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犀牛加黑天鹅 中国经济前景不乐观?(图)

2020-02-25 10:58 作者: 黄丽玲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企业近至今复工复产的进度仍不理想。(圖片來源:THATREE/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2月25日讯】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续在中国肆虐。许多中国企业近一个月来受到封城的影响,至今复工复产的进度仍不理想,这对备受订单履约压力的出口商来说尤其头痛。

为了舒缓出口商的压力,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下称贸促会)早在2月初即公告称,若中国外贸商因肺炎疫情的爆发而无法履行国际合同,将核发不可抗力证明,让业者可以免责,亦即合法毁约而不用赔偿。

根据美国之音梳理贸促会的新闻稿发现,截至2月22日止,该会近三周于各省份核发了至少700份的不可抗力证明,其中,受到冲击最大的前六个县市,就占了500份左右,代表至少40亿美元的合同无法履约。

这六个县市省份中,天津市一地无法履约的合同金额最高,达17亿美元,其次是肺炎疫情重灾区湖北省,发出了80份以上不可抗力证明,无法履约的合同金额约有8亿美元,而江苏省发出的不可抗力证明则最多,达282份,无法履约的合同金额约6.2亿美元,深圳市也不遑多让,发出了89份证明,无法履约的合同金额约5.2亿美元。

封城禁运 出口商订单履约压力备增

据湖北省贸促会的一位人员私下透露,因为封城,海空陆运禁运,省内出口商因此无法履约出货,另外,因为省内劳工于农历春节后也无法出行、返回原工作地、使得包括如位于巴拿马的海外工程项目,也无法如期履约,在此前提下,地方贸促会所核发的不可抗力证明,让厂商可以免责,避免损失扩大。

但他悲观地预测,重灾区湖北省的疫情可能要到六月才能受到控制,因此,省内出口商就算短期内可以得到国外厂商的谅解,延缓出货,但长期而言,恐因客户转单、而面临永久失去订单,甚至未来遭到索赔的风险,雪上加霜。

“最担心就是说,国外客户假如说,它急要货的话,那么我们中国的企业不能给予的话,它就肯定找其他国家要货了、转单,然后,也有可能找我们国内的企业进行索赔,这个都是有可能的。”他说。

贸促会所核发的不可抗力证明,或许可以让出口商暂时从订单履约的压力中喘口气,但最终仍无法缓解中国企业普遍面临的债务危机。

台经院景气预测中心副主任邱达生指出,前一波的中美贸易战,已经让许多中国企业因为受到经济下行的冲击而导致债务无法如期偿还,再加上这一波的肺炎疫情,债务危机已然是中国经济中所面临的不定时炸弹。

债务危机 中国经济的不定时炸弹?

邱达生说:“中国企业现在面临最大的一个威胁是它的债务危机,现在再加上没办法及时出货,我相信,这些企业大部分也没有办法去负担(无法如期履约出货)赔偿的金额,所以说,它(北京当局)当然是希望,这次的冲击不要造成太多的企业倒闭,爆发失业潮,影响到北京的国内的治理。”

也就是说,前一波中美贸易战的“灰犀牛”,再加上这一波肺炎疫情的“黑天鹅”,中国政府若无法尽快控制肺炎疫情、让经济回温,中国广大的企业恐面临新一波的倒闭潮,以及引发后续庞大的失业潮,都将全面席卷中国的经济,甚至威胁到中共的统治。

失业潮的风险有多大呢?

邱达生说,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曾指出,中美贸易大战让中国少掉了300万个工作机会,虽然特朗普总统的说法略显夸张,但这一波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远大于中美贸易战,若无法及时解除债务危机这颗不定时炸弹,中国失业潮的负面影响恐不容小觑。

至于中国民企的债务危机呢?窟窿又有多大?

据彭博社的统计,2019年中国在岸市场违约债券的本金超过1,300亿元人民币(约186亿美元),写下历史新高。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惠誉则指出,中国民营企业的债券违约率从2014年的0.6%飙升至2019年前11个月的4.9%,也创下新高纪录,企业违约债券的本金金额则从2014年的13亿人民币(1.9亿美元)大幅增加至2019年前11个月的994亿元(142亿美元),而且约六成企业的现金流根本不足以偿付短期债务。

肺炎疫情犹如世界大战?

在中国经营汽车配件的正阳国际总裁孙正大就以“世界大战”来形容此次肺炎疫情对他的公司的影响,而他所面临的潜在损失,根本不是一张不可抗力证明所能平复的。

正阳国际是专营汽车配件的中间贸易商,主要服务中东客户,而出货的货源则集中来自浙江省的制造商。孙正大说,目前有约200万美元的汽车配件订单卡在浙江省无法出货,虽然,紧急从台湾调货,但台湾的货源也有一半、约100万美元的订单无法出货,因为其中关键零组件来自中国,中国无法供货,台湾制造商也缺料、无法出货。

孙正大说,供应链断链已是事实,不过,他尚不担心转单,因为,客户长期经营所累积的忠诚度外,目前中国汽车配件业世界独大,也只有泰国和越南能少部分取代,印度货则因品质太差,根本没办法用,而且他对泰国对防疫工作也没有信心,认为泰国疫情迟早失守。

然而,只有中国能出货的这个现况虽是优势、但也是劣势,因为,现在全球的汽车配件业受到中国“冰封”的影响,厂商只能“坐困愁城”,无从因应。

孙正大说:“坦白说,我们现在根本都没有在讨论这个(因应的)问题,因为现在就像是世界大战,它大战什么时候结束,我们怎么活,我们怎么有办法预测呢?只能祈祷,根本没办法预测。”

整体而言,新冠肺炎(又称中共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对中国经济成长率到底有多大的负面影响?

中国2020年经济成长率能保五?

邱达生说,综合国际权威机构的研判,如HIS Markit、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英国谘询公司经济学人智库(EIU)等,大都参考2003年SARS对中国经济成长率约带来一个季度的负面冲击,也就是说,如果疫情能在三月底前获得控制,中国今年的经济成长率将从6%的预估值下修0.4-0.5个百分点。

他说:“如果一季就能把疫情掌控,那么今年(中国的经济成长率约在)5.5%左右,如果说,延续两季的话,它大概就面临保5%这样的情况。”

不过,有“末日博士”(Dr. Doom)之称的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鲁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于周六(2月22日)接受《福斯财经网》节目访问时指出,肺炎疫情将使中国今年的经济成长无法超过4%,他说,从6%降至4%,代表中国经济成长削减三分之一,这对全球贸易、信心、企业的溢出效应将会很可观,因为中国占全球经济成长的三分之二。

对此,邱达生说,鲁比尼的预测,代表肺炎疫情到今年底都无法获得有效控制的最坏情况,会不会真的发生,谁也无法预测,但他同意,中国供应链断链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将很可观,因为中国现在已是全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去年的经济总量有14兆美元之多,除了高科技产业的组装和代工以中国为中心外,传统产业中初步加工的中间产品也来自中国,例如,全球纺织业七成的染料来自中国、全球医药业初步加工的原物料九成也是来自中国等,因此,中国打“喷嚏”,全球经济很难不感冒。

相较于国际机构的预估,中国官方对经济的看法则相对乐观。

官方乐观喊话 听听就好?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周日(2月23日)的一场疫情统筹工作会议上說,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疫情的冲击是短期的、总体上是可控的。”

而前中国央行委员、现任北京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则于2月22日发布研究报告,认为中国今年的经济成长率最坏也不会低于5.23%。

对于官方的乐观看法,正阳国际的孙正大说:“政治喊话,听听就好。”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