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累子孙的奴才(图)



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图片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看中国2020年10月10日讯】(编按:去年3月香港九龙塘宣道小学一位老师因教学内容涉及言论自由,而被教育局在今年10月5日裁定专业失当,被终身取消教师注册,引发社会不满。而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一方面在配合中共打压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另一方面去将自己子女送去澳洲读书。香港时事评论人钟剑华在脸书写诗、撰文嘲讽事件之荒谬,指高官一定要送子女去外国读书,如此子女才看不到父母的丑恶行为…… 全文如下:)

《奴才叹》

为婢为奴斗下流,倚凭权势渡春秋。

西环吹鸡即应召,北京下旨不豫犹。

唯唯诺诺做打手,庸庸碌碌作奸痞。

一贯方针必跟队,修订路线梗掉头。

涎脸涎皮吹捧拍,撅坑撅堑窃贪偷。

下作如斯人神愤,龌龊若此鬼魅愁。

祸及妻孥沦共孽,牵连子女与蒙羞。

灵魂贱卖归撒但,营生献世下九流。

那些做奴才的材料,除了擦主子鞋,又互相排斥勾心斗角之外,我们这些还保留点良知的人最感兴趣的,是他们如何面对自己,又如何面对自己的亲人,特别是如何面对自己的子女。

所以那位羊焗肠(编按:羊焗肠指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把子女早早送往国际学校,及早送往外国读书,不但有理由,有条件,也有必要。何必在子女面前表现得如此下作?你估羊焗肠自己唔知咩?其他大部份高官都是如此安排,想也是同一道理。而那些所谓爱国爱党的建制派,甚至土共,何尝又不是一样!有几多人会把自己的子女送往他们口口声声说要爱、说成是那么了不起、是那么令他们骄傲的大陆读书?甚至把他们的子女留在香港他们都会尽量避免。无谓啦,让子女如此近距离看见自己的父母如斯虚伪,如斯犯贱,冇几多个家长顶得顺自己在子女面前人格沦丧!

作为他们这种奴才的子女,心态究竟又会如何?这也是一个十分令人感到兴趣的话题。如果话自己的父母做到国家领导人级,可能还会容易理解些,而且好处实在太多,难以抗拒。如果自己的父母只是做走狗,做打手,做跑腿呢?可能作为子女的也会不忍卒睹吧!想起思歪那个女是如何公开羞辱他那个老窦,可想而知亲眼看到自己的父母下作如此,无论个口点硬,态度上好似有几撑,相信也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心态扭曲。

不如讲讲历史故事。袁世凯出卖光绪皇及帝党,踩着戊戌六君子的血升官发财。后来又做了民国的第一任大总统,还想做皇帝,结果做咗83日,最后灰头土脸,羞得激死了。事实上,袁世凯的为人及能力似乎还不错,很多人对他赞不绝口。譬如作为他世侄的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对他称帝以前就赞誉有加。但他那段历史确实太不堪,最终除了自己背负了历史恶名之外,也延祸子女。

他总共有十多个子女,大部份都没出色,有几位甚至是出了名的衙内式人物。有一个这样的老窦可能是部份原因,也可能是什么都太容易而造成迷失。也有一种分析认为,他们是透过放纵自己来逃避,逃避面对一个如此令他们感到羞耻的,但又难以启齿的,难以拒绝的所谓父亲。

袁世凯的子女当中,最为人所知的是其长子袁克定,另一个就是他的次子袁克文。长子袁克定是袁世凯的大fans,他一心支持其父亲的所有行动,而且一早已经抱着做储君的心态,准备在他父亲称帝之后做皇太子。他的第二儿子袁克文(又名袁寒云)就刚刚相反,一直反对他父亲那些追逐权势的作为。袁克文才气横溢,对京剧很有研究,很有文采,一派贵家公子的气质与气度。眼见他的父亲的所作所为,他曾经写了多首诗劝喻,其中有两句“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意思可说是甚为明显了。

袁世凯自己也是文学根底深厚,本来对这个儿子寄望甚殷,但当这儿子表明不支持他,父子关系也变得紧张,唯有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支持他的长子身上。

这两位袁公子的很多故事,这里不详谈了。简单讲,袁克文为了逃避这一个他不愿意见到的局面,为了调适对自己有这样的父亲而造成的心理歉疚,便采取了自我放任的态度。他一生纵情声色,过着依红偎翠,嫖赌饮吹的生活。后来他也早死,1931年死的时候,只有41岁。遗下了妻妾成群,人数达几十人。他死的时候,竟然有几百个青楼女子,暂停款客一天,去到灵堂为他哭丧,成为了一时佳话。这一件事也成为了袁克文这个人有情有义的其中一个有力证据。

至于他的长子袁克定,随着袁世海称帝失败,自己也太子梦碎。但他却一直未能在这个梦想落空的失败中振作起来。他活得比较长命,1955年死的时候其实已经77岁。但自其父亲称帝失败之后,他一直都未能重新振作,只是一个扶不起的烂泥,唯一还可以叫做保留一点自尊的,是拒绝被日本人收买。但他终生也只靠食老本,无所作为。共产党建政之后,他更要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晚年主要是倚靠张伯驹的接济和照顾。

袁世凯其他子女之中较出色的那个儿子,据说是隐姓埋名去了美国,成为了科学家,但他差不多绝口不提自己的父亲。

如果作为一代枭雄的袁世凯的儿子尚且变成如此,香港那些奴才的子女如何看待他们的父母,大抵也好不了到哪里。可能形格势禁,难以出声。但生活在现代社会,又在能够接收四方资讯的海外,总不会不知道香港发生的事,总不会不知道他的父母在做什么。如果他们仍然真的如㐂娥所说,完全支持佢阿妈做埋𠮶啲咁嘅衰嘢,这样的儿子也肯定是好人有限,肯定也只是废青。

事实上,祸不及妻孥,也没有理由希望那些奴才的子女出什么事,但有些事总是避不了的。㐂娥(编按:㐂娥指香特首林郑月娥,她以777票当选,故被贬称为㐂娥)个仔早前不是在哈佛打算取学位之后找工作吗?而家去咗边?就算不至于咁大镬,如果这些奴才的子女还算是正常的人,看见他们自己的父母生存得如此下作,看来也是很难没有什么心理阴影的。这班奴才肯定会延祸子女。

文章转载自钟剑华脸书(本文为作者授权转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