些名牌匾额上的题字进行肆意批评,并想方设法让自己重写。

一天,他看到一个寺庙阁楼的题匾上有“定惠之阁”四个大字,但是落款处的人名被灰尘掩盖,看不太清。

他又是一顿批驳,叫人把匾额摘下来,让自己重新赐字。

碍于他县令的身份,即使僚属和僧侣们都觉得那题字写得很好也不敢违抗。

然而,擦去灰尘后发现,落款赫然写着一代书法大家颜真卿的名字。

钟弱翁尴尬了一会儿,又对僚属们说:“这么好的一副字,不刻成碑文多可惜啊。”

所以有时候,对于一些自信十足的脑残,又无从指责时,静静看着就好——这些人早晚会被狠狠打脸的。

只是,这次付出的代价也真的太大了,而且还看不到结束的尽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