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心声】我亲眼看到了他们防民如防贼(图)


别的国家用言论和法律制约权力,中共却用权力控制法律制约言论。
别的国家用言论和法律制约权力,中共却用权力控制法律制约言论。示意圖(圖片來源:Betsy Joles/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12日讯】编者按:自2004年以来,全球兴起了声势浩大的退出共产党运动。不少人因为看透了共产党的腐败和作恶多端,不愿与之为伍,公开在海外退党网站用真名或化名声明三退退党、退团和退队)。也有人向中共的上级党委提出退党,结果不获批准,反而引来一轮一轮的谈话、了解思想,不给退!最后没辙,干脆直接在海外退党网站发表声明退党。

中共号称有九千万党员,有多少事实上已公开声明退党?只是中共要了他们表面的名单,但人心已失。

当下中共内忧外患前所未有,有识之士认为,共产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其统治的瓦解。那些勇敢的民众,退党的义举正逢其时,呼应中共倒台之势。他(她)们也正成为国人摒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重建中华文明的历史进程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看中国》特此刊发部分来自海外退党网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的退党声明原始记录,以饷读者。

以下: 

我本是一个有独立思考的普通人,因为看到各种不公和制度的弊端以及对金钱社会的失望而忧心忡忡,对书本上的东西也充满了质疑,但是为了安全总是不敢说出来。

直到去年四月喝多了酒,一个人在屋子里抱怨了很多对社会不公的话,结果很快遭到了很多陌生人的软暴力以及睡觉和吃饭时的骚扰,还遭到了持枪警察的上门询问的暗示,这才知道自己被中共监听。

从此我就成了现实版的楚门,每受到软暴力后去询问,得到的回答都是“巧合、你想多了等等回答。”

为保平安,多次做了假五毛,多次夸耀中共塑造的形象换取偶尔的和平,但是效果不佳,经过了近10个月的骚扰、软暴力、侮辱等迫害,终于忍无可忍,将网上的香港真相与中共的罪行告知了他人,结果遭到了拘留。

期间家里给翻了个一塌糊涂,我试图与警察交流,发现他们态度如同土匪,逻辑也是一套强盗逻辑,例如我说到贪污数目,一名警察居然回答“那是你没有贪上,要不然你现在就在数钱呢。”

祸不单行,他们还在拘留所里找恶霸晚上三四次吵醒已经睡着的我,其他事情也一言难尽。

直到现在疫情爆发,他们的注意力转移,我才有了喘息的机会,经历了这场劫难,我已经觉醒,也知道了大量的真相,也亲眼看见了他们的强盗行为和强盗逻辑。

从中共掌权开始就不断有中国人遭到比我更残酷的迫害,他们垄断人们的思想,破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消灭了孩子们的质疑能力,用谎言和暴力压迫和剥削着中国人,颠倒黑白,不分善恶。

身为新疆人的我亲眼看到了他们防民如防贼,态度蛮横嚣张。

从曾经的整风运动到文化大革命、六四、毒奶粉、有害食物等等到现在的天价贪污、集中营、猪肉、香港、冠状病毒等等事、中共没有干出一件好事,还拿着百姓的努力说成自己治理的功绩而大肆宣扬。

还因为腐败无能等诸多原因而造成中国人的幸福指数居然排行低下,连战乱的国家利比亚也比中国高。

很明显中共就是最大的邪教,他们与法西斯纳粹党如出一辙,像希特勒一样恐怖统治,让人民分不清谁养活谁,明明是中国人养活了中共却被中共偷换概念说成-中国人吃国家的喝国家的,无耻至极。

别的国家用言论和法律制约权力,中共却用权力控制法律制约言论,本末倒置,变法律为权力,变权力为武力、暴力,他们不配拥有这样的权力。

我知道自己被监控,所以在此写下了我一生最大的感慨与最真实的言论,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用行动证明我不屈服于法西斯!跪着活着不如站着死去!这篇声明可能是我留下的最后一点东西。

我在此宣誓脱离邪教,退出曾经加入的共青团、少先队,愿独裁恐怖中央集权最终被自由民主正义战胜!

2020-02-06

声明人:张涛

2020-02-09 00:26

大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