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人员保护黑恶势力 四川打拐志愿者遭一系列报复(图)

2020-09-04 10:5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为了找寻被拐卖的弟弟,四川居民吴丽平赫然发现参与贩卖人口的人贩团伙经常出入警方圈,执法人员也在保护着黑恶势力。
为了找寻被拐卖的弟弟,四川居民吴丽平赫然发现参与贩卖人口的人贩团伙经常出入警方圈,执法人员也在保护着黑恶势力。(图片来源: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4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四川省古蔺县居民吴丽平,为找寻被拐卖的弟弟已长达27年。她在通过长时间收集大量资料后证实,参与贩卖人口人贩团伙经常出入警方圈。因此,她虽穷尽一切合法的举报管道,不只未促使警方将人口贩卖者绳之以法,反倒为她及家人招致一系列的报复迫害及整肃。至于根源正是因家乡存在一批掌握权力的执法人员在保护着黑恶势力。

综合民生观察、北晚新视觉7月1日报导,四川省古蔺县居民吴丽平为了寻找被人贩拐卖的弟弟,还曾深入拐卖组织,也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大陆,甚至帮警方锁定一名又一名嫌疑人,而她也因此成为了全国打拐群体中的公益志愿者。2017年,福建警方在运用全国联网DNA数据库时,从另一起儿童被拐案件中锁定了数名疑似被拐的人员。最终,吴丽平找回了弟弟,可是她却也迷惑了:虽然弟弟回来了,但拐卖人口参与者陈宗章等人始终没有受到惩罚。

2018年11月,吴丽平自古蔺县公安局处得知,其中一名嫌疑人陈某遭到县公安局拘捕,并被移送至古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不过,吴丽平才高兴不久,就获告知,由于“超过法律时效”,陈某已经获得释放了。

提及吴丽平不遗余力地寻找被拐卖的弟弟吴玉龙,旁人自当是了解她在这漫长27年的过程中耗费了极大苦心。

这20几年来,吴丽平一边在全国各地打工谋生,一边利用机会找寻遭到拐卖的弟弟。吴丽平始终坚信弟弟是遭人拐卖的。

2010年仍身处外地的吴丽平,曾将收集到的资料寄给故乡的父母,并要求父母向古蔺县公安报案求助。可是,地方打拐办却只是收下了材料却不置可否。即使吴家多次重复同样的举动,古蔺公安仍是采用同样的态度,让此事“不了了之”。

2012年1月,公安部发布公函下令四川省公安厅督办调查。从此以后,历经19年的吴玉龙被拐卖案终于正式立案,但此案似乎也引发古蔺县公安局打拐办主任徐发政的不悦。

2012年,吴丽平将古蔺警方并不积极的认真调查、抓捕的内幕,透过网络公布于众,并引发古蔺警方的极度不满。

2013年初,吴丽平、志愿者及媒体人,前往古蔺县请求抓捕人贩子。不过,打拐办主任徐发政并没有提及打拐的正事,却亮出了吴丽平大弟弟吴渊的照片,好不得意地说:“你看你在安监局工作的弟弟,我们都查的很清楚啦。”吴丽平见状,不悦表示:“你不查人贩子,查我家人做什么?”

2013年7月,担任古蔺安监局招聘的临时工的吴渊,被以“受贿罪”立案逮捕,随后遭到古蔺县法院重判10年有期徒刑。

2019年10月,长期没有待在家乡的吴丽平,接获家乡乡镇官员的威胁电话,对方告诉她:“房子(老宅子)属危房和超范围建筑,必须拆除!”官方此后还运用技侦手段进行定位,并警告她:“(我们)知道你在什么位置,你的心脏太小承不起!”

2020年4月,吴丽平再次将《吴玉龙案人贩子团伙至今逍遥法外》发布于网络上。几日后,远在故乡的高龄母亲,慢行于人行道期间,遭到后方撞过来的汽车卷入了汽车底盘。交警部门在后续的处理过程中,隐瞒肇事车的单位、肇事过程的调查资料及事件处理结果。

即使在吴丽平的强烈抗争要求下,警方迄今仍是对关键及原则性的内容不予对外告知。

遭遇困厄的吴丽平不畏惧一切,直至现今仍不断呼吁、奔走抗争,并将这些事情向居住在北京的主要领导及职能部门进行投诉、举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