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保姆多是泼妇型?(图)

富人、穷人本不该对立——写在大量菲佣来华前

2020-09-18 08:43 作者: 范存璋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保姆
9月12日,北京街头(图片来源: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18日讯】2019年8月,有消息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即将访华,访问成果之一是签订中菲劳务合作协议,预计菲律宾将有30万家政工进入中国内地。这一消息立刻引起大陆网民的强烈反响。

在这一微信下的跟帖,表达的意见高度一致。之所以如此,不外两个原因:一,菲佣的服务质量,得到了世界的公认;二,大陆内地的家政工,其服务之恶劣,举国皆知。

大家惊叹:厉害了,中国保姆!中国保姆一般都是泼妇型,一言不合就大发雷霆,蛮不讲理,破口大骂。他们光想多拿钱而少干活,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干眼前活,背后偷懒。他们白天常常聚集在小区的公共场所,交流、传授如何对付东家的经验,打骂东家小孩、老人,偷钱、偷东西,购物低价高报。个别的甚至丧尽天良,干出图财害命的勾当。这样的保姆是十足的刁民。这样的保姆,费用再低,就是白干也没人敢用。

保姆这一职业,自古以来就有。过去保姆的服务,没听到有多少大问题。不说旧社会,就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也没有听说过有今天如此恶劣的保姆。其原因到底出在哪里?

你出钱雇佣我,我拿了你的钱,我理当按规矩为你服务,这是古今中外的共同价值观念。但是1949年以后,这一价值观在我国发生了变化。即使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说穷人富人本不该对立,能有多少人认同?在他们内心深处总认为,雇佣保姆,是资本家、地主剥削劳动人民的罪恶行为。

对此,我有切身体会。

解放初期,我们家在农村的只有父母亲和我三人。父亲是乡长,每天要去上班;母亲身患癌症,连简单的家务都难以应付;我还是个刚刚上学的孩子,需要有人照顾。无奈之下,家中雇请了同村的一位妇女,为我们家做家务和照顾母亲。但是只维持了一两个月,这个保姆就不来了。当时我还小,也没问父母。过了很多年之后,我才得知父亲为此事,在党内受了批评,说请佣人(当时农村还习惯旧社会的用语)是地主富农的剥削行为。

农村是这样,城市情况大致也如此。

我二哥家在城市工作,孩子多,二哥、二嫂都要上班,雇请了一位来自农村的保姆。但在1957年后,二哥家辞退了这个保姆,原因是党员干部不能雇保姆。党内的说法叫做:雇保姆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

如果雇佣关系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就把原本应该平等的两类人,人为地划分成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两类不平等的人群。

富人和穷人是相依相缘的关系,他们都离不开对方,离开了对方,自己也就无法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是平等的。有人一定会问,那为何富人和穷人常常发生冲突?是的,问题就出自他们对富人、穷人之间的关系,持有错误观念造成的。比如,有些地主认为,是他养活了长工、佃户,所以才有了恶霸地主之类的为富不仁者。比如有些资本家,以为是他养活了工人,这才有了那些吸工人血的不法资本家。穷人中则有人认为富人之所以成为富人,是靠穷人养出来的。持有这种观念的穷人,便是产生刁民的基础。这种观念,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比如旧时的“吃大户”,他们会说:饿死不如犯法(抢富人的粮食或财富)。更有甚者偷盗,拦路抢劫,甚至成为占山为寇的刁民。即使这样的人,还有人为他们辩护、唱赞歌,美其名“劫富济贫”、“绿林好汉”。

持有穷人、富人不平等观念的,不唯独中国有,其他国家也一样。美国人史沫特莱,在她的自传《大地女儿》中,写到她穷困潦倒,来到纽约时的心情。她写道:“我痛恨我所在的这个大城市,痛恨这从工人身上剥削来的财富。我在42号街上停下来,看着那流水般的汽车,许多汽车的价钱比我一生所能赚的钱还要多。懒洋洋地躺在这些汽车里的人,他们一生中连一天工也没做过,将来也不会做工,也不必去打仗。……我写下的是人类的血和肉。在我的经验和信念中,有着根深蒂固的仇恨和痛苦。”史沫特莱的信念是什么?就是《共产党宣言》里所宣称的对有产阶级的仇视。

当此等观念一经传入中国,与中国穷人中的仇富者一拍即合。他们大肆宣扬穷人创造了财富,甚至创造了历史。请看解放初期土改时,曾经流传过一首土改歌曲。它出自于当时江苏省松江县,歌名叫《啥人养活啥人》。原歌词是用方言写的,现改成普通话,其中一段歌词为:

大家看一看(哪),

大家想一想(哪),

地主和农民到底谁养活谁(哪)?

没有我们来种田,

天上不会落白米,

半夜睡,五更起,

车水坌地皆要用力气(呀)。

地主不种田(哪),

仓间堆满上白米(呀)。

看看就晓得(哪),

想想就明白(哪),

地主和农民,

到底是谁养活了谁(哪)?

没有我们拿田种,

地主饿得不能动,

三桩事情吃住用,

没有我们不成功(哪),

到底是谁养活谁?

大家就想想通(哪)!

地主养活了农民是错误的,但反过来,农民养活了地主,却也同样是错误的。社会财富的生成,是由多方面因素聚合而成的,单纯由地主或农民都不能生成财富。地主掌握了生产资料,没有劳动力的参与,土地不能自动生成白米;农民虽有劳动力,没有生产资料,只能困死在家中,财富哪里来?简单的道理,却被歪理邪说扰乱了人心,闹出了许多图财害命的勾当来。中国发生了“打土豪分田地”,没收资本家的工厂,大规模洗劫富人财产的“穷人运动”。穷人的这种不劳而获,成为了正当正义的行为,标榜为革命行动。在今天那些泼妇型保姆身上,我们能够明显地看被这种思想污染的痕迹。

1949年后,进行了那么多的运动,我们可以仔细分析一下,不管哪一个运动,基本上都与穷人斗争富人有关。土改自不必说,以后的镇压反革命,其中的反革命多数也是地主、富农和资本家。当时说出身不好,多数指的就是有钱人家。农业合作化、公私合营、人民公社化等,都是斗富人的运动。文革说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运动,按理说没有地、富、资本家的事,不,即使实在找不到他们身上的罪名来,在批斗当权派时,也要让地、富、资本家站在一旁陪斗。如此天天拿富人斗呀、批呀,其结果就是越来越助长穷人的威风,造成了人人都觉得自己“穷光荣”,有钱人成了他们的死对头。

这种被人为颠倒的观念,一旦在一些穷人头脑中确立起来,人性之恶就有了滋生的土壤。

随着社会的发展,仇富恶行终究是见不得太阳的行为。于是他们会用道德捆绑自己,作了恶,正义似乎还在他那边。我们不要以为这样的现象,已成为遥远的过去。就在不多年前,我们见识了当街怒砸日本车就是。能够拥有日产车,那一定是有钱的主儿,富人!他们恨的就是富人。但他们不明说,借口买日本车是汉奸行为,砸汉奸车是爱国正义之举。这和那些偷东家钱物的保姆,具有同一个思路。她们会振振有词,说自己那么一点报酬,无法养家糊口。或说,家里有人生病,无钱治病,不得已而为之。东家有钱,少了我偷的那一点钱无所谓,对于我来说,那点钱可以养家,可以救人命。

改革开放之后,人民生活得到了很大提高,腰缠万贯的人多了起来。城乡之间的差距,与改革开放前的差距更大。在那些来自贫困农村的家政工的眼里,城里雇用他们的东家,跟过去被她们批斗的地富,没有多大区别。将近百年前的1928年1月,中国一支工农红军张贴了一条如下的宣传标语:你想发财吗?你想不交租吗?你想分财主的东西吗?你想睡东家的小老婆吗?跟着红军走吧!中国历史上恐怕还没有过这种强盗,敢于如此大胆劫富的口号。但是竟然有许多穷人、光棍,跟着红军而去。如果有一天再刮起“吃大户”、“打土豪分田地”风暴,泼妇型的保姆便是这场风暴的中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