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彦霖死因研讯11天未解疑 证人供词重点一览(图)


反送中期间,15岁少女陈彦霖被发现赤裸浮尸海上,不少港人认为案件疑点重重。(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
反送中期间,15岁少女陈彦霖被发现赤裸浮尸海上,不少港人认为案件疑点重重。(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9月8日讯】曾参与反送中运动的15岁少女陈彦霖,去年9月底赤裸浮尸海面,港警称死因无可疑,引起社会质疑。死因裁判法庭就案件展开11天聆讯,9月7日完成传召所有证人作供。死因裁判官将于本星期五总结证供并引导陪审团得出裁决。回顾过去11天死因聆讯,陈彦霖之死似乎仍是未解之谜。

9月7日,陈彦霖死因研讯的第11天,政府化验师康佑轩出庭作供。《苹果日报》报导,康佑轩指检查彦霖胸腔液样本后,并无发现哥罗芳;她的胸腔液、膀胱冲洗液以及肝脏样本,也没有发现常见滥用药物类,如大麻、安非他命、冰毒等。测试也无发现常见药物类别,包括伤风药、消炎药、止痛药,以及镇静剂、安眠药、抗抑郁和抗癫痫药。

验尸无发现哥罗芳或毒品

不过康佑轩指,即使化验没有结果,也不代表彦霖死前没有吸入或使用药物。例如哥罗芳等药物容易在人体内流失,或有机会在尸体腐化过程中流失,而每款药物逗留在人体的时间不尽相同。

至此,死因庭已完成传召所有证人作供。由于陈彦霖母亲这天缺席聆讯,因此没有结案陈词,医管局代表大律师也没有结案陈词。死因裁判官将于本周五总结证供并引导陪审团作出裁决。

聆讯历时11日疑云未解

《苹果日报》总结过去11日的聆讯,陈彦霖之死仍有大量疑团未释。

第一日聆讯:陈彦霖母亲何姵谊作供,称女儿失踪前没有透露有不开心经历,又说感恩妈妈将她带到这个世界上。虽然彦霖去年3月曾企图自杀,但陈母认为女儿只是贪玩。不过,她承认彦霖8月因袭警被捕后,她曾拒绝替女儿保释,也没有跟进女儿入住女童院后的情况。

陈彦霖堂姊作供时形容她性格直接,但报喜不报忧。彦霖曾向她透露自己想努力返回正规学校读中学。与彦霖同住的外公则供称,彦霖失踪前一晚通宵执拾房间,又称有人在她耳边不停说话,表现不寻常。

陈母离开法院时,遭到多名市民指骂,警方最后拘捕最少一男一女,包括17岁中六生“Lunch哥”。

社工:彦霖无自杀倾向 同学指开朗

第二日聆讯:屯门儿童及青少年院女童部社工作供时透露,去年8月14日彦霖因涉嫌袭警再被判入女童院时,被发现手脚疑被手铐勒出瘀痕,一度拒收彦霖,要求警察将她送往医院验伤,彦霖自此事后开始情绪不稳。她又指彦霖没有自杀倾向,在撰写反省报告时表示“三年后的陈彦霖将会是人见人爱的女子”。

另有多名曾诊治陈彦霖的精神科医生作供,指她患有急性压力反应及对立反抗症,但没有精神错乱、思觉失调或幻听幻觉。医生又指,陈母拒绝带彦霖覆诊,彦霖本身也拒绝接受进一步治疗

第三日聆讯:陈彦霖男友现于惩教署服刑,与彦林透过书信认识并沟通。他指彦霖在信中大部份提及不开心的事情,令他想过彦霖或会伤害自己。

第四日聆讯:警员出庭作供讲述陈彦霖去年8月被捕细节。曾于12日在东涌港铁站接触过陈彦霖的女警称,当天彦霖在站外大哭大叫,对警员表现抗拒,并拒绝送院,表示不要再被人困住。在途人安慰下,她的情绪才恢复稳定。另一名警长陈永富供称,至8月13日,彦霖因没支付的士车资,又踢女警,因此被捕及锁上手扣,带上警车。

陈彦霖就读的职业训练局知专设计学院同学作供称,彦霖去年9月16日开始上学,起初数天与同学相处得非常开心,又透露有参与社会运动。她印象中彦霖活泼开朗爱说话,非常期待上学,不似有隐瞒不开心的心事。

更多闭路电视片段曝光

陈彦霖的尸体去年9月22日被发现漂浮于油塘魔鬼山一带海面。法庭播放去年9月19日两段闭路电视影片,显示当日下午约5时半调景岭站A2出口外,可见一名疑是彦霖的女子,逗留在便利店内片刻,继而走到店外三度弯下身,并在附近石壆坐了约2分钟,然后走向马路方向,消失在画面中。同一晚,有人在该石壆寻获彦霖的失物。

第五日聆讯:知专学院两名职员作供,并于庭上播放去年9月19日彦霖在校内游走的影片。一名的士司机周泰来出庭作供,自称9月19日彦霖失踪当晚,他曾接载疑似彦霖的赤脚女子,称她在将军澳日出康城三期致蓝天距离海边几百呎下车。惟警方查看致蓝天至海边的闭路电视,没发现有人经过,致蓝天屋苑的闭路电视亦没有彦霖身影,故无法证实的士司机声称载过的女乘客便是彦霖。

打捞尸体警员认为死因有可疑

第六日聆讯:彦霖9月19日晚失踪后,3天后的9月22日早上,一对父子在魔鬼山附近海域钓鱼时,发现海面有裸尸报警。当日接报到场调查、并负责打捞彦霖尸体的警员出庭作供称,初步检验后基于尸体全身赤裸,认为死因有可疑,案件交由东区刑事调查小队跟进。惟负责的督察供称,将案件交给刑事调查队时并无定性是“自杀”或“他杀”,仅介定为“尸体发现案”。

驻西湾河救护站救护队目莫桥辉,当日到达时警方已经捞起尸体并置于船上。他指赤裸浮尸很罕有,并指是首次看见裸尸。

第七日聆讯:医管局代表引述资深法医马宣立的专家报告,指若死者入水前有呼吸功能,水中藻类会进入其肺部及血管;但负责解剖遗体的法医承认未有抽取相关样本检验,因香港水域没有藻类。政府化验师则供称聆讯两个月前检验DNA证实何姵谊与陈彦霖的母女关系。

资深法医:裸尸非常可疑 十分不安

第八日聆讯:资深法医兼香港大学病理学系首席临床讲师马宣立出庭作供,指不能肯定彦霖是溺毙。由于裸尸并不寻常,彦霖尸身赤祼令事件“非常可疑”,而指现时证据无法提供任何解释,令他感到十分不安。他又表示,就算化验报告证明尸体阴道无明显伤㾗及精液,也不足以推论死者没有被性侵或强奸;又认为尸体的内衣裤一般不太容易被水冲走。

第九日聆讯:精神科医生何美怡作供指彦霖父亲曾有吸毒习惯,并患有“分裂情感性障碍”,曾多次接受精神科治疗。他去年出席女儿的丧礼后精神状况变差,今年初入院至今。至于彦霖则患有对立反抗症及操行障碍,去年8月首次出现思觉失调的症状,导致她行为异常。

第十日聆讯:陪审员欲得知彦霖在处于什么状态下舍弃身上所有物品,坚持要查看知专闭路电视相关片段及索阅知专闭路电视的平面图。负责调查的警员再度出庭,呈交相关闭路电视片段,但片段未能拍下彦霖放下物品及脱鞋的经过。

第十一日聆讯:化验师指检查彦霖胸腔液样本后并无发现哥罗芳或毒品,但也有机会是在尸体腐化过程中流失。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