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所长再“澄清” 美叹中“保全面子不拯救生命”(图)


武汉肺炎
王延轶(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8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黎小葵综合报导)武汉肺炎在中国爆发后迅速蔓延全球,至今中共官方对病毒的起源说的不清不楚,外界认为病毒应是从中国唯一的P4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对此,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11日再出面“维稳”;有评论感慨道,中共政府是喜欢“保全面子而不是拯救生命”。

美叹中“保全面子不拯救生命”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8月11日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她表示她和其他人员感到“被不公正地针对”,她敦促政治界不要影响对于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SARS- CoV-2)如何传播给人类的溯源调查,同时强调病毒所和新冠病毒源头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武汉病毒所最早是在2019年12月30号才接触到,病毒不可能由研究所泄漏,又指该所没有人被感染。

外界留意到,这是武汉肺炎疫情大爆发以来,外媒首次进入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采访,而NBC却也是亲中媒体。

对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在社交平台推特(Twitter)感慨说,事隔8个月,武汉病毒研究所仍谜团重重,“NBC是首个获准进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媒体,他们有什么表现?他们只是机械重复中共政府的宣传,没有追问事实。”她又指中共政府更喜欢“保全面子而不是拯救生命”。

相关言论也引发民间共鸣,不少网友留言说,中共官方“开始说武汉海鲜市场,可控可防不人传人,打压李文亮等说真话的中国人,祸害了世界。”“现在谁说调查疫源,独裁者共产党就狗急跳墙,共产党祸害世界,做贼心虚啊。”“独裁者共产党隐瞒疫情,可控可防不人传人,世界有目共睹。”“卖国贼共产党确实祸国殃民祸害世界,抛弃卖国贼共产党就对了,现在美国、加拿大制裁独裁者共产党,非常的好。”

王延轶再澄清病毒起源 网友围轰

另外有趣的是,中共官方原本是让王延轶出面为疫情洗白、维稳,但却没想到再引发另一场风波。

大批网友对王延轶再露面展开讨论,纷纷呛说,“四姨太怎么被不公正对待了,去找你老公哭”、“这小三出镜率真高”、“一个艺术生谈病毒,乖乖去拉你的提琴”、“艺术生当P4所长,真是垃圾”、“应该要谁负责的,都不提啦”、“这才过了多久,以为全国人都忘啦”、“我宁信研究所的门卫(保全),都不信你那张嘴”、“都还没人处理她吗?”

今年2月武汉病毒所研究员“陈全姣”在网上实名举报,指“王延轶本人没有一丁点医学知识,当年靠着特长招生进的北大,平常的研究都是其他研究员帮她做的,她经常会从实验所拿一些实验动物售卖给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摊位,她就是这次疫情的罪魁祸首。”

接着网友细查发现,王延轶在就读生命科学院时,和特聘教授舒红兵擦出火花,随后“小三”上位成为舒红兵的第4任太太,自此以火箭般的速度在6年内成为中国唯一P4实验室的病毒研究所所长。

回顾王延轶的经历,确实可发现与舒红兵息息相关。2000至2004年,王延轶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修读学士学位,此时舒红兵为该院特聘教授,王延轶更是在大学毕业后随即与舒红兵结婚;2004至2006年,王延轶前往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免疫学系修读硕士,而舒红兵是该系副教授;2007至2010年,王延轶回国在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担任讲师,后升任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期间舒红兵为该院院长。2015年12月起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副所长,2018年10月起任所长。

值得一提的是,舒红兵曾任中共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时担任武汉大学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2020年武汉肺炎大爆发后,王延轶宣称丈夫公司的中药“双黄连口服液”可预防、治疗武汉肺炎,大发国难财。

对此,曾任北京大学教授、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现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还于今年2月3日致信舒红兵,认为其妻子专业并不对口、实际水平较差,不适合担任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舆论亦质疑其背景强大,称其“来路不简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