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欲静而风不止:又一百强房企违约暴雷……(图)

2021-11-01 10:50 作者: 财经冷眼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21年11月1日讯】继中国恒大、新力控股、花样年之后,百强房企当代置业息票率为12.85%的一笔美元债违约。至此,年内违约房企升至9家。穆迪、惠誉,纷纷下调当代置业的债券评级。中国的美元债务危机还在发酵,沦陷的房企也是越来越多了。

10月26日,在香港上市的当代置业公告称,因宏观经济环境、房地产行业环境以及疫情等多种因素的不利影响,其2021年到期的12.85厘优先票据本息的还款安排未能达成。当代置业上述优先票据余额为2.5亿美元,票息12.85%,本应于今年10月25日到期兑付本息。

此前,当代置业寻求将该美元债到期日延长三个月,并称已备好1亿美元以在展期协议通过后支付8750万美元的首批本金,同时董事会主席张雷、总裁张鹏私人提供8亿元股东贷款,用于还债,可以说比许家印还是强多了。然而,10月21日当代置业终止了展期同意征求,其美元债违约也就在所难免。

除这笔债务违约的美元债外,目前当代置业仍有4只存续美元债,合计约10.97美元,分别将于2022年2月、2022年11月、2023年4月和2024年3月到期。也就是说,还有4个月时间,当代置业就要面临另外一笔两亿美元债压力,或许股东“自掏腰包”的8亿是已经想好要为下次偿债“共渡难关”了。

和恒大、碧桂园等房企巨头一样,当代置业美元债的发行票息很高,平均票息超11%,融资成本非常高。

2018年12月,当代置业曾发行一笔1.5亿美元优先票据,利率高达15.5%,创下国内甚至亚洲的房企发债之最,引得一片哗然质疑声不断。而就笔者所知,恒大和碧桂园有些美元债的融资成本也达到了这么高。不要说是债券收益了,就算是中国P2P全盛时期的理财收益,也很少有这么高的。放行债券给这么高的利息,明显就是准备借债不还的架势。

10月以来,当代置业美元债剧烈波动,多家国际评级机构将其家族企业评级下调,公司信用资质持续恶化,再融资压力飙升。借钱难,借钱贵,现在基本借不到钱,借新还旧这条路也堵死了。这和恒大、花样年、新力等暴雷的房企问题差不多。

当代置业成立于2000年,总部位于北京,2013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

受规模需求推动,当代置业的资产负债率近些年来持续攀升。除了2015年资产负债率为76%略低于2014年的78.7%外,2016年—2020年当代置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3.4%、84.47%、85.86%、87.45%以及86.6%。

截至今年6月末,当代置业总资产为984.36亿元,总负债862.6亿元,净资产121.8亿元,资产负债率87.6%。这样的资产负债率,就算是放在一系列暴雷的房企中,都算是比较高的。

当代置业流动负债有661.8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有93.47亿元。相较于短债规模,当代置业流动性尚可,其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有136.2亿元,可以覆盖短债,短期偿债压力可控。

除此之外,当代置业还有200.8亿非流动负债,主要为长期借款,其长期有息负债合计194.1亿元。总负债合计860多亿。

虽然负债指标一直维持高位,但当代置业的销售规模却一直未见起色。2020年,当代置业的合约销售额为422.12亿元,尚未突破500亿大关。要知道,其管理层可是有过“2010年达到900亿元”的豪言壮志。说白了,债务多,但是房子卖不出去,所以还债就没钱了。这也和这几年国内房地产销售的惨淡对应起来了。

所以,不管是恒大、花样年,还是新力、当代置业,甚至是融创、碧桂园,这些房企巨头们未来的宿命似乎已经注定了,债务违约暴雷,债券暴跌,下调评级,融资更难,房子卖不出去,资不抵债,然后就是直接破产清算。

当然,有朋友可以说,中国房企可以美元债违约啊。全部不还,将华尔街等西方投行一起拖下水。这个当然是可以的。就一个恒大违约,就把华尔街、日本养老金、韩国养老金都给拖累了。如果中国这些房企全部债务违约,大约有5万亿以上的金融炸弹。确实可以引发一场金融危机。而西方这些投行要追债的话,只能到中国来走司法程序,大家知道,他们如果到中国讨债的话,看钱办事的中国法院是不会站在他们一边的。所以,他们的胜算很低。而公司债又不同于主权债,不能通过美国冻结中国的国债来强制偿还。所以,除了一些有担保的债务之外,西方这些投资人真的可能会吃大亏。

但问题是,如果中国房产美元债违约之后,中国企业的国际信用可能就归零了。中国所有企业可能都无法在市场上借到美元,也无法通过这种渠道为中国的外储补血。同时,中国的外资可能将会加速撤离,这对中国的损失和打击可能更大。所以,当前中国高层对房企的美元债问题高度紧张。

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召集部分房企明日在京开会,目前已有多家房企收到通知,有房企高管已赶往北京。 “国家发改委直接电话通知,且参会企业多为美元债大户。”参会的房企有10家,分别是:中海、保利、万科、融创、金地、龙湖、中梁、新城、绿城、旭辉。大家注意中间没有恒大,可能是防止其它企业步恒大的后尘。

发改委在目前的时间节点,召集部分美元债发行规模较高的房企开会,除了排摸房企境外债到期情况及房企存在的压力,在一定意义上也释放出维稳信号。

今年以来房地产行业调控政策持续收紧,融资环境发生变化,一些房企盲目扩张的势头得到遏制。近期房企信用风险事件增多,伴随个别中大型房企发生债务违约及负面信用事件,房地产行业的信用状况引起了国内外投资者的紧张,共同加大地产美元债收益率上行压力。

克而瑞机构也表示,2021年以来,房企债务违约事件增加,且逐步蔓延至头部房企。叠加房贷两集中等政策的影响,境外投资者对国内房地产行业的担忧加剧,这导致了近期房企境外发债市场波动较大,房企境外新债发行受阻。

根据统计数据,2021年前9月,房企境外发债2379亿元,同比下降24%。房企境外发债融资额仅占2021年全年到期金额的75%,72%的房企新发行债券小于2021年到期债券总额。

而在境外发债融资额下滑的同时,房企在明年将面临偿债“高峰”。数据显示,房企在2022年到期的美元债最高,规模达到3755亿元,境外偿债压力较大;2023年到期美元债也将达到3000亿元以上。

随着部分房企流动性压力显现,10月以来已有超过10家房企被评级机构下调评级。据外媒统计,截至9月30日,穆迪、惠誉和标普共下调了91次中国开发商的评级,是今年上调评级次数的三倍。如果加上10月初至今的数据,今年房企被评级机构下调评级次数已超百次,创下历年之最。

近期,房企纷纷采取自救措施。为预防美元债违约,部分房企已着手启动交换要约。此外,为提振市场信心,房企在境外债券市场掀起一波回购潮。

但这些显然是于事无补,治标不治本的。因为这些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房企的盈利问题。盈利才是解决债务问题的唯一方法。而现在中国整个地产大周期即将结束,楼市进入大衰退时期,中国的房子严重过剩,房地产泡沫严重。在这样的背景下,房企除了倒闭,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责任编辑:宇真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