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疫情早期的“四大名著”(上)(组图)

华人之声有奖征文作品

2021-02-02 08:44 作者: 王维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汉肺炎
武汉肺炎吹哨人艾芬医生(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1年2月2日讯】摘要: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在医生同学群中上传了冠状病毒的信息,至今已经一年多了。到2021年1月底全球已经有超过1亿人被感染,200多万人死亡。但是至今人们还不知道疫情的起源,不知道疫情在中国武汉爆发的确切时间、地点和方式、零号病患和早期病患人数的增长、疫情的完整传播途径。一年多来,中共使用极其卑鄙的手段,打压揭露真相的医务人员、公民记者和市民,并投入大量资源进行欺骗和虚假宣传,又删除了大量的报道和文章,比如早期至2020年3月24日就有41篇报道被删除,2021年1月人们更发现,中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网站发布的超过300项研究的详细内容不复存在……这些都给追根溯源带来很大的、额外的和不必要的困难。

但是无论中共怎样掩盖,都无法阻止世界各国人民的追责。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早期,就有人在国内外著名的医学杂志上发表了四篇重要论文。只要仔细阅读和分析这四篇论文所提供的数据,并进行交叉分析,就可以得出中共政权有意隐瞒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结论,为追责提供依据。中国古典文学中有四大名著,武汉肺炎疫情早期的四篇论文是:

——《金银潭》;

——《武汉动力学》;

——《疾控中心》;

——《预测模型》。

《金银潭》是笔者给《中国武汉地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China)的简称,作者黄朝林等,于2020年1月24日发表在《柳叶刀》(The Lancet);

《武汉动力学》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China,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的简称,高福、冯子健等于2020年1月29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疾控中心》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的简称,冯子健等发表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0 Vol41上(收稿时间2020年2月12日);

《预测模型》是《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趋势预测》(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的简称,钟南山等于2020年3月初发表在《胸部疾病杂志》(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

武汉肺炎
图1:武汉新冠病毒疫情早期的四大名著(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左上图:《金银潭》中国武汉地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
右上图:《武汉动力学》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
左下图:《疾控中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右下图:《预测模型》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趋势预测

在世界各国追责的过程中,人们会发现,这四大名著所提供的数据和结论将被作为呈堂证据而被引用,它们揭露了在新冠病毒疫情早期传播期间,中共政权有系统地掩盖了新冠大流行病起源和疫情大规模爆发的部分真相。

一、新型冠状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一词出现在中国武汉市公众场合的最早时间是2019年9月18日,地点是武汉天河机场。当天武汉海关联合军运会执委会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以“守国门安全,保军运平安”为主题的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演练,内容之一是模拟处置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机场海关接到某航空公司报告“入境航空器上1名旅客身体不适,呼吸窘迫,生命体征不稳定”。机场海关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迅速开展病例转运和航空器卫生处理,并对密切接触者和一般接触者开展排查与监测……两个小时后,武汉市急救中心反馈,转运病例已临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临床诊断病例。演习包括了从传染病学调查、医学排查、临时检疫区域设置、隔离留验、病例转送和卫生处理等多个环节。从这些演习环节的设置来看,组织机关非常清楚,新型冠状病毒是具有极高传染性的病毒。照片上的现场关员身穿防护服(参见图2)。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是:武汉市急救中心是如何临床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的?而其只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根据中国官媒报道,湖北省卫健委、武汉市卫健委和中央专家组在2019年12月31日夜才商定不明肺炎的诊断标准,莫不是武汉市急救中心有为仆先知的本事?

武汉肺炎
图2:2019年9月18日武汉天河机场出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应急演习(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2015年11月26日,应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葛洪・资深论坛”邀请,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院长,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郭德银教授为全体师生带来一场题为“新发冠状病毒:从结构功能到药物筛选”的精彩学术报告,报告由王延轶研究员(现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所长)主持(参见图3)。郭德银教授用的是新发冠状病毒,和新型冠状病毒没有区别。

武汉肺炎疫情早期的“四大名著”(上)
图3:2015年11月26日郭德银教授在武汉病毒所做关于“新发冠状病毒”的学术报告(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更多的武汉市民是从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那里得知冠状病毒的。2019年12月30日下午5点43分,李文亮在其同学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里发了一条消息(见图4):

“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

上传了检验单照片(见图4):

“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

2019年12月30日下午6点42分,李文亮医生又发了一条消息:

“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

然后李文亮医生对冠状病毒做了简单介绍:1937年,冠状病毒(Coronaviruses)首先从鸡身上分离出来。由于在电子显微镜下可观察到其外膜上有明显的棒状粒子突起,使其形态看上去像中世纪欧洲帝王的皇冠,因此命名为“冠状病毒”。1975年,病毒命名委员会正式命名了冠状病毒……

武汉肺炎疫情早期的“四大名著”(上)
图4:李文亮医生在其同学群里发的消息(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武汉肺炎疫情早期的“四大名著”(上)
图5:检测报告上标注有“SARS冠状病毒”,李文亮上传拷贝件(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2019年12月16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接诊了一名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的病人,后高烧不退转入急诊科,又转到院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样本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做高通量测序。后这位病人被转到同济附属医院,于27日转到金银潭医院。此时,检测机构以口头通知的方式告诉中心医院和同济附属医院,这是冠状病毒。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将冠状病毒的检测结果通知武汉病毒所,经武汉病毒所和第三方检测机构核实,证实是冠状病毒的结果。这应该是此次疫情爆发时的第一个冠状病毒的检测结果。这个检测结果至今没有公开,只是在宣传张定宇院长的模范事迹时有所提及。

图5所展示的检测结果SARS冠状病毒,这是艾芬医生于2019年12月30日收到的来自另一个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检测结果。两个第三方检测机构得到的结论是相同的:冠状病毒。

中国最早的一个冠状病毒的检测结果出现在2019年12月26日,第二个检测结果出现在2019年12月30日。在这两个时间点,按照《国际卫生条例》,中共政府都有责任在24小时内,向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各缔约国通报。显然中共政府没有这么做。

二、《金银潭》,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中国武汉地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

2020年1月23日湖北省省会武汉宣布封城。一天之后,世界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了《中国武汉地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文章(以下简称黄文)。文章作者共29位,第一作者是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其他作者包括国家第一批专家组成员曹彬,国家第二批专家组成员李兴旺、王广发等,作者单位包括了国家呼吸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钟南山院士的单位),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地坛医院,首都医科大学呼吸病研究中心,北大附属第一医院,北大人民医院,以及最早接受、确诊患者的武汉同济医院、武汉中心医院、武汉中南医院和金银潭医院。

黄文直接用数据打了武汉市卫健委的脸,揭露武汉市卫健委在无耻地撒谎、在拼命地掩盖真相。

1 患者人数的隐瞒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情况通报称:“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市卫健委接到报告后,立即在全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的病例搜索和回顾性调查,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这是武汉市卫健委第一次公开发布肺炎病例数字。

黄文一共用了41个病例,都是来自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有40个病例。

仅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的病例,就比武汉市卫健委公布的27例病例多。武汉市还有其他医院如武汉市中心医院也收治了多个病例,并没有全部转送到金银潭医院。

2 患者和华南海鲜市场的关系

武汉市卫健委在2019年12月30日发布的《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中说:“根据上级紧急通知,我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直接把不明原因肺炎病人和华南海鲜市场联系起来。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的情况通报也强调病患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

黄文用下图来解释患者与华南海鲜市场的关系。蓝色为患者和华南海鲜市场没有关系。12月1日的一名患者,12月10日的两名患者,和华南海鲜市场都没有关系。截至12月10日出现的四位患者中,三位和华南海鲜市场没有关系。黄文中41个患者,三分之一的患者和华南海鲜市场没有关系。41个患者减去14位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关系的患者,剩下27位,真好与武汉市卫健委2019年12月31日发布的27例一样。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武汉市卫健委只发布了金银潭医院41个患者中的27个,把它作为全武汉市的病例数。无论如何,武汉市卫健委隐瞒疫情患者人数的事实被揭示。

武汉肺炎疫情早期的“四大名著”(上)
图6:患者与华南海鲜市场的关系(图片来源:黄朝林等:中国武汉地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柳叶刀)

3 最早的发病/确诊时间

武汉市卫健委把武汉市不明肺炎患者的确诊时间定位在2019年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新华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接诊发现四名肺炎异常病例。

根据黄文,能够确定的最早发病的时间是12月1日。根据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指出:“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的多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秋天生病,这是在首次确诊病例出现之前,其症状与新冠肺炎和常见季节性疾病一致。而武汉病毒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石正丽曾表示该研究所员工和学生在相关病毒方面’零感染',新的讯息使人们对其此番表态的可信度产生质疑。”

如果最早的发病是2019年秋天,那么2019年9月18日武汉海关联合军运会执委会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新型冠状病毒的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演练就不是一个偶然。

4 人传人现象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情况通报称:“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其实,人传人现象早已经出现,医务人员被感染的情况也已经现。

黄文中一名病患曾XX,男,61岁,一直与海鲜市场有接触,既往有肝硬化、粘液瘤等病史。2019年12月20日左右开始发热,咳嗽、无力;27日在武汉市普仁医院呼吸科住院治疗,28日转入ICU,30日予气管插管机械通气,31日转金银潭医院ICU;转入时休克昏迷状态。1月1日ECMO支持、抗感染、抗休克、纠正酸中毒等对症支持治疗。1月9日20时47分患者心率突然为0,ECMO血流速快速降至0。2升/分。立即抢救,至23时13分,心率仍为0,宣布临床死亡,据说这是第一例死亡。此病例是图中12月27号确诊的3人中的一个。

该病例的妻子,与海鲜市场并没有接触,她就是图中2020年1月1号确诊的那一位。

在张继先共接诊发现七名病例中,有一对老年夫妇和其年轻的儿子。其中这对老年夫妇于12月29日转至金银潭医院,年轻的儿子没有转院。

家庭成员之间的互相传染,这就是人传人的证据。

对于黄文,高福院士、王辰院士等人联名在柳叶刀杂志(The Lancet)在线发表题为《全球卫生关注新冠病毒爆发》(A novel coronavirus outbreak of global health concern)的评论文章,指出目前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还有许多问题亟待回答。我们必须意识到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给我们带来极大的挑战。了解和控制疫情,刻不容缓!这可以看作是高王批注《金银潭》。让民众了解疫情,才能控制疫情。两位院士说得没错。但是他们对中共政府掩盖疫情却不敢当面指出。

在2020年1月24日文章的基础上,黄朝林等于1月29日又在《柳叶刀》上发表题为《武汉市2019例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99例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的论文,这就和高鹗续《红楼梦》一样,前面八十回,加上高鹗的续就成为一百二十回。

(未完待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