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原研究员: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纳米机器人杀手(下)(图)

2020-02-26 06:54 作者: 屈伸子

手机版 正体 2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冠状病毒示意图
冠状病毒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2月26日讯】在《中科院原研究员爆料:石正丽背后可能另有隐情》文章中说引发中共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不排除是天然病毒的可能性。最近几天对该病毒的基因和蛋白质做了许多电脑分析之后,才发现它根本不可能是天然病毒。而且,还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就是这个病毒符合“纳米机器人杀手”的所有特征。

接上期

纳米机器人杀手与COVID-19病毒

就在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之际,1月28日,美国哈佛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学系主任、纳米科学与技术国际权威查尔斯・利伯(Charles M.Lieber)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利伯从2012年到2017年作为中共的“千人计划”研究员在武汉理工大学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2月4日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的科技新闻栏目刊登了一篇关于利伯的报道。文章对利伯与武汉理工大学签订的合同提出质疑。该合同声明利伯在武汉理工大学从事用于电动汽车的基于纳米线的高效锂离子电池的开发。据记者调查,在利伯发表的400多篇论文和75个专利中,没有一个涉及到电池或汽车。

近年来,利伯在哈佛大学的实验室转向纳米材料与生物学结合的研究。如,利伯在2017年12月8日的“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报告了能注射进动物大脑的柔性的网状纳米材料。连撰写该报道的记者都感到奇怪,为什么利伯在武汉理工大学从事自己专业外的研究。

如果我们考虑到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以及中共军方对纳米机器人的重视,就很容易联想到,利伯是否参与了中共军方的纳米机器人的研制。利伯到底是否参与了中共军方的研究,我们不清楚,但利伯的被捕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审视COVID-19病毒的新视点。

根据网上搜集到的资料,纳米机器人杀手,就是用纳米材料制成的能够杀死人体细胞的微型机器人。机械材料制成的机器人很难进入人体,因此生物分子(核酸、蛋白质与多糖等)是制作纳米机器人的最好原料。

在纳米机器人研究领域,有一个公认的观点:纳米机器人如果能够自我复制,其本质上就是病毒。

虽然目前对各种病毒的研究已经很深入了,可是设计一个全新的病毒其实是很困难的。而按照纳米机器人杀手的标准来改造病毒,则是制作纳米机器人杀手的最便捷的途径。

纳米机器人杀手的基本特点是:

一、能很容易地进入人体;

二、进入人体的时候不易被察觉;

三、能够杀死人体细胞导致人死亡;

四、杀人后能够离开人体或自毁(自我毁灭证据)。

目前已知,COVID-19病毒可以通过多种途径感染人,包括接触传染、飞沫传染、空气传染和粪口传染等。因此符合纳米机器人杀手的第一个特点。

COVID-19病毒的潜伏期长达几十天,这么长的潜伏期,即使人感染了病毒也很难判断自己是在过去的几十天中的哪一天感染的。另外,目前血液检测阳性率仅为50%,可见该病毒具有很强的隐身性。因此符合第二个特点。

COVID-19病毒的毒性不必多说,肯定符合第三个特点。

最近在病人粪便中发现的COVID-19病毒,证明该病毒的设计虽然不够完美(在病人肺部可检测到病毒),但已经具备了离开人体的特点,可以说勉强符合第四个特点。如果该病毒真的像中共党魁所说,到4月份温度升高后,病毒会被高温杀死,那这个病毒就更加符合纳米机器人杀手的第四个特点。(美国小说“The Eyes of Darkness”中说Wuhan-400病毒在杀人后,在人体温度降至30摄氏度后就自动分解。中共党魁说4月份气温升高病毒就会被杀死。据维基百科,北京和武汉4月的最高气温在20-35摄氏度之间,病毒解体的温度与小说中的描述如此接近,让人惊讶。)

从以上分析来看,COVID-19病毒很有可能是按照纳米机器人杀手的标准制作的人工病毒。

COVID-19病毒的可能的制作过程

下面我们来尝试还原一下COVID-19病毒的可能的制作过程。

很有可能,石正丽从云南采集到的蝙蝠冠状病毒中没有符合军方要求的病毒。当时的中科院武漢病毒所还没有掌握改造病毒的技术,因此,石正丽与美国研究人员合作,制作了一个嵌合体病毒。论文发表后,该研究的意义立即遭到同行专家的质疑。当然,从学术角度看,这个研究毫无意义,而且带来了很大的风险。可是,从制作纳米机器人杀手的角度看,这是必须的一步。

在这个研究中,石正丽把蝙蝠冠状病毒的S蛋白插入到SARS病毒中。这是障眼法,防止被看破。掌握了这个技术之后,在制作COVID-19病毒时,倒过来了,把SARS病毒的S蛋白插入到蝙蝠冠状病毒中。可能SARS病毒的S蛋白不符合要求,S蛋白上与受体ACE2蛋白相结合的4个关键氨基酸就被替换掉。另外,又在辅助结合区插入了三个短片段,可能增加了病毒的感染能力,即可能感染肺细胞以外的组织或器官。除S蛋白以外的蛋白是否被修改过,目前还不清楚。

石正丽2月3日在Nature发表的论文应该撤稿

石正丽1月20日投稿、2月3日在Nature发表的论文显示,石正丽在2013年从云南蝙蝠中分离的一个病毒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基因序列最相似,因此石正丽辩解说,COVID-19病毒来源于自然界的蝙蝠。既然石正丽能够人工合成病毒,那么这个所谓的2013年从云南采集的天然冠状病毒肯定也是她合成的人工病毒。因此,石正丽的这篇论文根本就不可信,论文应该撤稿。那个2013年收集的蝙蝠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肯定是个人工合成的序列,也应该从国际基因子据库中删除掉。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