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薄从何来?——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

2020-05-09 03:09 作者: 新知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中国,首次上音乐课,老师就教了一首“月亮在白云般的云朵里穿行..."中共邪党污蔑仇恨古代的歌曲,学生们啊欣喜若狂,下课了还在陶醉的唱,此后更是经常唱,且迷上了唱歌,那时整个中国学生都是这样。而农村放电影,只要有一个村庄放电影,周围十里八村的人都不嫌远,一齐涌向那里,真是人山人海啊,都痴迷的疯了一般。我村里只要有电影放,我们学生会先知道,因为学校和村部连在一起,而且还在学校的操场上放,于是我们马上到操场上各自划定圆圈来占地方,不许其他人到自己这个圆圈里来,到了晚上时,父母兄弟拿着板凳就到这个圆圈里坐着看电影。到了中学,学生们流行抄歌词,很多人都有歌本,唱歌成了每个人的心醉。

当时黑白电视也刚刚出现,很少见,在农村尤其如此。在我们村,有一户人家买了个14英吋的黑白电视机,于是村里多数人每天晚上都涌向他家里去看电视,直到看到电视台停播才回去睡觉,风雨无阻,电视上无论广告、电视剧、还是其他节目都爱看的要命,他家里也欢喜的把电视搬到院子里架起来,让村民们看。人呐,出现一个没见过的东西,就不管好坏、趋之若鹜的拥抱到如此程度,真是可怕。

当时也正流行琼瑶的爱情小说,大多数学生们都如痴如狂,借书、抄书疯狂的看,上课也偷着在课桌的屏蔽下看。我看的第一本是《在水一方》,看完我就晕了,大脑陷入一种与现实世界完全脱节的虚拟状态中,还有点像做梦。我想自己完了,这样下去的话还活得了吗?人是在现实中生活的,可我却被琼瑶的书给搞成了“世界是虚幻的,我被虚幻的云雾感的东西与世隔绝了”。吓得我再也不敢看了,这个状态好几天才过去,过去之后,才感觉自己脚踏实地了,才感觉自己是真实的自己了,才感觉到世界重新恢复了真实。别人对琼瑶的感觉我不知道,但我真是怕她了,我也不想评论她如何,从此她的书我遇见的话顶多扫一眼书名。

与此同时,武侠小说蓬勃爆发,卖书的跑到学校里出租书给学生看,那时中学生绝大多数都是穷啊,买不起书。书贩子把一本武侠小说分成20页左右一份,就这样出租,可怜学生甘心情愿的被宰,无怨无悔,这是武侠小说的魔力、还是人们对陌生世界无知崇拜的魔力?

与此同时,迪斯科、探戈、霹雳舞、各种跳舞怪模怪样的蜂拥而出,学生们沸腾了,老师们也沸腾了,整个社会都沸腾了,跳舞成了美好、高尚的代名词。细看这些舞蹈啊,哪里有什么美感?就是搞怪而已,但整个社会的人们都陶醉于陌生事物,觉得“怪”才是美。那时候,或许只有怪物现身活生生的把人吃掉才能唤醒人们的理性,好在怪物没有出现,但是人也清醒不了。

一天,在校园里,我和同学们要去教室上课了,路上看到一群学生围着一个人,过去一看,是我的美术老师,此刻他带着一副墨镜,正在模仿社会小流氓的动作,咧嘴跨步、伸拳发狠,就像有人突发神经在马路上跳舞给别人看一样,他认为是在向别人显示自己的表演才华,可是人却丢大了。一个为人师表的老师啊,就如此浅薄、轻浮、无深度、无内涵,只剩下表面那乱飞的尘埃,真是丢人现眼而不自知啊。可是那时整个社会都是如此的浮躁、轻薄。

大约是1987年吧,邪党中央电视台的一台《春节联欢晚会》,中共外交部竟然把它作为欢迎西方领导人的歌舞盛典。自己认为美就当别人也这样,中共领导人是土包子进城啊,没素质,毫无审美,啥都新奇,就认为太好了,太有水平了,殊不知城里人早已司空见惯,看着中共土包子那浅薄、无知的欣喜可笑至极。

80、90年代,整个中国社会的风气就以邪为荣、为本事了,很多人们争相向别人展示自己的邪,以此来对别人耀武宣威,邪的人是谁都不敢惹啊。我村里整修供电电路时,一村民拿着一把菜刀突然冲到一位电工的梯子下面轮刀就砍,好在电工爬得高,退缩得快没砍着,其他人赶忙拉住这个村民,这个村民大叫:我今天不收拾你,我就不叫“二邪”(他排行老二,邪是他的荣称)!

我没经过“文化大革命”,但听说那时人们被中共逼的很疯狂,只认邪党、不认爹妈,斗爹杀娘。不知道80、90年代的邪恶状态是否与文革有的一比?

与此同时,各地的饭店里的服务员遭殃了,服务员多是年轻女的,以我们那地方为例,整个社会的风气弥漫着淫乱,青年人、中年人喜欢到饭店调戏服务员,地痞流氓在饭店里强奸服务员,而多数饭店老板都不敢管。跑车的司机也是这样。有一次我到一个饭店去找邻村老板要账,邻村老板正伙同几个人坐在包间的饭桌旁,饭已经吃完了,而旁边有一张床,床上坐着一个女服务员,包着被子,邻村老板拍着自己下体正在和那个女服务员讲:“******,*******”。见我进去了,有点不好意思了,赶忙拿起饭桌上的饭给我吃,想封我口,我当时恶心的不知多恶心了,那时我就感觉到整个社会都烂透了,而且还是懒洋洋的、堆屎、散屎面天的烂透感。人们都喜欢坏、而不喜欢好,我姨就教训我说“你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才能不吃亏”。但说鬼话不是鬼吗?我不想当鬼啊。其实我姨也不愿当鬼。

曾经礼仪之邦的中国在中共侵入后竟然变成了不知羞耻、以邪为荣、以伤害别人为乐的社会风气。马克思强奸妻子的侍女生下孩子让恩格斯抚养,列宁死于梅毒,斯大林看完演出后强奸名演员,还要求她保密,鬼头毛泽东临死前还有张玉凤、孟锦云两个20岁左右的姘头供他泄欲,邓小平临死前在医院里还抱着裸体女护士猥亵,江泽民除了嫖宋祖英,还想强暴刘晓庆,没强暴成,就把刘晓庆关进了监狱,中共流氓习气从其祖宗就一脉相传。

如今距上个世纪已经20多年过去了,今天的人们到了何种程度?我心已出红尘,不知道了。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