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党要求延长回复时限被拒 选举主任呛声遭酸(图)


多名已报名参选的民主派收到选举主任来信提问,公民党批评时间“不合理地短促并具压迫性”,选举主任却回复限期回复,惨遭网友狠狠开酸。资料照。
多名已报名参选的民主派收到选举主任来信提问,公民党批评时间“不合理地短促并具压迫性”,选举主任却回复限期回复,惨遭网友狠狠开酸。资料照。(图片来源:Doris/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7月26日讯】多名已报名参选的民主派昨日收到选举主任来信提问,包含公民党郑达鸿、杨岳桥、郭家麒以及郭荣铿,要求今日中午回复。公民党批评时间“不合理地短促并具压迫性”,随即去信要求回复时限延后到下周一下午6时。昨晚选举主任回复,表示时间不会延长,“请务必于限期或之前回复我的问题。”此言遭到网友狠狠开酸。另外,香港经济学家、财经专栏作家罗家聪在脸书上表示,(北京、港府)政权全面与民为敌。

香港多位民主派立法会参选人25日收到选举主任信件,要求他们解释政治立场,网友精辟总结:所谓“选举主任的信件”,简单一句:你愿意亲共吗?(详报导:民主派参选人收信要求解释立场 网友总结:你愿意亲共吗?)而且泛民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政府借故DQ参选人或借疫情推迟及押后选举。(详报导:无惧DQ推迟押后 民主派继续力争35+)

公民党要求延长回复时限被拒

据《立场新闻》报导,梁家杰认为,政府给予候选人少于一天如此短的时间回应,背后原因“估都估到”,用“极之压逼性”的方法处理如此重要的文件往来,明显是“肆意去进行压迫”。至于是否认为政府正在为DQ铺路,梁家杰表示,观乎其订定的回复时限,“问的问题可说是有所指,政权是否要用行政手段进行政治筛选,我想答案已呼之欲出:一定系。”

选举主任呛声遭网友开酸

“Ridiculous”

“真系CLS!全世界咩地方会系咁!”

“这样的事都做得出,做刀手有报应,就算有仔女都无福享”

“小学时读水浒。觉得真系官逼民反。呢个好似系现代版水浒。”

“好大官威呀,选举主任星期日都不办公,on time覆咗,都收唔到啦!”

“美国的大棍子,一定会痛打DQ手:),到时连累DQ手家中老少,就别怪人家了,因为这是DQ手自己所作的孽!”

“恶人横行咩选举主任都换死打手,做DQ主任,按中联办和港澳办指示做野.违反基本法!乱设问题,违反专业诚信.如何可以先DQ选举主任.唔好阻住香港人前进!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怒哮!!!!!”

罗家聪:政权全面与民为敌

罗家聪表示,同样721,相隔一年,方知元朗除了可有很多白衣人外,还可以有很多黑衣港警,确是难为正邪定分界。大批持枪港警围捕那少数人,部署上本已经属错误评估兼浪费警力,而且非第一次如是,高层本应革职查办或者至少搣柴炖冬菇。拉了的告什么呢?限聚令、阻差办公,即是欲加之罪嘛。这当然是中共教的,无论正、侧面解读均是全面与民为敌。

另一个全面与民为敌的行径,是选前的低装小动作。最近35+搞初选,路人皆见这不过是“大型民调”,无法律基础或效力。而一个打正民主旗帜的阵营先以民主方法摆平分歧,然后制定名单,结果被强说成犯罪,再昭告世人香港两制?那些傀儡高官也很头疼的,上高压落来话犯法,告哪条罪呢?看来35+会DQ至一张名单都无,入闸免问。

当(北京、港府)政权要全面统治弄权、全面与民为敌时,你要跟它讲道理绝对是嘥气的;用“它”字“当佢死既”就好了。现在有条勾结外国势力罪,举张白纸可以犯法,什么不做也可是犯法。

更甚者是,港警已成与民为敌的武器。眼见一年来由粗口骂民众到任意拉人、打人,任意杀人已不是会不会矣,而是迟早之事。上诉吗?没看见大陆维权律师、上访的下场如何?

这政权无得救的了。港人只得往外逃,一个是移民,留下的也得靠外援才有公义。七一之后看似天下太平(骨子里他们当然“心知肚明”),中共首要已非整人,而是抽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