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神农架野人”的奇异经历(图)


湖北神农架的神农顶。(图片来源:Brookqi/公有领域)
湖北神农架的神农顶。(图片来源:Brookqi/公有领域)

湖北“神农架野人”之谜,多年来一直吸引着人们的关注。不少目击者向媒体讲述了他们与“野人”相遇的奇异经历。

神农架位于湖北省西北方与重庆市的交界,邻近十堰市,林区面积为3232.77平方公里。神农架以神农氏尝百草、救民疾、教民稼穑而得名,现下辖6个镇、2个乡,共8个乡级行政区。神农架因其“野人”之谜,而闻名于世。

2017年6月14日,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副秘书长陈连生,向媒体披露了他早年在神农架遇到“野人”的奇异经历。

1976年5月14日,当时陈连生和时任神农架林区革委会副主任的任昕友、苏家国,神农架林区财贸政治部主任佘权勤、农业局长周忠义以及司机蔡新志一道,从十堰开会后,乘坐一辆吉普车返回神农架。

大约在凌晨4点,吉普车行驶到房县与神农架交界的椿树垭时,司机蔡新志大喊:“快看,前面有个野羊子!”被吵醒后的陈连生定睛一看,有一个全身长毛的家伙正朝他们走来。

陈连生说:“根本不是野羊子,而是一个身高达到一米九、全身红毛、直立行走的大家伙。”

那一幕他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他说:“我们对峙的过程有20多秒。这个家伙的耳朵竖着,超过了头顶,脸像驴的脸,眼睛像人眼睛,双手比较短小,手臂上的毛比较长,但下身很长,很粗壮,像我们老家黄牛的后腿,屁股上没毛。”

蔡新志立即停车,打开车大灯射向这个大家伙。佘权勤和周忠义则跳下车,向这个家伙靠近。陈连生也下车,顺手捡了个石头准备迂回包抄,想将这个大家伙抓住。

那大家伙见状,先是伸手抓路边坡上的荆棘,准备爬上去,但连爬两次都失败后,便迅速转身跨过路边小沟,向灌木丛逃走了。

第二天,陈连生拟了千余字的报告,由任昕友签字,向中科院发去电报,告知神农架发现野人。中科院立即派出专家组赶赴神农架考察。

对于外界质疑此事件的真实性,陈连生如此说道:“神农架能否找到野人,对我们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利益纠葛。再说,我们5个人当时都是干部……我们干嘛要撒谎?”他遗憾的说,可惜当时手里没有相机,没法拍照留证。

就当时有关部门收集到的资料显示,在神农架目击“野人”的次数已达121次,先后有370多人看到过145个“野人”。

1974年5月,神农架地区的村民报告碰到了一个满身白麻色长毛,两脚走路的动物。这是第一次有人在神农架目击到“野人”。

同样是1974年,房县一位名为殷洪发的生产队副队长自称上山砍藤条时,被“野人”抓了肩膀。出于自卫,他下意识地砍了“野人”一刀。

殷洪发将此事报告了神农架林区政府领导。这次神农架发现“野人”的消息迅速传到了武汉和北京,从此拉开了全国专家考察野人的序幕。

1976年,神农架林区六名干部路遇红毛的直立动物。

1980年5月至1981年,中科院展开最后一次考察。

1993年,10名游客在神农架目击到3个野人。

2003年,神农架林区宣传部罗永斌声称目击到人形动物,全身灰白黑发齐肩,身高在1.65米左右。

许多专家及志愿者,常驻神农架对“野人”进行考察,但他们至今仅得到一些疑似野人的毛发、脚印、睡窝等,并没有发现任何活体、尸体或化石。

因此,有不少专家认为,神农架“野人”仅仅是个传说,但另一部分人却坚信野人的存在至少有80%的可能性。

其实,在中国古籍中,早就有关于“野人”的记载。《山海经》和屈原笔下的《山鬼》中曾提到“毛人”;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和清朝的《房县县志》,也有“毛人”的记载。西汉的《淮南子》也有着对于“毛人”的描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