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围污水厂两泄剧毒 遭爆郑若骅丈夫承建(图)


8月元朗新围污水厂两次泄漏剧毒硫化氢,项目承建商安乐工程竟然无通报事件予消防处和环保署,原来该工程主席就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的丈夫!资料照。
8月元朗新围污水厂两次泄漏剧毒硫化氢,项目承建商安乐工程竟然无通报事件予消防处和环保署,原来该工程主席就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的丈夫!资料照。(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9月9日讯】香港《苹果日报》获悉,8月元朗新围污水厂两次泄漏剧毒硫化氢,首次硫化氢浓度为1ppm(百万分之一),第二次则是11.6ppm,达到了危险水平。香港大学化学系邝士山(K Kwong)博士指,硫化氢浓度超过10ppm可以导致人眼痛和呕吐,若超过100到150ppm,1到4小时可致死。项目承建商安乐工程涉及密冚泄毒事故,竟然无通报事件予消防处和环保署,且该工程主席是潘乐陶,其妻子就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

目前新围污水处理厂仍在建造和试运阶段。该项目在2016年由安乐工程、得利满、中国港湾联营所承建,总造价25.7亿元,预计今年底之前大致完成。

据消息人士透露,该厂近期发生两次硫化氢泄漏事故。首次在8月24日,污泥脱水大楼的离心机附近有传出强烈气味,其后量到硫化氢浓度是1ppm,达到第一级警报水平,可当时厂内警报系统未有响起。8月27日,再量度到硫化氢浓度是11.6ppm,达到危险水平,但是警报系统亦未响起。据了解,事后项目顾问公司向承建商发信,要求在8月31日之前提交调查报告。

渠务署回复记者时承认,工程顾问那两天在污泥脱水大楼巡查时发现较浓烈臭味,24日的事在调查后发现,承办商调校抽风系统与气阀时出问题,令微量硫化氢滞留在大楼。27日则是靠厂房工作人员随身携带的气体探测仪发警报,在加强通风后15分钟内回复至低水平,估计是厂房抽风系统于配合消防设施测试期间间歇停运,导致硫化氢的浓度增加。

署方强调,工程顾问立即就该两次事件向承办商发警告信,责成其妥善安排抽风工序,及尽快启动大楼内的气体警报系统。署方亦已将事件反映于承办商的表现评核报告。

邝士山指,硫化氢是剧毒的气体。一般而言,逾1ppm浓度已闻到难闻气味;超过10ppm可以导致人眼痛和呕吐,反应和中催泪弹类似;若浓度超过100到150ppm,1到4小时可以致死;一旦浓度达到了500ppm,一吸入就会在短时间致死。他提醒,“低浓度你闻到臭,反而去到高浓度你闻唔到臭,咁就有机会死。”

安乐工程涉密冚事故,未有向消防处和环保署通报事故。消防处回复记者,那两天都没有接获新围污水厂或者怀疑泄漏硫化氢气体的紧急召唤;环保署亦称,未有收到通报事件。

劳工处调查后发现,原来厂房内的硫化氢检测装置正在测试和校验,且警报系统并未正常运作。由于气体排放可能影响厂房外围人士,已经转介环保署跟进。处方指,经调查之后厂房硫化氢浓度无超出职业卫生标准。

元朗区议会主席黄伟贤对此批评,涉事污水厂耗资公帑超过25亿元,却屡次发生事故,他认为承办商跟政府部门都责无旁贷,“究竟承办商内部监工系咪出咗问题?环保署𠮶个监工系咪出咗问题?”

黄伟贤质疑,安乐工程近年屡接政府工程,却无足够能力做好项目。中科兴业的董事总经理潘焯鸿爆料,安乐工程除了是承办商外,亦有份担任项目机电工程顾问,所以有角色冲突之嫌,削弱工程顾问的独立性,“球证又系佢,球员又系佢,所以就无人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