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原研究员: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纳米机器人杀手(上)(图)

2020-02-23 04:24 作者: 屈伸子

手机版 正体 1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纳米技术
纳米技术(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20年2月23日讯】在《中科院原研究员爆料:石正丽背后可能另有隐情》文章中说引发中共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不排除是天然病毒的可能性。最近几天对该病毒的基因和蛋白质做了许多电脑分析之后,才发现它根本不可能是天然病毒。而且,还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就是这个病毒符合“纳米机器人杀手”的所有特征。

冠状病毒棘突蛋白(S蛋白)概貌

首先谈一下新型冠状病毒外壳上的棘突蛋白(S蛋白)。这是S蛋白(Spike protein)的三维结构图,三维结构的预测结果来自美国密歇根大学医学院Zhang Lab的网站,现在把这个分子模型调整到目前的角度,以便于看到S蛋白的全貌。

  COVID-19病毒S蛋白三维结构图
COVID-19病毒S蛋白三维结构图(图片来源:看中国制图)

这个S蛋白分为S1和S2蛋白。三个S蛋白分子的S2蛋白相互结合形成的三聚体结构就构成了病毒表面的棘突。

S1蛋白又可分为2个区,即N-末端区和C-末端区。C-末端区能够与肺细胞膜表面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从而使病毒进入肺细胞。

S蛋白主要结合区

S蛋白的氨基酸序列分析显示,虽然COVID-19病毒的S蛋白整体上与舟山蝙蝠病毒的S蛋白相似,但S1蛋白则更像SARS病毒的S蛋白。因为S1蛋白与受体的结合已经研究得很清楚,本文中称为主要结合区。在S1蛋白的C-末端区中,有5个氨基酸在受体结合中起着关键作用。舟山蝙蝠病毒的S蛋白只有一个关键氨基酸,同时缺少多个临近的氨基酸,肯定不能与ACE2结合。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发表的论文指出,COVID-19病毒的这5个氨基酸中有4个与SARS病毒的S蛋白完全不同,但仍可以与受体ACE2蛋白结合,结合能力比SARS病毒要弱一些。

美国生物信息学专家James Lyons-Weiler博士领导的团队发现,COVID-19病毒的S蛋白基因有一个1,378个碱基的片段是其它蝙蝠冠状病毒所没有的,这个片段与一个用来进行转基因表达的载体pShuttle-SN中的一段DNA序列非常相似。这个pShuttle-SN载体在2008年被用来开发抗SARS病毒的疫苗。而这个1,378个碱基的片段就是编码S蛋白的S1区的基因片段。因此,COVID-19病毒肯定是人工改造的病毒。

S蛋白辅助结合区

S1蛋白的N-末端区,本文中称为辅助结合区。印度研究人员发现的4个插入的氨基酸短序列中有三个在这个区中。我在美国NCBI(美国国立生物技术信息中心)的服务器上用Blast软件对病毒蛋白质数据库进行搜索时发现,在2个插入的氨基酸短序列的检索结果中,如果除去COVID-19病毒的数据和石正丽在1月29日提交的所谓的从云南蝙蝠粪便中分离的冠状病毒的数据之外,赫然入目的就是爱滋病毒(HIV)的数据。另外两个插入的氨基酸短序列的检索结果中,也包含有艾滋病毒的数据。而所有这四个检索结果中都存在的病毒,就只有艾滋病毒。因此,现在我才理解为什么印度的研究人员在论文的标题中用了“Uncanny”(奇诡的、无法解释的)一词。

石正丽在2月3日的Nature杂志上发表的那篇论文中也承认,与SARS的S蛋白相比,在COVID-19病毒S1蛋白的N-末端区有三个短的插入片段,并说需要进一步研究这3个片段是否能与MERS病毒的受体结合。

COVID-19病毒其它蛋白质

中国医学科学院的研究人员最近发现,COVID-19病毒不仅S蛋白与SARS病毒的S蛋白有差异,其它蛋白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COVID-19病毒总共有380个氨基酸与SARS病毒不同。

COVID-19病毒特征与临床表现的关联

COVID-19病毒能与肺细胞表面受体ACE2蛋白相结合,但结合力比SARS病毒稍弱。这一特点很使COVID-19病毒在感染人肺细胞时比SARS病毒要缓慢,这可能导致了COVID-19病毒比较长的潜伏期。如果这一特点是人工设计的话(参与受体结合的5个关键氨基酸中的4个被替换),那么这一特点无疑增加了病毒的隐匿性,使人防不胜防。

COVID-19病毒S蛋白的辅助结合区如果能与MERS病毒、艾滋病毒或其它病毒的受体结合,那么这个病毒的破坏力就大大加强了,而且更难防范。因为,通常情况下,人们会认为这个病毒只感染肺细胞,对其它组织或脏器就会忽视。早在1月份,网上就有多个视频显示武汉街头有人走路时突然倒地不起。有医学专家指出,这可能是心脏出了问题。另外,有报道说,有肺炎患者在感染初期,血液中的免疫细胞数量减少。既然那三个插入序列与艾滋病毒的蛋白很像,那么COVID-19病毒很有可能会像艾滋病毒那样攻击免疫细胞。因此,对研究人员来说,当务之急应该尽快搞清楚COVID-19病毒S蛋白的辅助结合区中的这三个插入序列能否与病毒受体结合,该病毒是否能感染其它组织(如免疫细胞、血管内皮细胞)或脏器(如心脏、肾脏等)。

中国医科院发现COVID-19病毒总共有380个氨基酸与SARS病毒不同,这些不同是否也会赋予该病毒一些独特的感染特性?这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最近媒体报道,在新型肺炎患者的粪便中检测到活的COVID-19病毒,说明该病毒能够进入消化道,并随粪便排到体外。该病毒进入消化道的能力是由哪几个病毒蛋白质决定的,目前还无法确定。

 

责任编辑:鲁宇仁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