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四娘是誰?連蘇軾也好奇與杜甫交往的她!(圖)

杜甫筆下的黃四娘是何許人(二)

2019-05-14 00:00 作者: 丁啟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在蘇軾的想像中,杜甫筆下的黃四娘是個農村老婦人。(繪圖:志清/看中國) 

接續〈你想返老還童嗎?那就看杜甫的這首七絕!〉一文。

關於杜甫的《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其六》這首詩,還有一個值得說說的話題:黃四娘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蘇軾有一首作於海南儋州的詩,題目是《正月二十六日,偶與數「客野步嘉佑僧舍東南野人家,雜花盛開,扣門求觀。主人林氏媼出應,白髮青裙,少寡,獨居三十年矣。感歎之餘,作詩記之」,詩中有兩句云:「主人白髮青裙袂,子美詩中黃四娘。」可見,在蘇軾好奇的想像中,杜甫筆下的黃四娘是個農村老婦人。

元代雜劇作家喬吉的《折桂令・黃四娘沽酒當壚》載:「黃四娘沽酒當壚,一片青旗,一曲驪珠。滴露和雲,添花補柳,梳洗工夫。無半點閒愁去處,問三生醉夢何如?笑倩誰扶,又被春纖,攪住吟須。」黃四娘搖身成了酒家老闆娘。

清朝學者浦起龍的《讀杜心解》云:「黃四娘」自是妓人。浦起龍所說的妓人,當然不完全等同於現今的「妓」的意思,而是包括音樂歌舞雜技之類的表演者,類似今天的演藝界人士。

當代研究者蕭滌非則強調「娘子乃唐時婦女的美稱」,意思是,黃四娘是有一定身份的女子。

也有人根據詩意,稱黃四娘為杜甫鄰家女子。

種種說法,相差甚遠。

這個問題,我多年曾做過一番考證,撰寫過學術論文。我的觀點不同於上述各家,我認為,黃四娘乃是花禪,即早年曾經淪落風塵、後來遁入空門的女子。現將論文主要論據和後來思考所得,簡述如下:

唐代有稱尼姑為「娘」的,例如玄宗為了將兒媳婦轉變為自己的妃子,讓楊貴妃短暫出家為尼,宮中呼為「娘子」。加上《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其五「黃師塔前江水東」云云,黃師塔即僧人埋葬處,可知黃四娘居住之處接近佛寺。因此,黃四娘很有可能是尼姑。

稍晚於杜甫的唐代名妓薛濤,居住處在萬里橋邊,跟杜甫草堂距離不遠。有可能,杜甫家附近有片地方,有條街巷,曾經是風塵女子喜居之地。

黃四娘是花禪,亦莊亦諧,杜甫才可以用「竹枝詞」變調、以「癲狂」心態遊逛她的花園。

黃四娘若是有家庭身份地位的女性,稱呼上應該用她丈夫的姓氏。直呼黃四娘家,分明表示,她是個無家室的獨居之人。

黃四娘若是普通農村婦女,不太可能有一個鳥語花香的園子。「千朵萬朵」,可見園子規模不小。

黃四娘若是鄰家女子,杜甫獨自進入她家庭院,從容不迫地賞花、看蝶、聽鶯,不合當時禮制。目前沒有任何文獻有記載,關於杜甫跟女鄰居之間的軼事。

在唐朝,文人士大夫跟才女尼姑交往,屢見載籍,顯然是當時社會習俗所允許的。比如,如王維跟長安崇通寺尼姑有交情,白居易寫過《龍華寺主家小尼》,張祜吟過《惠尼童子》,劉長卿亦樂於同尼姑、道姑交往,他還曾與女道士李季蘭共成雅謔(女道士李季蘭因為劉長卿患疝氣病,嘲以:山氣日夕佳。劉長卿並不視若,亦以陶淵明詩句作答:眾鳥欣有托)。有可能,文人士大夫跟花禪往來、談笑,在唐朝乃是一件風雅之事。

回歸到詩歌本身,正如浦起龍所說的,「流連戲蝶」、「自在嬌鶯」,適合映射妓人,不能用於襯托良家婦女。

需要注意的是,是「黃四娘」,不是「黃四孃」。意思是「黃家大小姐」,而不是「姓黃的大媽」。就是說,這位花禪年齡未必有多大,可以是二十歲上下的妙齡女子。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