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家族、美元与中国(五)


【看中国2020年10月14日讯】(接前文

川普(特朗普)三代:接班人选择

2017年4月14日,美国白宫总统府,正在举办一场生日宴会。先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头站起来发言,以一种特别恭维的口气说:“今晚能和总统一起共进晚餐真的是一种荣幸,感谢总统邀请我们一起为大姐过生日。”

但随后,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站起来发言,用语就非常轻松了:“感谢大家为我过生日,我们的家族,从弗雷迪把一盘土豆泥倒在捣蛋的唐纳德头上那一晚开始到现在,已经走过了太长的路……”

这位老太太,正是时任美国总统川普的大姐玛丽安娜(Mariana),而那位老头则是川普的弟弟罗伯特-川普(Robert Trump),而总统正是借着为大姐过生日的名义,首次在白宫宴请家族成员。

弟弟的崇拜与恭维,川普当然是照单全收,但大姐的调侃,则是让川普一脸的尴尬——因为,长期以来,川普与其兄弟姐们的关系,确实有那么点儿拧巴。

经历过大萧条的弗雷德-川普与玛丽-安妮,一共养育了5个孩子,而1946年出生的唐纳德-川普排行老四,前边有一位哥哥与两位姐姐,后边还有一个弟弟。

由于自身是从大萧条的艰苦环境中一步步打拼起家,老川普(也就是上文中提到的弗雷德,下文称“老川普”,以便与其长子弗雷德进行区别)虽然并不怎么管孩子,但他对子女的要求十分严格,不断的强调志向、自律与刻苦。

对这个家庭来说,老川普的话,意味着说一不二的要求和命令,他对于孩子期许很高而赞扬又极少,是整个家庭价值的最终裁判者,在压力之下,孩子们必须做到特别出色才能够获得父亲的一点赞许——许多年之后,70多岁的大姐玛丽安,依然对于父亲对自己的一次赞美夸奖念念不忘,由此可见老川普对子女要求之严厉。

但唐纳德-川普出生的时候,父亲的家业已成,老川普居住在富人专享的牙买加山庄地区,环境幽雅,5个孩子的家庭,豪宅却有23个房间、9个卫生间……所以,现任总统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一生中并未真正吃过什么真正的苦,由此也养成了他放荡自大的性格。

老川普早期钦定的接班人,当然是继承了其名字的长子弗雷德(Fred)。

老川普花了不少的心血培养长子继承自己的商业帝国,当弗雷德大学毕业之后,他就加入了父亲的公司,在很多商业项目中,老川普都尽可能的带着大儿子,无论是港口的开发,还是建筑工地,还有布鲁克林的海滩天堂建设……

在这些工程项目中,老川普灌输大儿子各种地产业生意的思想,比如削减成本的重要性——如果便宜,你自己做,如果自己做太贵,那就外包,还有一些工程上省钱的技巧,比方说红砖比白砖便宜一分钱等等,还带着弗雷德处理各种复杂难缠的工作事务,希望能够潜移默化的影响儿子。

更重要的是,老川普还带弗雷德参加各种高层社交和政治筹款活动,确保大儿子认识纽约城里重要而有影响力的政治家,这可是川普商业帝国成功的法宝。

可惜,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弗雷德,性格中却缺少狠劲,他说话温和,爱开玩笑,朋友说,他走到哪儿都是衣冠楚楚、彬彬有礼,同行都说,再也见不到比他更有礼貌的绅士。他还喜欢划船、钓鱼、滑水等,但这些事情,在老川普看来,都是不务正业的行为。

为培养儿子在商业中的狠劲,老川普甚至养了一头老虎,要求儿子和自己一起去看望老虎。

相比之下,老川普并不怎么关心的二儿子唐纳德,看到了哥哥的下场,于是在每一件事情上,都和哥哥反着来,刻意的傲慢自大无法无天,冲破哥哥不敢尝试的所有障碍,在外面打架,扯女孩子头发,上课捣蛋,向老师扔橡皮擦,“劣迹”斑斑,以至于差一点被学校开除……

不仅在社会上如此,在家里也是如此,弟弟在地上玩搭好的积木,川普路过的话就会一掌把搭好的积木推掉,然后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样子,而且总是向父母提出许多超出常规的要求,无论在哪里都有一种“恶霸式”的自信……

但是,回忆童年的时候,总统却对“不论怎样一定要赢”的自己自恋不已:“我看看自己一年级时的模样,我再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我基本上是同一个人。从性情上来说,没什么差别。”

就在弗雷德与父亲拧巴的关系中,弟弟唐纳德长大了,这个弟弟虽然蛮横无理、惹人生厌,但却有着开展商业活动所需要敏感和胆大,大学毕业之后,唐纳德拿着父亲每年给他的百万美元巨资,第一笔生意就走向了曼哈顿,而且取得了成功,这让老川普对这个儿子刮目相看。

家族压力之下,弗雷德选择了去当一名飞行员,他把飞行视为一项光荣的职业,申请成为TWA的飞行员,并通过了一系列严格的考试。他还娶了一位空姐,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取名弗雷德三世,女儿则是用奶奶的名字玛丽。儿女都沿用父母的名字,弗雷德显然对于自己的父母非常热爱和在意。

然而,弗雷德选择去当飞行员的事情彻底激怒了老川普,他当着家人的面讥讽儿子的选择,说他宁愿去当空中巴士的司机也不愿意继承商业帝国,这让唐纳德嗅到了机会,他更加努力地做着与哥哥相反的选择,做生意只做大的,不做小的,即便是事情搞砸了,他也照样毫无愧意……

离开家族事业的弗雷德,也曾自己开公司,但不幸全部失败,后来不得不回到了父亲的公司。因为弗雷德的“背叛”和不得不“回归”,在继承人问题上,老川普已经倾向于二儿子,唐纳德也借着父亲的信任,大胆的数落哥哥的无用,甚至,多次在众人面前,批评哥哥在家族事业中无所作为……

自身事业的失败,再加上唐纳德和父亲的指责,费雷德不堪压力,养成了酗酒的习惯,然后,胃不得不切除一部分,然后,43岁那年,彻底把命给喝没了。

为方便孩子们传承财富,老川普的做法是,开发公寓之后,建立房屋出租信托基金,让孩子们自小就成为坐着收钱的包租公包租婆——例如,现任总统3岁的时候,他已经是某个公寓的信托基金受益人,这确保了无论孩子未来如何折腾,其每年都会有一笔稳定的额外收入。除此之外,老川普还创造了多种方式向孩子们转移财富——他不是向银行而是向自己的孩子们取得抵押贷款,这样他的孩子们就会获得固定的利息收入。老川普还将其地产商业帝国的1032套公寓转移给四个孩子,而避开了缴纳庞大的赠与税或遗产税。

除了这位哥哥之外,这里额外说一下现任总统其他兄弟姐妹的情况。

总统的大姐叫玛丽安娜,今年83岁,是前联邦第三巡回法庭的法官,由克林顿任命,这也是当初唐纳德早期和克林顿夫妇交好的原因之一,在老川普的严格要求之下,玛丽安娜在法律上的成功,也是完全靠自己奋斗。她一开始结婚的时候,父亲甚至只肯让她的丈夫在家族企业中担任一个停车场管理员的角色。

总统的三姐伊丽莎白,一辈子在美国的银行业工作,现在是个退休银行家,据说身家也有3亿美元。

总统的弟弟罗伯特,现在管理着川普家族曼哈顿以外的所有房产,算是总统从政之后指定的家族财富看护人。2020年8月16日,总统发表声明,宣布罗伯特-川普去世(据说是新冠肺炎)。

(未完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