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微博审核员揭中共如何打造网络“真理部”(图)


新浪 微博 审查
刘力朋工作期间新浪微博审核办公室内悬挂的横幅。(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看中国2020年8月13日讯】曾在中国新浪微博和乐视影片从事审核工作10年的刘力朋,今年3月来到美国。近日他接受外媒采访时,讲述了中共的网络审查体制是如何运行、各权力机构是如何共同打造网络“真理部”,从而实现言论控制与思想控制。

一个内容审核员的工作日常

刘力朋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披露,2011年他还在天津担任新浪微博内容审核员时,天津内部人士都管网络审查叫“删都”。当时内容审核员共有120名,一共分为4组,一组约有23人,分为两班倒,白日班工作约11个多小时,晚间班工作时间约为13个多小时。为保证24小时都有审核人员在审核微博内容,两组的交接班必须严丝合缝,甚至还要有一点重叠,确保网络审查工作无漏。

刘力朋强调,交班工作非常重要,交接班结束后,每个人会回到自己的工位,打开电脑,进入后台,“每一个人都在一个格子间,屋里没有别的声音,​​只听到滚轮刷刷刷往下翻页,时不时会停几秒,然后就是鼠标‘哒哒哒’的点击声,这是在删除内容。”刘力朋如今回忆起那时上班的情景,仍表示感到恐怖。

据刘力朋介绍,当审核员进入后台时,系统已处于“敏感词库”第一遍机审状态,“有一些高危的敏感词,如果踩中了,会直接进到删除的状态,然后人工审核;低危的敏感词,踩中后是一个默认通过的状态,有先审后放和先放后审两种策略。”

他说,一些高危敏感词是绝对要删除的,比如“六四”和“法轮功”。此外,每天工作时,内部管理人员会留下一篇工作日志,将“敏感词”或“敏感字”写的清清楚楚。审核员都必须严格按照规定进行全面删帖。

刘力朋还指出,他和他的同事大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些还是大专生,这份工作不需要特别好的学历或技能,但唯一要做培训的就是关于“六四”和“法轮功”的内容。

刘力朋在天津的新浪微博工作了两年,2013年后换过多个工作,多与内容审核有关,最后在乐视总编室做质量监控主管,依然是内容审核方面的工作。他表示,在内容审核方面,他做了10年。

神秘的“有关部门”:一个立体的权力体系

那么,审核人员到底是依照什么标准来进行审核的呢?这些标准到底是谁制定的呢?

刘力朋苦笑说,“审查的标准就是没有标准,如果有标准,那不就可以反审查吗?老百姓就不用自我审查了,像YouTube有一个社区公约,明确规定什么不能发,就不用自我审查了。中国审查标准是不透明的,是黑箱,就像搏击俱乐部,第一条规则就是,你不可以谈论搏击俱乐部,中国的审查也是这样,你不可以谈论中国的审查,目的是防止知道这个规则。”

那么,人工审核的指令又是来自哪里?刘力朋回应,每天他们都会接到各种“有关部门”的指令,要求他们审核方面具体做什么,比如,封杀什么言论,让什么言论出现,如何引导舆论走​​向等等。他进一步说,这是一个复杂的权力系统,中共的宣传部门、公安部门,各种安全部门都有权力管网络审查,还有国新办、新闻机构,工信部,甚至农业部等可以追着来管网络审查,权力源头错综复杂,基本上谁都有权利下达命令封贴封号。

刘力朋还透露,在微博上,凡是有一些影响力的用户,最后都会被封掉。 “薛蛮子仅仅是蹭公共话题热点,并没有实质上反对现行体制,但因为其千万粉丝,照样被抓。”

新浪腾讯不相上下 审查员不能少

据腾讯一位前内容审查员透露,腾讯的审查程序与新浪微博大同小异。

这名腾讯前内容审查员说,公司有一个专门的安全中心负责内容审核,首先是有一个关键词列表,比如说,一篇文章命中几个关键词,机审就直接判定不给过,发文者就发不出;另一种情况是网友命中关键词,但机审认定还需要人工审查,就送去人工审查。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机审也过,人工审查也过了,但有部门觉得你不爽,他要求腾讯删,这时,他就要有本单位的介绍信,要么就是通过腾讯的举报程序,要么就去找网管办去干涉。大部分是前面情况,因为找网管办删稿子是很严重的事情。

他还说,在那里工作期间,每天都会收到一个叫“报导提示”的东西,多的时候10几条,少的时候3、4条,都是网管办的命令,是网管办发给腾讯安全中心,腾讯安全中心再发给各个审查部门负责人,然后审核员去执行。而可以对他们下达命令的不仅仅是网管办。

这位腾讯前内容审查员表示,“中国(共产党)可以管网络的部门一共有50多个,包括公安部、广电总局、教育部、网信办、工业与技术信息部爱国运动委员会等等,它是一个特别立体的权力体系,不是单单从网管办网信办到网络平台这么简单地从点到面。”

刘力朋则举例说,“比如有一部电影,出现了一个学校,那就要交给教育部审查,如果又出现两个警察,那又要送到公安部去审查,要是出现一个矿工,还得送去国土资源部审查,总之,你出现了相关内容就要送到有关部门审查。这就是‘有关部门’。这种审查是非常具体非常荒谬的。”

“网络沙皇”鲁炜开创的互联网管制时代

据刘力朋回忆,网络言论管制越来越严格是从2013年前后开始。而这与鲁炜开始掌管网络有关。

2013年4月,鲁炜担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开始掌管中国互联网,从此,中国互联网进入肃杀的管制时期。

2013年8月10日,鲁炜召集微博、网络名人座谈,提出“七条底线”的共识,并敦促名人遵守该七条原则,当时参加座谈会的有纪连海、廖玒、陈里、潘石屹、薛蛮子等10多位网络名人。当时鲁炜就网络名人社会责任提出六点希望,也与在场的网络名人达成坚守“七条底线”的共识。后来,这“七条”被网民戏称“鲁七条”。

刘力朋回忆说,当时每个互联网平台都要雇人不停地删帖,因为如果不“打扫平台”,网站就会被政府关掉,“这是我在新浪工作时互联网的情况”。

2014年5月,中央网信办成立,鲁炜担任中央网信办主任。从网管办到网信办,虽然是一套班子的两个牌子,但权力更加集中,审核从此更是变本加厉。

2014年10月,中央网信办面向社会公开选拔9名业务部门处级领导干部,分属5个业务部门:网络评论工作局、网络社会工作局、移动网络管理局、网络安全协调局、国际合作局。

同年10月30日,鲁炜出席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大会曾被指是鲁炜从政生涯的主要政绩。在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方提出一份大会声明草案,推出互联网“网络主权”的概念,一时间引发外界舆论哗然。

刘力朋对此评论说,“网络主权”的说法非常荒谬,但现在又出现了Tiktok,他才明白中共提出的这个概念。

他进一步说,TikTok能够反常地在海外大获成功,才让人发现网络主权是非常认真、严格执行的概念,就是所有中国人必须关在中国局域网牢笼内,若你严格遵守做到这一点,反向屏蔽中国公民,就可以获准在海外执行宽松审核标准,甚至给予垄断优势,在海外大力发展。所以中国无限输血华为,主导5G标准,绑架国际通讯协会,召开国际互联网大会,想方设法地介入各种互联网基础协议,都是以其“网络主权”为主导思想的。

“党员优先”字节跳动和一国两制的TIKTOK

美国之音指出,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字节跳动有些特别。

2017年底,字节跳动公司的产品“今日头条”遭到整顿,整顿后的今日头条不久公开招聘2000名内容审核编辑,条件是:“党员优先!”即便这样,不久之后的2018年4月,字节跳动的另一款应用程序内涵段子, 因“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再遭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责令永久关停。

接连两次大整顿,对字节跳动来说,几乎是致命。从此,字节跳动公司比其它互联网更加注重党组织建设,内部人员指出,相对于其它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公司的党员与党组织更多,也更“红”。

据字节跳动公司的一位线人提供的内部资料,字节跳动有着一套严格的审查程序和审查标准,并将“政治审查”放在首位。此外,像涉及“六四”、“法轮功”的一律中断,永久封号。

但与微博、微信不同的是,TikTok虽然是抖音海外版,但实际上是两个不兼容的版本,TikTok严禁中国人入内,也就是实行“一国两制”。从技术上来讲,TikTok用尽了它能承诺给中共政府的一切手段来禁止中国人进入这个平台。

首先用VPN翻墙上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谷歌(Google)、油管( Youtube)等手段,在TikTok无效,它会扫描你的手机运营商信息,任何+86的号码是绝对无法使用的,IP地址只能明确不是大陆IP的,GPS定位在中国境内也不行。

另一方面,TikTok被GFW有配合的屏蔽,非常精准地屏蔽了TikTok的登录服务器。

刘力朋表示,正因为如此,“中国政府才允许它的存在。”他还透露,TikTok在海外招聘了“海外审核经理”,也进行内容审查。此外,他们还制定了一套审核标准,因为权限原因,线人没有看到Tiktok的审核标准和流程。

刘力朋发现,中共审查制度早已扩至海外。他说,2011年6月4日和7月1日的时候,他第一次接触审查香港的“六四维园烛光晚会”和“七一大游行”, “我突然意识到香港人和我们共享一套审核标准,...六四、七一大游行的时候,所有香港的ip都发不出来,只要带图片的都发不出。在当时新浪上有很多香港用户,看ip地址就知道是来自香港。”

他认为,这种审查必然会扩散到美国,美国人使用了这么多年的微信,一直在被监控,一直在被审查。去年,加拿大公民实验室的一个研究结果指出,微信监控所有的用户,也包括境外用户,虽然和大陆用户使用两套标准,但同样会关小黑屋,这样国内朋友就看不到你的发言。此外,他们依然可以通过海外用户提取敏感词。

对于当下美国的净网行为,刘力朋表示认可。 “世界的互联网没有边界,中国的互联网却有明显的边界。我们只有拆掉这个肮脏的长城防火墙(GFW),让阳光照进这个充满战狼式、自我欺骗的谣言和反美阴谋论的中国局域网,我们(中国人)才有可能安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