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有三危 明朝亡国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图)


明神宗朱翊钧不常视朝,声色犬马,荒废政事,致使国家土地荒芜。
明神宗朱翊钧不常视朝,声色犬马,荒废政事,致使国家民不聊生。(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古人云:天下有三危:少德而多宠,一危也;才下而位高,二危也;身无大功而受厚禄,三危也。中国古代演绎的种种事迹,留下的很多古籍,都是告诉后人怎样做人的道理。

天下有三危,用白话解释就是说:天下有三种危险:缺少德行而尊宠却多,这是第一种危险;才能低下而地位尊贵,这是第二种危险;没有大的功劳却有丰厚的俸禄,这是第三种危险。

有失必有得 损减就是补益

所以事物有时候是损减它,结果却是补益它,有时候是补益它,结果却是损减它。怎么知道是这样呢?

以前楚庄王在河雍之间的邲地战胜了晋国,凯旋归来后庄王要封赏孙叔敖,孙叔敖辞谢而不接受。后来当孙叔敖患痈疽快要死时,他对儿子说:“我如果死了,楚王一定会封赏你的,一定要推辞肥沃富饶的地方,只接受沙石之地。在楚、荆之间有个叫寑丘的地方,那儿土地贫瘠,所以地名也难听。当地的荆人和越人都信奉鬼神、讲究迷信,所以没人喜欢那里。”

不久,孙叔敖去世了,楚庄王果然将肥沃富饶的领地封赏给孙叔敖的儿子,孙叔敖儿子谢绝了,而要求赏封寑丘之地。按楚国的法规,功臣的封禄传到第二代就要收回封禄,唯独孙叔敖一家因为寝丘偏远瘠薄,无人相争,孙叔敖的子孙就世代守在该地,繁衍生息。这就是我们说的损减它,结果却是补益它。

那么,什么叫补益它,结果却是损减它?从前晋厉公南伐楚国、东伐齐国、西伐秦国、北伐燕国,部队纵横天下,威震四方,没有阻碍也没有挫折。于是厉公在嘉陵会合诸侯,气横志骄、淫侈无度、残害百姓。国内无辅佐规谏的大臣,国外没有诸侯的援助。同时又杀戮忠臣,亲近小人。

在会合诸侯的第二年,厉公出游宠臣匠骊氏的领地时,被栾书、中行偃劫持,囚禁起来。这时诸侯中没有一个来搭救他,百姓中也没有一个同情他,囚禁三个月后就一命呜呼了。

每战必胜,每攻必克,然后扩展土地,提高威望,这是每个天下人都希望得到的利益。但晋厉公却因为这些而落得个身死国亡。这就是我们说的补益它,结果却是损减它。

孙叔敖叮嘱儿子要求封赏寑丘之地,因为寑丘之地贫瘠,所以能代代相传;晋厉公在嘉陵会合诸侯以想称霸天下,结果死在匠骊氏的领地。

安禄山缺德行而受宠 朱翊钧“才下而位高”

唐朝的安禄山缺德行而受宠多,玩弄狡诈的手段,善于谄媚逢迎,取得唐玄宗、杨贵妃等人的宠信,得到极大的权势。之后权欲心膨胀,起兵叛乱,最后安禄山被自己手下人用大刀砍中肚子,腹内肠子流淌在床上而死。这是“少德而多宠”的点型。

明神宗朱翊钧晏处深宫,不常视朝,声色犬马,荒废政事;又大肆兼并土地,溺志于财货。万历24年起,派遣大批宦官充任矿监税使,到全国各地开矿征商,疯狂掠夺,不断激起农民起义和城市市民阶层的反抗。

明神宗奢侈靡费,敛财挥霍,又屡屡从国库提银,史称“传索帑金”,并任用张鲸等奸臣。后来三十年不出宫门。从1589年起,神宗不再接见朝臣,内阁出现了“人滞于官”和“曹署多空”的现象。囚犯们关在监狱里,有长达二十年之久还没有审问过一句话的,他们在狱中用砖头砸自己,辗转在血泊中呼冤。弄得国家民不聊生,土地荒芜。

吴亮嗣于万历末年的奏疏中说:“皇上每晚必饮,每饮必醉,每醉必怒。酒醉之后,左右近侍一言稍违,即毙杖下。”明神宗朱翊钧真正是“才下而位高”的点型。史书道:“明之亡,亡于神宗”。

魏忠贤身无大功而受厚禄

魏忠贤出生于隆庆二年正月三十日(1568年2月27日),年少时家境贫穷,混迹于街头,不识字,但精通射箭,懂得骑马,喜欢赌博,迷恋饮酒、嫖妓,好与人嬉笑。后为赌债所逼,只好弃妻卖女。

他见太监在游乐场所出手阔绰,决意入宫做宦官,相传魏忠贤是在赌场被人追债殴打时,取刀自宫。野史相传……魏忠贤找人通融,入宫结交太子宫太监王安,得其所助。后又结识皇长孙朱由校乳母客氏,对皇长孙极尽谄媚,阿谀奉承引诱其宴游,甚得其欢心。

得权后,他自称九千岁,排除异己,专断国政,以致人们“只知有忠贤,而不知有皇上”。明崇祯继位后,打击惩治阉党,治魏忠贤十大罪,命逮捕法办,魏忠贤自缢而亡,崇祯帝依然愤怒,将其尸体凌迟,其余党也被彻底肃清。这魏忠贤正是“身无大功而受厚禄”的点型。

人自毁只是毁在一个贪字上,人如果能抛弃贪婪,才能活的坦荡。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