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法人員保護黑惡勢力 四川打拐志願者遭一系列報復(圖)

2020-09-04 10:5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為了找尋被拐賣的弟弟,四川居民吳麗平赫然發現參與販賣人口的人販團夥經常出入警方圈,執法人員也在保護著黑惡勢力。
為了找尋被拐賣的弟弟,四川居民吳麗平赫然發現參與販賣人口的人販團夥經常出入警方圈,執法人員也在保護著黑惡勢力。(圖片來源: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四川省古藺縣居民吳麗平,為找尋被拐賣的弟弟已長達27年。她在通過長時間收集大量資料後證實,參與販賣人口人販團夥經常出入警方圈。因此,她雖窮盡一切合法的舉報管道,不只未促使警方將人口販賣者繩之以法,反倒為她及家人招致一系列的報復迫害及整肅。至於根源正是因家鄉存在一批掌握權力的執法人員在保護著黑惡勢力。

綜合民生觀察、北晚新視覺7月1日報導,四川省古藺縣居民吳麗平為了尋找被人販拐賣的弟弟,還曾深入拐賣組織,也跑遍了大半個中國大陸,甚至幫警方鎖定一名又一名嫌疑人,而她也因此成為了全國打拐群體中的公益志願者。2017年,福建警方在運用全國聯網DNA資料庫時,從另一起兒童被拐案件中鎖定了數名疑似被拐的人員。最終,吳麗平找回了弟弟,可是她卻也迷惑了:雖然弟弟回來了,但拐賣人口參與者陳宗章等人始終沒有受到懲罰。

2018年11月,吳麗平自古藺縣公安局處得知,其中一名嫌疑人陳某遭到縣公安局拘捕,並被移送至古藺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不過,吳麗平才高興不久,就獲告知,由於「超過法律時效」,陳某已經獲得釋放了。

提及吳麗平不遺餘力地尋找被拐賣的弟弟吳玉龍,旁人自當是了解她在這漫長27年的過程中耗費了極大苦心。

這20幾年來,吳麗平一邊在全國各地打工謀生,一邊利用機會找尋遭到拐賣的弟弟。吳麗平始終堅信弟弟是遭人拐賣的。

2010年仍身處外地的吳麗平,曾將收集到的資料寄給故鄉的父母,並要求父母向古藺縣公安報案求助。可是,地方打拐辦卻只是收下了材料卻不置可否。即使吳家多次重複同樣的舉動,古藺公安仍是採用同樣的態度,讓此事「不了了之」。

2012年1月,公安部發布公函下令四川省公安廳督辦調查。從此以後,歷經19年的吳玉龍被拐賣案終於正式立案,但此案似乎也引發古藺縣公安局打拐辦主任徐發政的不悅。

2012年,吳麗平將古藺警方並不積極的認真調查、抓捕的內幕,透過網絡公布於眾,並引發古藺警方的極度不滿。

2013年初,吳麗平、志願者及媒體人,前往古藺縣請求抓捕人販子。不過,打拐辦主任徐發政並沒有提及打拐的正事,卻亮出了吳麗平大弟弟吳淵的照片,好不得意地說:「你看你在安監局工作的弟弟,我們都查的很清楚啦。」吳麗平見狀,不悅表示:「你不查人販子,查我家人做什麼?」

2013年7月,擔任古藺安監局招聘的臨時工的吳淵,被以「受賄罪」立案逮捕,隨後遭到古藺縣法院重判10年有期徒刑。

2019年10月,長期沒有待在家鄉的吳麗平,接獲家鄉鄉鎮官員的威脅電話,對方告訴她:「房子(老宅子)屬危房和超範圍建築,必須拆除!」官方此後還運用技偵手段進行定位,並警告她:「(我們)知道你在什麼位置,你的心臟太小承不起!」

2020年4月,吳麗平再次將《吳玉龍案人販子團夥至今逍遙法外》發布於網絡上。幾日後,遠在故鄉的高齡母親,慢行於人行道期間,遭到後方撞過來的汽車捲入了汽車底盤。交警部門在後續的處理過程中,隱瞞肇事車的單位、肇事過程的調查資料及事件處理結果。

即使在吳麗平的強烈抗爭要求下,警方迄今仍是對關鍵及原則性的內容不予對外告知。

遭遇困厄的吳麗平不畏懼一切,直至現今仍不斷呼籲、奔走抗爭,並將這些事情向居住在北京的主要領導及職能部門進行投訴、舉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